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農門福妻:種田有空間 >第九十六章偷情(一)

第九十六章偷情(一) (1/1)

小說名稱《農門福妻:種田有空間》 作者:念風子  更新時間:2019-01-13 13:30  字數:2558

小夏心痛爹娘下地幹活的勞苦,每隔一天就去河裡捉魚,讓姐姐換著花樣的做,也還是吃膩了。

好在地里的活計就快忙完了,等爹有時間了,小夏計劃著買一些桃樹的果苗種在家裡新買的沙石地上,想著桃花盛開的季節,雖不是十里桃林,一大片的桃花也會讓人賞心悅目。

為了心裡的桃林,小夏每天都出去轉悠,小春早就習慣了,也不會多問。

這一天陽光正好,就是天的南面烏雲悄悄的醞釀著。小夏早早的就出門,她才走沒一會。沈慧從外面回來,看著每天上午這個時辰都會坐在井邊洗衣裳的小春,語氣帶著不耐煩。

「沈小夏讓你去河邊找她。」

小春抬頭看了看小姑,有點疑惑。

「看俺幹什麼?俺把話帶到了,去不去你的事!」沈慧冷哼一聲,轉身就回屋了。

小春一想,肯定小夏又去河邊捉魚去了,難道是找自己幫忙?沒有懷疑,擦擦手,把在一邊自己玩的小秋叫過來,一頓囑咐,就出了院子向小夏常捉魚的河邊走去。

親眼看著沈小春出了院子,沈慧露出了奸計得逞的陰險笑容。後腳也跟著出了院子。

只見她出了自家的院子一揮手,沈能武就跑了過來。

「讓你辦的事,辦好了嗎?」

「放心吧!小姑,不就是幫沈小夏捎個話嘛!俺親口告訴沈子生的,說沈小夏在河邊等著他。他聽了就去了。」沈能武洋洋得意,他的腦袋從來都不是思考用的,就是用來吃飯的。

沈慧痛快的遞給了沈能武一包糖果,那小子搶過去就跑沒影了。

沈慧也不在意,滿臉笑容的慢悠悠的向河邊走去。暗自得意,找不到沈小夏的把柄,但是沈小春對付起來容易多了。

不一會,就聽見村裡有人大喊著:「快來人啊……有人跳河了……有人偷情快來捉姦啊……」

短暫的哄亂之後,就見村子裡的人,聽到響動都跑出來看熱鬧,當沈慧慢悠悠的到了河邊的時候,那裡的人已經越聚越多,在外圍形成了一個看好戲的大圈子。每個人的臉上表情各異,有厭惡的,有可憐的,有幸災樂禍的。

沈慧覺得人已經夠多了,才眼角帶淚的擠了進去。

此時沈小春全身都濕透了,狼狽萬分,身上還披著沈子生的外衣。而沈子生也同樣也是。兩人慌亂的站在人群中間,想解釋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沈子生你就是因為她才拒絕我們的親事的嗎?為什麼,她是我的侄女啊?」沈慧聲嘶力竭的一頓質問。

周圍一片嘩然,頓時議論開來。三角戀?原來沈子生喜歡的是沈小春嗎?難道兩個人是來這裡私會的,無媒苟合可是要沉塘的。

沈守禮家的熱鬧怎麼一個接著一個的,前幾天閨女為了男人跳河,今天孫女為了同一個男人跳河,都是不知廉恥的。眾人滿是鄙夷的看著沈家的一對姑侄。

「不是的,不是的……」小春搖著頭,此時她如何解釋都顯得蒼白無力。

「是你勾引沈子生的對不對?俺怎麼忘了,你可是進過春風樓的姑娘,什麼手段沒有,我怎麼會是你的對手。」沈慧痛心疾首的捂著心口,儼然一副受害者的模樣。

四周的驚叫和議論聲不絕於耳,所有人都紛紛搖頭,看向沈小春的目光都帶著嫌惡。

「天啊!春風樓不是鎮上的妓院嗎?」

「好姑娘哪有進過妓院的。」

「怨不得會勾引後生呢?大家看看她才多大了,現在這勾人的小模樣,哪裡是個好姑娘做的出來的。」

「她自己的姑姑都這樣說了,肯定錯不了了!」

「真不要臉,以後都告誡一下自個家的男人兒子都離這個狐狸精遠點。」

沈小春大腦一片轟鳴之聲,身體再也沒有支撐她的力量了,直接攤在地上,好似靈魂出竅。她知道自己完了,恐怕只能一死以證清白。她想起不久前小夏對自己說過的話,不能為了對自己不好的人去尋死,可是如今的她還有什麼理由可以安心的活下去?

沈子生皺著眉,看著攤在地上的小春心裡不忍。進沒進過春風樓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她是沈小夏愛護的姐姐。

「大家最好不要亂說,這樣會毀了一個小姑娘的名聲。」

「亂說?你倒是對她有情有義,我當初為了你跳河,你也沒有站出來對我說過一句安慰的話。」

「我和沈小春是清清白白的。」沈子生焦急的解釋道。

「你的衣裳都穿在她身上了還清清白白,當我們都是瞎子嗎?」沈慧突然變得牙尖嘴利,沈子生真是百口莫辯。

剛剛聽到消息跑過來的沈子美氣的直跳腳。「俺哥不是那種人。」

錢氏也跑過來了,看著濕噠噠只穿著裡衣的兒子,只覺得五雷轟頂。「走,跟娘回家,俺家子生是什麼人,咱們一個村子大家都知道,誰也不會誤會你的,走。」

沈子生被娘拉著也沒動一步,今天的事不解釋清楚,兩個人的名聲都毀了,尤其是沈小春的名聲,小夏知道了一定十分的心痛。

「我只是看見她掉河裡把她救上來而已。」沈子生急的冒汗。

但是眾人的目光明顯是不相信,有了沈慧之前跳河的例子,眾人不相信,兩人沒關係沈小春為什麼跳河?掉河裡的理由大家更不信。玉帶河穿過整個沈家村,村裡的男娃子夏天都在河裡洗過澡,那個不會水。女娃子就是不會水,也都常在河邊洗衣裳,也沒有掉進河裡的。

但是這種事,肯定是女人的錯,男人有錯也是沒有經得住女人的勾引,很容易就被眾人原諒了,然後所有的指責和咒罵都留給了女人。

「子生的是個好男娃,肯定是沈小春在故意掉河裡勾引他。」

「對,進過春風樓的姑娘肯定是個賤的。」

「不要臉,狐狸精,呸!」

婆子媳婦們的反應尤為強烈,狐狸精簡直就是所有已婚女性的公敵。

「誰進過我的春風樓?」渾厚霸道的聲音突然從人群後面傳來。

眾人回頭一看,集體吸了一口氣。五個大漢排成一排,各個虎背熊腰,凶神惡煞,往那一站簡直就是一堵牆。

中間的男子一臉絡腮鬍,虎目一瞪。「誰進過我的春風樓?」

馬爺話落,身旁的四個大漢就開始摩拳擦掌,顯然一言不合就要干架。

「俺見過,那就是春風樓的馬爺。」一個跑腿子單身漢子得意的喊了一句,感覺自己能認識這樣的大人物很了不起似的。

「春風樓的?他們來咱們沈家村幹什麼?」眾人疑惑。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九天神皇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