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江山如此多姿 >第160章 唐劍的艷遇

第160章 唐劍的艷遇 (1/1)

小說名稱《江山如此多姿》 作者:世清狂  更新時間:2019-01-12 14:51  字數:2736

唐劍這幾天可謂是過得人上人的日子。

在家裡,妻子安淇對他百依百順,像奴僕般伺候他的生活,但唐劍毫不領情,反而又打又罵,動不動就找個借口把安淇罵一頓,洗腳水稍微燙一點,就直接一腳踹翻,把蹲著身子為他洗腳的安淇淋了一身。

看著被水淋成一身落湯雞般、狼狽不堪的安淇,唐劍的心態才稍稍平衡了些,他可不覺得自己這麼做有多麼過分,反而認為這是安淇應有的懲罰。

誰叫她出軌了,誰叫她在外面找野男人,這種賤貨就是應該狠狠地教訓她一頓。

要是生活在古代,安淇這種女人就應該抓去「浸豬籠」,或者用唐劍老家村子裡的習慣,全身剝光了,脖子上掛兩隻破鞋,用繩子牽著去遊街,這才是賤貨應有的下場。

只可惜現在是個法治社會,唐劍可不敢冒著觸犯刑律的危險去做這種事。

但是,在家庭這個小空間里,唐劍要對他的法定妻子實施一些小懲罰,還夠不上犯罪,街坊鄰里也不會去管這種小事的。

不過,讓唐劍有些小不爽的是,他反覆使用各種招數來折磨安淇,但安淇始終沒有向他預想的那般,大哭大罵,大吵大鬧,或者和他撕逼起來。

不管丈夫如何侮辱,安淇始終是面無表情地承受著,沒有爭辯、沒有反抗、也沒有哀求,就像一個機器人般盡著自己的職責。

唐劍把洗腳水打翻了,她就重新去端一盆來;唐劍把桌上的飯菜全倒了,安淇就去重新做一遍,菜色還變了一遭;唐劍時不時動手打人,安淇也只是護著自己的臉,其他地方任由他打......

對於這樣的妻子,唐劍發泄完一時的怒火後,一種更深層的怨氣卻加重了。

他不喜歡安淇遭受虐待後的反應,那更像是一個機器人,而不是活生生的人。

唐劍就算不能擁有一個正常的妻子,他也要有一個正常的發泄對象,對他的侮辱沒有任何反應的安淇,不能讓唐劍的心態得到平衡。

他不會就這樣罷休的。

......

這天是周末,唐劍在吃完午飯後,慢悠悠地轉出家門。

剛才在吃飯的時候,因為魚肉的刺沒有剔除乾淨,唐劍直接把口中的飯吐到了安淇臉上,讓她重新再做。

看著安淇一臉食物渣滓,卻毫無怨言地去收拾、重做的樣子,唐劍心中暗爽。

不過,安淇辛辛苦苦重新做的魚,唐劍卻一口都沒吃,他就放下筷子,走出門了。

唐劍在意的不是食物,他就是存心要找茬,要折騰安淇。

這一點點小小的滿足,讓唐劍的腳步更加輕盈,也讓他在下午的麻將桌上更加興奮。

最近,唐劍的麻將越打越大了,從一個字10塊,到20塊,到30塊,到現在的50塊,已經是小區會所里最高檔的一桌麻將了。

不過唐劍的技術也越打越好,雖然籌碼變大了,他贏的次數也變多了,結果贏下來的錢也多了。

贏錢當然是個讓人高興的事,在麻將桌上的唐劍臉上一直掛著笑容,他的聲音也最大,很有一種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的感覺。

