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二次元小說 >長得太凶了怎麼辦 >第一百二十四章 松阪大武戀愛了

第一百二十四章 松阪大武戀愛了 (1/1)

小說名稱《長得太凶了怎麼辦》 作者:天明又一村  更新時間:2019-01-13 13:13  字數:2967

「真的!?」宮川慶介無比激動地看著齊木楠雄,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邊聽到的:「你是說,青木司,不,青木老大真的願意幫我?那我就一會給那群不良少年發信息讓他們不要在纏著我了!」

齊木楠雄苦笑著點了點頭:「嗯,他說,以後只要給他交5元保護費,就可以了。」

「5元?」

宮川慶介一張臉先是喜悅,卻很快變為了哀傷,最後演變成了為了愧疚:「楠雄......謝謝。」

齊木楠雄只是沉默的點點頭,表情有些落寞:「不用謝我,去謝謝青木君吧。」

「楠雄....你已經幫了我很多了。」宮川慶介大概知道了齊木楠雄的想法,但卻只能用手拍拍摯友的肩膀,不知該怎麼安慰他。

齊木楠雄半響才抬起頭來,表情有些憧憬的喃喃道:「真想成為像青木君那樣的人啊。」

「怎麼了?又做那個夢了?」宮川慶介似乎想到了什麼,笑著看著齊木楠雄,眼神有些調笑:「那個自己成為了超能力少年的夢?」

齊木楠雄有些難為情的給了宮川慶介肉呼呼的肚子一拳:「夠了啊,早知道不和你說了。」

「話說你這個夢要是寫成小說,或者做成動漫的話,肯定很意思吧?超能力者齊木楠雄,聽起來好像還挺順口的。」

宮川慶介摟住了齊木楠雄的脖子,臉上的表情無比開心。

「夠了!夢裡的我還是個粉頭髮呢,簡直太娘了。」齊木楠雄苦笑著任由他勾搭著自己的脖子走了。

「好了好了,為了感謝你,我給你買咖啡布丁,怎麼樣?」宮川慶介的話語讓齊木楠雄眼睛一亮:「走!」

齊木楠雄看著宮川慶介歡喜的面容,把自己心裡的悵然深深埋下。

他時常會做一個古怪的夢,在夢裡,他是一個無所不能的超能力者,可卻因為能力太過強大而每日都在苦惱之中。而就在無所不能的他覺得生活無趣的時候,一個自稱為神的傢伙出現了,滿足了他的心愿,把他變成了普通人。然後,他就夢醒了。

齊木楠雄每每想到這,就覺得心底有點無奈:人怎麼會嫌棄自己有那麼強大的超能力呢?果然,夢裡的自己還是和現實中的自己不一樣。

要是自己真的有超能力,那該多好啊,哪像現在......唉。

不過,青木君,我欠你的,一定會還!齊木楠雄暗自握緊了拳頭,把青木司對自己的恩情牢牢記在了心裡。

————————————————

天台上,青木司還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慵懶的趴在沙發上看著醫書。

話說自從天台被前田虎人折騰一番之後,每天中午來這吃個便當小憩一會,別提多爽快了。

「老大!」天台門被前田虎大大咧咧的推了開來,他拿著手上的罐裝咖啡放在了青木司身前的茶几上,自己也一屁股坐在了小沙發里,抱著一罐咖啡美滋滋的小口喝著,玩著手機。

青木司說了聲謝謝,打開咖啡喝了一口,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問道:「今天怎麼沒看見藤原淼他們?」

