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鳳命難辭 >第五十二章:她竟跳進了忘川

第五十二章:她竟跳進了忘川 (1/1)

小說名稱《鳳命難辭》 作者:右遷芊  更新時間:2019-01-13 14:05  字數:2548

?????冥翳俯身向水面上看,只看得清是個身穿紫衣的女子,卻看不清那女子的樣子。

問道:「她是誰?」

冥翳看不清她的樣子,但是看著她的身影卻覺得心疼。

女子的身影很落寞,好像遇到了很傷心的事。

銀川道:「我不知她是誰,但她常來這裡。」

冥翳心中一緊:「她不是月華宮中人?」

銀川收回手,紫衣女子的身影消失在水面上,水面恢復平靜。

「你可知道從這裡跳下去落到忘川中是個什麼結果?」

神仙落到忘川中會怎麼,冥翳不知道,但凡人生魂落到忘川中會怎樣,他清楚。

人死之後,要過奈何橋,過奈何橋,要喝孟婆湯,只有喝了孟婆湯才能轉世重新入輪迴。

有些對往生執念深重的不願意喝孟婆湯,忘記前世過往。

這些不願喝孟婆湯投生轉世的生魂,只能跳入忘川之中。

忘川之中儘是不得投生的惡鬼怨魂,蛇蟲滿布,腥風撲面。

生魂跳入忘川之中,將受惡鬼蛇蟲噬魂之痛,其中煎熬非常人可以想像。

若能撐得住煎熬,千年之後心念仍不滅的,便可獲得重生,從此名冊自地府消去,不再受輪迴約束,不必忘卻前生記憶,得永生自由。

生魂跳入忘川之中,就只有這一個出路。

他在地府待了快一千年,從未見過跳進去的生魂能在忘川之中撐得了一個時辰的。

跳進去的不是立刻化作了忘川中厲鬼中的一員,便是徹底的魂飛魄散。

那忘川,基本跳進去,便就是萬劫不復了。

若是神仙會如何呢?

「人也好,仙也罷,心念撐不住,都是萬劫不復。」像是回復冥翳心裡所想,銀川緩緩道。

冥翳只覺被人一拳砸在了心上。

「為什麼,她為什麼這麼做?」

銀川嘆道:「這世間事若能都說出個為什麼,我便也不會在這裡了。」

冥翳心裡道不出是個什麼滋味。

他在地府尋了千年,她竟不是入了輪迴,而是跳進了忘川。

銀川看著遠處,問道:「你呢?你又為什麼尋她?」

為什麼尋她?是啊,他為什麼尋她呢?

「千年前,她突然出現,也不知從哪裡來,日日纏著我,吵得很,怎麼也趕不走。」冥翳笑笑,只覺得那是一段十分荒唐可笑的過往。

「論道法會之後,她突然消失不見,連招呼也沒打,擾完我便消失了。我找遍了九重天也沒找到。你說可氣不可氣。我就想問問她,她是個什麼意思。」

銀川從遠處收回視線,輕聲淺笑。冥翳也跟著笑,可是笑著笑著他便有些笑不出來了。

多可笑,他冥翳何時讓人戲弄過,三界之中誰有膽子敢戲弄他,可他卻被一個黃毛丫頭耍了。

「那你還找嗎?」

都沒了,還找什麼呢。

冥翳搖頭:「都跳進忘川了,還找什麼?」找到了怕是什麼也不剩了。

銀川看著銀川水面道:「再過幾日便是忘川之期了,那些在忘川中煎熬過千年心念仍不滅的將得到一次重生的機會。天帝命我在此等候,若有人從忘川中出來,便讓我將她/他召喚上來,問問他們願不願意留在九重天上,做九重天上的仙官。」

她似是在自言自語,又似在對冥翳說話。

「你說他們會怎麼選擇?」

冥翳聽著銀川的一番話,恍然明白過來。

果然在那不見日光的地府待久了,腦子便會變笨嗎。

「冒犯問一句,仙子可是五千年前從忘川中走出來的那位女子?」

銀川看向冥翳,似是並沒有聽到他的問話:「若是你,你又會怎麼選擇?」

看來是了。

鬼煞說,五千年前曾有一位女子從忘川中走了出去。當時轟動了整個冥界,冥帝親自從陰陽冊中消去了那女子的名冊。

說是那女子生的十分美麗,在忘川中煎熬了千年,心念仍如初,還修出了仙身。

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中,即便一個人的心念再堅強,也頂不住怨念惡念的侵蝕,最終能熬得過千年出來的,也是魔化了的厲鬼。

女子非但沒有在忘川中魔化,竟還修出了仙身,一時間轟動三界。

她是冥界建立之後,從忘川中走出來的第一人。

天帝曾跟他說,他在冥帝手裡搶了一個人。現在想來,應就是這銀川仙子了。

怪不得給人特殊待遇,搶來的可不得好好對待。

冥翳收回心神,再看面前人時,便多了份敬佩。

「仙子是經歷過許多的人,想來比冥翳看的通透。就如仙子所說,這世間事總有許多事是道不出為什麼的。既然道不出為什麼,又何苦執念一定要尋個為什麼。」

「人間事有冥冥天意,就是神仙也逃不過冥冥天意的註定。既然逆轉不了冥冥天意,不如順著天意走走看,也許答案自己便出來了,也許走不到盡頭,心中執念已放下。」

「總歸是有個結果的。」

「仙子問我會怎麼選擇,冥翳只能坦誠說,冥翳做不到仙子這般。如若是冥翳跳進那忘川中,怕是心念不夠堅定,熬出來也成了魔,哪裡還有什麼選擇呢。」

銀川閉上眼。只見銀川水面上的金光突然跟著暗淡了顏色。

仙與魔之間,不過是一念之差。她曾經歷過那一念之差的抉擇,她曾想放棄的。

冥翳看著銀川水面的變化,心裡一緊。

這可是天帝顏面不要的從冥帝手裡搶來的人,若是他把人給說沒了,天帝怕是要扒了他一層皮。便是拿出他的師兄身份,怕是也不頂用的。

這麼一想,冥翳有些不安起來。

眼看銀川水面上金光散的不剩,冥翳心中一動。

走,他得趁著天帝沒發現這裡的異常之前趕緊離開這裡。

抓不到他人,又沒人親見他來過這裡,天帝總不能硬怪到他身上。

這麼想定,冥翳便轉身往外走。剛走了兩步,忽感身後突然有一股強盛的力量。

停下腳,回過身,這一回身看,險些強光灼傷了眼睛。

只見那銀川水面上金光四射,肉眼看得見的靈氣自銀川水面上向上不斷升騰。

冥翳心中大驚。這銀川仙子竟有如此力量。

「你若還尋她,尋到了也替我問一句,問問她為何從這裡跳下去。」銀川仙子空靈的聲音自銀川之上傳來。

冥翳看過去,已分不清她仙身在哪裡,哪裡又是銀川。

天帝竟原來是將忘川搬上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