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穿越之極品農家 >第304章 賬本被改了

第304章 賬本被改了 (1/2)

小說名稱《穿越之極品農家》 作者:十三主  更新時間:2019-01-13 14:40  字數:3549

他不娶她了,那她往後該怎麼辦,她該去哪裡呢,或者是說,哪裡還能容的下她?

爹娘會如何看待她,村裡的人呢,她是否會成為村裡的笑話。

越想,她就越發不敢往下想。

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去面對一切,甚至於面對她的姨母一家。

冷不丁的,一個小石子從自己的後腦勺上滑過,最後,落到了自己的腳邊上。

憤怒的睜開眼睛,趙圓圓的瞳孔里滿是氣惱。

可面前哪裡有什麼人,面對著張二叔家的圍牆,她氣的磨牙:「混蛋,現在是老天爺都要欺負我了。」

她不知道的是那原本躲在院門後的張春秋聽了這個咒怨,原本已經拿在手上,準備扔出去的石頭,無奈的,又被他收了回去。

趙圓圓看著空無一人的空氣,氣不到一處來。

當下,再顧不得其他,破口大罵:「我為什麼要來清水村,我為什麼要答應姨母的話。」

她皺巴著一張臉,從來就沒有這麼難過過,以前跟著爹娘在老家吃苦,即便是要揭不開鍋了,也沒有這樣痛苦過。

至少,那個時候一家人團團圓圓,現在她孤身在姨母家,竟沒有一個能說的上話的人。

自從來張家,她往日還從來沒有這樣寄人籬下的感覺,因為,一直以來,她都覺得,張家日後就會是自己的家。

事實證明,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兒!

如果她的春生表哥還是傻的,那該多好啊。

咬著牙,她忽然狠狠地道:「張春秋,都怪你,你沒事兒爬什麼樹,都怪你!」

而此時正躲在院後的張春秋聽了這話,耳根子一陣滾燙,這丫頭居然在背後頭說他壞話!

上次,要不是這丫頭,他怎麼可能從樹上摔下去,他還想找她算賬呢,她倒是在背後頭說自己壞話了。

「你這丫頭,好歹我也是幫了你一回的,怎麼在背後頭說我壞話。」張春秋終究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想法,這就朝著屋子裡走了去。

趙圓圓傻眼了,沒有想到空空如也的長廊上,居然會走出一個張春秋來,一時之間,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著拄著拐杖的張春秋。

張春秋眼看著趙圓圓不說話,只道這丫頭在背後頭說人壞話,如今是被抓包了,心裡正當覺得不安呢。

咧著嘴,張春秋再忍不住道:「怎麼,敢偷著說人壞話,如今當著人的面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你這膽子,也不是一般的小嘛。」

趙圓圓聽了這話,心裡的火氣是騰的往上冒,再顧不得那麼多,立馬破口大罵:「你還好意思說了,張春秋,都怪你,要不是你,我哪兒至於如今這個地步,都怪你,張春秋,你該死。」

言語之間,她朝著張春秋撲了過去,在張春秋詫異的目光中,一把將他手裡的拐杖給拉了。

張春秋傻眼了,要不是因為失了拐杖,整個人往地上摔了去,他還不會相信一向不和他說話的趙圓圓,居然伸手拉了他的拐杖。

身上的痛感早就被張春秋忽視了,張春秋傻傻的看著趙圓圓,只看見趙圓圓拿著他的拐杖,高舉過頭頂,作勢要打她,她徹底的蒙了。

「張春秋,你信不信我,我。」耳旁傳來趙圓圓結結巴巴的聲音,張春秋忍不住笑出了聲來。

「你怎麼了,難不成,你還要打我不成?」張春秋啞然,一看趙圓圓這柔弱的樣子,也不像是能打人的人,語氣間不由多了一股子揶揄:「更何況,那日我可是幫了你一回,要不是我把繩子放下去,你能拉著繩子偷看梁綠珠?」

一見他居然毫不留情的揭穿了自己,趙圓圓有些氣惱道:「誰說我在偷看梁綠珠的,你才再偷看她!」

「他有什麼好看的。」張春秋暗暗撇嘴,要不是因為吳家大少爺讓他盯緊一點,他才不做這事兒。

說到底,他也納悶的很,這梁綠珠性子乖張,而且和溫柔也是一點兒都沾不上邊的,那對付人的手段,更是層出不窮。

她就不明白了,這吳家大少爺犯的什麼病,至於對梁綠珠上心。

想想自己摔的這麼慘,他這心裡又是一陣彆扭。

倒是一旁,原本將拐杖高高舉起的趙圓圓聽了這話之後,眼睛巴巴的看向了他:「你剛剛說什麼?」

她這突如其來的轉變,讓張春秋有些不設防。

張春秋啞然的看著趙圓圓,卻又聽見趙圓圓急忙追問道:「你剛剛是不是說,她有什麼好看的,你覺得梁綠珠生的不好看?」

雖然不明白趙圓圓為什麼會這麼的激動,張春秋依舊緩緩地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趙圓圓見狀,忽然蹲到了他的面前,之前的成見早不見了,反而是關切道:「你沒事兒吧,沒有摔痛吧。」

張春秋點了點頭,雖是不明白她為何轉變的這麼快,但是不得不承認,他對她的轉變還是很受用的。

在他看來,女人就是要像趙圓圓這樣溫順一點才是。

可冷不丁的,卻又聽見趙圓圓沉聲道:「既然你不是在圍牆上偷看梁綠珠的,那你在幹什麼?」

張春秋竟也有些有理說不清的感覺,明明,他是想正正經經的在酒坊里找點事兒做,誰知道,巴結吳歧不成,卻讓他知道自己和梁綠珠是一個村的!

於是,他之後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這種偷摸之事!

「你是不是想害春生表哥!」趙圓圓冷不丁的回神過來,『突』的從地上坐了起來,看向張春秋的目光,儼然就像是在看仇人一般。

這還了得,這話可不就是在責怪他嗎?

連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