|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最窈窕 >第43章 腳踢六尺漢,掌摑負心男

第43章 腳踢六尺漢,掌摑負心男 (1/1)

小說名稱《最窈窕》 作者:盈盈笑秋水  更新時間:2019-01-13 12:55  字數:2586

?????蕭謠和阿左到時,阿右正甩著鞭子將個六尺高的漢子打得哭爹喊娘,一臉灰還從旁跳著叫好。只聽那漢子邊躲邊喊,邊喊邊哭:

「真的有急事要說,不聽,不聽你們會後悔的!」

「哦?後悔是什麼能吃不?」

阿左笑眯眯懟了一句,就見蕭謠沖她眨了眨眼睛。

「姑娘。」

阿左以為蕭謠不贊成阿右的舉動,忙要替她解釋一二。

蕭謠搖搖頭,沖著阿左耳語幾句。

「大聲說出來,我也想聽聽。」一臉灰樂顛顛湊到蕭謠主僕跟前,嬉皮笑臉地說道。

阿左翻了個白眼,找阿右看熱鬧去了。

「你真想聽?」

蕭謠將一雙縴手交握,略動了動,那手指關節處便開始「咔咔」作響。

「啊呀,幺妹,你咋辣么厲害囁。」

一臉灰崇拜地貼住蕭謠,眼睛發亮。還別說,蕭謠這姑娘很有幾分颯爽英姿咧。

蕭謠嫌棄地躲開,睇了她一眼,涼涼地道:「你昨天還是京城人氏,今天就改川渝口味了?」

「嗬嗬,」

怎麼這麼不婉轉!

一臉灰鬱郁拽著蕭謠的衣袖,尚在想著如何開口解釋,就聽蕭謠又道:「看破不揭破?不會!」

怎麼搶了她的話,這讓她往後還怎麼調戲,...嘿嘿逗弄小妹妹?

一臉灰沮喪地發覺,面前的蕭謠同她平日所見的小姑娘們截然不同,自己的那些手段沒一個好使的。

「說吧,什麼時候走?」

蕭謠雖在阿左面前沒有鬆口,卻也不想留下這尊大佛在跟前繞眼。蕭傻傻是因為丁婆婆這才勉強留下的,至於一臉灰,..還是算了,她這兒廟小!

蕭謠前世為數不多的記憶里,京中貴女們眼高於頂,恨不能在她這樣的村姑面前,於腦門上刻個「血統高貴,生人勿進」的字樣兒。

一臉灰現在看著尚可,蕭謠卻不想用日久天長來慢慢試人心。有這功夫還不如吃塊東坡肉打上一套拳。

一臉灰摸了摸自家的蘋果臉,她雖然喜歡蕭謠,只是交淺言深,她且得再看。

還是快些揭過這茬!

蕭謠這姑娘的性子可沒她長相這般討喜!

唉,真是流落蒲縣被謠欺啊!

抹一把辛酸淚,一臉灰左顧右而言它:「說說唄,方才你們悄悄說了什麼?」

「哦,我悄悄問阿左,你什麼時候走。」

慢條斯理著說完,蕭謠抬腿便走。

「哎,你上哪兒去,就不能對我一個弱女子好點么?」

眼睜睜看著蕭謠往院兒里走,阿左阿右拖著六尺漢子也沒了蹤跡。一臉灰忙忙跺著腳追了上去。

......

「你們要幹什麼!」漢子沒想到,如此嬌滴滴的姑娘竟是這般兇殘。

老天爺啊,那個冷麵的婢女就夠粗野的了,怎麼主子更厲害!

他說什麼了?他不就說要找張桂蘭,還要帶她走?就被飛來一腳踢得透心涼!

「妹子,厲害!」

一臉灰一來就看到蕭謠英姿勃發,花容玉貌。談笑間,腳踢六尺漢,掌摑負心男。

樂得她拍手直叫好。

這妹子厲害,能吃會吃還能打!好,真好!

「往後帶著她,吵不過那些咬文嚼字的,我就放阿謠!」此情此景,一臉灰於心底鄭重地給自己許下了一個不能實現的奮鬥目標。

蕭謠也不理會一臉灰,不屑地瞥了眼漢子,嗤之以鼻道:「是誰給了你勇氣讓你敢來我們這兒撒野?」

沒撒野!哪兒敢啊!男人瑟縮了一下子,本能地說道:「就是張桂蘭的爹讓我過來的!」

對呀,怎把這茬兒給忘了!

他突然記起自己的殺手鐧:「我岳父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能這樣對我!」

「哦?」

蕭謠早聽阿左嘀咕了一耳朵,她慢慢往前走,漢子嚇得連連往後退。

蕭謠似笑非笑看向六尺漢子:「救命恩人?我怎麼不知道?你封的?他封的?」

男人一愣,仗著膽子色厲內茬著背著岳丈交代的話:「當年你還在襁褓之中又哪能知道這些!若不是我岳丈救了你,只怕你就被扔進...」

眼看那個叫做阿右的丫頭一臉寒霜甩著鞭子發出啪-啪響聲,男人忙捂住頭嘀咕:「本來么,要不是他,你,你早被扔進亂墳崗了!」

「啊!」

慘叫,那是必不可少的。畢竟蕭謠喜歡禮尚往來。

對於這樣一個自詡丈人是自己救命恩人的漢子,又是張桂蘭兒時的青梅竹馬,蕭謠決定:加料不加價,好好報答漢子一二。

就這樣,塞滿了一肚子背鍋老頭棄之無味臭泔水的六尺高漢子高彪,來時躊躇滿志、走時失魂落魄。

以至於待他跨出院門撞見面色複雜的張桂蘭,居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桂蘭啊,我真是沒見過誰家姑娘這樣彪悍,我雖然叫高彪卻也沒她彪啊!桂蘭啊!」

高彪捏著袖子擦眼淚,哭著哭著又往後看,見後頭沒人,這才眼淚鼻涕一把抓地繼續哭訴:「桂蘭啊,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爹那脾氣,當年若不是你爹要把你賣了,桂蘭...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呀。」

張桂蘭往後退了退,心裡一時激起萬重浪。

這就是她從前的竹馬?

起初,在一次次瀕臨奔潰的夜晚,張桂蘭總在夢中希冀高彪他會突然過來救她!

後來....

後來也就不想了。

張桂蘭皺著眉頭忍耐著等高彪哭完。站在眼前的高彪:身材佝僂,蓬頭垢面...

失望!

抑制不住的失望噴涌而出,張桂蘭想起黑胖婆子在小宋村破口大罵時說的那些,心有猶如吃了蒼蠅般陣陣膈應。

自己就這般差勁,差勁到讓高彪以為自己這輩子給他做妾都是施捨?

所以,那個黑心的婆子才會半身不遂了都要僱人打殺她!

「你走吧!」

張桂蘭難掩周身冷色,淡淡說道。

「桂蘭,是我啊!」

高彪驚愕地發現,張桂蘭這個表-子居然敢給他臉色看!她算什麼?一個人盡可夫的賤-人!在自己面前還敢硬氣?

「相識一場,勸你一句,」

張桂蘭的聲音更冷,

「我們姑娘可不是個軟性子的,你和爹還是莫要打姑娘的主意,趁著姑娘好好同你說,還是快些走吧!」

張桂蘭說罷轉身。

高彪倒吸口涼氣,現在就連這個臟污的賤人都敢看不起他了。

一時間,高彪戾氣橫生,狠命一撲,拽著跌倒的張桂蘭往院牆外的小徑深處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