麻將桌上的勝利,讓唐劍回想起當年在設計院畫出一張藍圖的感覺,回想起自己風發正茂的那些日子。

不過,相比較而言,麻將桌上贏的錢,可比設計院的工資高多了,一桌的籌碼,夠自己當年畫好幾張藍圖。

唐劍樂在其中,在這裡,他可以忘記自己不成功的前半生,可以忘記病痛折磨下的脆弱身體,最重要的是,可以忘記妻子的背叛。

而且,除了麻將贏錢帶來的快感外,唐劍最近又找到了一個新的樂趣。

他們那桌打的籌碼太高,有錢或者是捨得花錢打這麼大麻將的麻友並不多,前不久有個麻友家裡出事了,來不了,正好最近剛來了個有錢的新麻友,填補了這一空白。

確切的說,這是個有錢的小女人,自稱洛小香。年紀大概20出頭,長得可謂是水靈靈地,別提多標緻了,而且還很敢穿,什麼露胸小弔帶、齊逼小短裙都堂而皇之地穿到麻將桌上來,惹得桌上三個男人心神不寧,目光都往桌上的二餅瞧去了,手裡的牌也打得不暢了,臭牌也出了好幾次。

自從這個洛小香出現後,除了唐劍,這桌麻將上的男人們都是輸多贏少,錢都被唐劍和洛小香贏走了。

唐劍自然很風光,他不但贏了錢,而且還發現洛小香對他的態度不一般。

洛小香在選座位的時候,最喜歡跟唐劍挨著坐,時不時就用那塗了藍色眼影和長長睫毛膏的大眼睛朝他瞄一眼,要不就是裝出一副無知的口吻用甜甜的聲音請教唐劍,起身抓牌的時候總愛往唐劍那邊伸手,有意無意地把那被文胸撐得很高的胸部往他手臂上一蹭,把一張麻將打出去的時候,總愛把披散在肩上的長髮往唐劍這邊一甩。

這一甩,帶著她身上那濃濃的香水味,和女人天生的體味,滲入唐劍的鼻子里,也滲入唐劍身體的其他部位,讓他心痒痒的,其他地方熱熱的,身心都動了起來。

唐劍雖然一副病懨懨的樣子,但他可不是什麼傻子,在生病之前,他在女人身上可是有一套,不然也追不到安淇。

洛小香的這樣動作神態,在他看來都是春心萌發的體現,這個小女人肯定是看上自己了。

來打麻將的通常都是40歲以上的中老年男人,女人的比例不高,有的話都是那種老公經常不在家的家庭婦女,這些女人要不是孩子長大了,要不就是把孩子甩給婆婆去帶,自己成天泡在麻將桌上,與麻將為消遣度日。

可想而知,麻將桌上的女人,她們的生活是有多麼空虛,這空虛不僅僅是心理上的,也是身體上的。作為麻將桌上的麻友,平時在一起搓麻聊天,打晚了還一起吃夜宵什麼的,比她老公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都多。

久而久之,麻將越打越熟練,人也越來越熟練,只要男人花點心思,很容易就把女麻友給弄上床了,麻將填補了她們生活的空虛,麻友填補了她們身體的空虛,可謂是一舉兩得。

所以說,麻將桌上的男女,90%都相互有一腿,有的人還不止一腿。

對於此類情況,唐劍當然有所了解,也有一些中年婦女對他表達過那層意思,可他嫌棄中年婦女姿色太遜,看不上眼。

這次來的這個小女人,容貌身材比麻將會所里的中年婦女高了不僅一個檔次,就算跟安淇比也不遜色,而且動作豪放大膽,頗具風情,比家裡那根木頭好多了。

洛小香一來,當然被那些有心的中年男人盯上了,可她雖然作風豪放,但對那些男人卻不假辭色,根本沒給他們好臉色看,唯獨在唐劍面前卻表現得不一般,一副被他吃定的樣子。

唐劍是個自信的人,現在他雖然失業了,還是個病夫,可他長得還算不錯,而且打牌乾脆,錢贏得有多,這在女人眼中都是加分項。

不管怎麼說,唐劍總比麻將桌上另外2個糟老頭強吧。

這個小女人既然送上門來了,自己幹嘛不吃。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