「啊?」前田虎從手機前抬起頭了,隨後對著青木司挑了挑眉,嘿嘿一笑:「一會就到了。」

笑得那麼齷齪幹嘛,青木司瞅了他一眼。

說曹操曹操到,青木司才剛剛問完,就看見了藤原淼一臉激動,而松阪大武則緊緊地捂著他的嘴巴,兩人打鬧著從天台入口走了進來。

瞅著他倆不知道嘰嘰咕咕念叨著什麼的樣子,青木司疑惑的問道:「你倆這是怎麼了?」

這倆人一邊勾肩搭背的低聲說著,還一邊嘿嘿的怪笑,看起來的確有點怪異。

松阪大武聽到青木司發問,有些難為情的懟了懟藤原淼的肩膀,示意讓他來說。

藤原淼猥瑣的笑著:「老大,大武談戀愛了。」

「哈?」青木司瞪大了雙眼。

什麼玩意?戀愛了?青木司啪的將手裡的書放到一邊,坐的筆直,表情有些嫉妒的一拍沙發:「怎麼回事?你倆給我好好說說。」

松阪大武坐在沙發邊上,扭扭捏捏的像個小姑娘似的低下了頭:「就是,就是我向隔壁班的松子遞了封情書,她雖然沒答應但也沒直接拒絕,我倆決定先從朋友做起......」

松子?哪個?青木司腦袋裡繞了一圈,主要是他平時認識的人是真的不多,絕大部分人還都躲著他,實在記不起松子是誰。

「松子也是劍道部的哦,老大不認識嗎?」藤原淼似乎心裡有點不服氣,拍了拍松阪大武的肩膀,羨慕道:「雖然長得不是很漂亮,但也在標準線上了,而且身材不錯啊。」

松阪大武傻呵呵的樂著,手上攥著手機,好像抓著什麼寶貝一樣。

劍道部的?青木司仔細想想,劍道部的確有那麼三四個女生,但大多數好像都是因為崇拜毒島冴子才進去的,技術一塌糊塗。

長得好像都還湊乎,也不知道松阪大武說的是誰。

「老大,我,我有個請求!」松阪大武認真的雙手搭在膝蓋上,猛地朝青木司彎下了腰。

「起來起來。」青木司有點受不了自己的朋友對自己這麼恭敬,嫌棄的用腿假裝要踢他,嚇得他急忙直起了腰,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有什麼事,說。」青木司表情很是淡然,心裡卻有個小惡魔在咆哮:要是這小子說要我幫他追妹子,就給他攪黃算了!

嗯,青木司的確有點嫉妒——他加起來兩輩子都是個老光棍,都快超過保質期了,這群小年輕一點眼力見都沒有。又是藤原淼的鹹魚醬又是什麼松子同學,這是在炫耀嗎!啊!?

松阪大武眼神有些閃躲:「就是,就是想請老大幫我和毒島前輩說一下,讓我也加入劍道部吧。一般來說除了開學的時候,很少會有社團還會再加人,特別是劍道部這種有名氣的社團.....老大,幫幫我吧!」

看著松阪大武一臉懇切的訴說著松子有多麼多麼受人歡迎,又說著自己有多不容易才鼓起勇氣偷偷遞了情書,青木司鼻子里哼了一聲,卻還是決定幫他一下:「行吧,下午我去找毒島學姐談談看,要是她不願意我可沒辦法啊。」

一想著還能見到毒島學姐,青木司心裡還真的有點複雜。又有點激動,又有些尷尬。自上次的事情以後,他就再沒去過劍道部了。也不知道毒島學姐會不會因此討厭自己?應該不會吧,她為人那麼溫柔大方,彬彬有禮......

松阪大武急忙點頭驚喜過望:「謝謝老大!老大一定沒問題的,之前就聽說老大和毒島前輩關係很好,老大願意開口的話,毒島學姐肯定不會介意的。」

「應該吧.....」青木司苦笑著沒有多說什麼。

要不要和學姐道個歉?能和照橋心美都互稱名字了,其實現在回頭去看,和毒島學姐也這麼稱呼好像沒有什麼不好。

仔細想想,青木司覺得,主要是自己心裡對毒島冴子有點仰慕和超出朋友的好感,所以才對著樣的稱呼格外注意吧。也許人家毒島學姐根本沒那個想法呢?

一想著自己可能是自作多情的讓毒島學姐丟了面子,青木司就覺得自己有點愧疚。

趁此機會試探一下毒島學姐的想法吧,要是她不介意的話,平時也可以像朋友一樣相處啊。

----------

PS:我的書都有人抄嗎?樂了,連劇情都不帶改的,改了幾個人名就抄過去了,關鍵是寫的還沒我好。你別說,這是不是說明我有那麼點小成功了?

但抄書是犯法的,望周知。

你一聲不吭就開始抄了,你說我能不氣嘛,要不然你給我點錢也行啊。

作者有氣無力的伸手要票,你們看著安慰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