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又見梨花成雪 >第129章 誤入別人的風月

第129章 誤入別人的風月 (1/2)

小說名稱《又見梨花成雪》 作者:香凝痕  更新時間:2019-04-15 19:48  字數:3415

沉璧握著半拳在門上敲了敲,沒人應,又復敲了敲,仍是無人應。

她將門推開,只見寢殿內烏黑如漆,並未點燈。難道剎魔睡下了?

「剎魔,是我,我是沉璧。你睡了嗎?」

她的聲音回蕩在靜謐的房間里,顯得異常的清透。等不到回應,她又摸著黑往裡行進,憑著往昔對殿內物品擺放的記憶朝著剎魔的床榻處行去。

「靖玄,靖玄......」

沉璧聽見剎魔的聲音,忙移動腳步趕到他的床前,她剛坐下,便被剎魔扯住,拉倒入床,她想掙扎卻被剎魔死死地囚住。

向來喜茶的他從不飲酒,可今晚他身上竟然有一股濃烈的酒味。

「別走。」

他吐出的氣息拂在她的臉上溫熱而溫柔。等這兩個字她已經等了太久,她有些動容,微微顫抖的雙手摸索撫上他的臉,那冰涼的觸覺告訴她這一切都是真的。

「我不走。」

身下的人突然翻身將她壓下,他無所顧忌地吻住她,彷彿涸轍之鮒,拚命地吮吸。

她從未見過瘋狂到這般地步的他,她被他吻得意亂神迷,渾然忘了他是在何時翻上了她緊閉的城池。

只是,她清楚地感知著自己的心早已被他的霸道凌厲沖得潰不成軍,他用他不為人知的利器征戰廝伐征服著她,作為俘虜的她退無可退,只能拼盡全力殊死一搏想翻身作這場戰役的主人,但對方太過強大,她根本沒有翻身的機會。

她宛若不懂水性溺海的人,遇到他這艘船路過,便拼了命地抱住,任由他帶著她乘風破浪,任由他在未知的極樂里衝鋒陷陣。

她對這番意亂神迷的律動很是著迷,它是如此的猝不及防,如此的來勢洶洶,如此的天崩地裂,席捲了她心靈上的全部荒野,亦埋葬了她全部的思緒,她大口地喘著粗氣,可是律動卻久久地難以平息。她分明深陷於其中,卻頭暈得近乎在做夢。

隨他,征戰殺伐也好,卸甲歸田也好,閑雲野鶴也好,只要是他,皆隨他。

他那帶著豐厚磁性的聲音在她的耳畔響起,柔得就像三月里的風。

「靖玄,我後悔了……」

他後悔墮魔了,後悔不該踏入這條沒有往返的歧路,更後悔在她漫山遍野地喊著「原夜」時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那時候沒有回頭,現在還可回頭嗎?他心裡好痛。雙手將夢中的靖玄抱得更緊,唯獨怕夢醒了,她便消失了。

身下的沉璧聽到叫喚起那個熟悉的名字時,不禁淚流滿面。身上的律動沒有停,只是她那缺氧到發昏的腦袋終於回歸了清醒。

當她宛若一根無根的稻草顛簸於他寬闊的胸膛之時,身上的他卻無限柔情的喊著另外一個人。

他的唇沾染著杏花釀的味道,他的眉眼在純黑的夜並未能清楚地看見她的模樣,所以,她才會跌入了他與另一個女人風月的城池?

她本能地抗拒,她是沉璧,不是靖玄,她永遠也不會做別人的影子,只是話沒說出口唇邊那蝕骨的吻便吻得她心慌,她到唇邊的話稍一漏出個尾音都變成了誘惑人心的嬌弱喘息聲。

她誤跌入了別人的風月,做了別人的影子,可身上的男子卻是她心心念念最愛的他。

她無聲地啜泣著,從一開始她就敗了,輸得徹徹底底。

當事後剎魔平靜地躺在她的身側熟睡,她轉過身,伸手撫摸上他的臉,他的眉,他的鼻,她的唇,他五官的每一處,都使她著迷。

只是,他心裡沒有她,他心裡根本沒有她。

他誤以為他接受了自己,卻不想被他當成了別人的影子。

繁複的思緒讓她的心久久難以平靜,她纏上他軀體的手不停地在他身上來回逡巡,她從來沒有跟他靠得那麼近,她不曾擁有過他,他今晚把她當成了別人,她才有了與他的肌膚之親。

她的手在摸到他胸口的時候,他卻疼得發出了「嘶嘶」的倒吸聲,他似乎受了傷,她想給他看,卻不敢多作停留。

她只能抹掉臉上的淚匆匆將衣物穿回,拎著脫了放在地上的鞋,貓著酸痛異常的腰往門外逃去。

冷幽在外等沉璧等了許久,因擔心她的安危便一直守著,站在距離寢宮百米遠的地方候著。

當他看見寢宮的門開了,借著魔界的極光,他看到沉璧從里往外走了出來,她在宮外蹲著身似乎在穿著鞋還是在做什麼,只是,當她走到自己的跟前,他有些看傻眼了。

她那淡紫色的發凌亂地披在肩上,身上的七重黑紗有一處破開了一道口子,露出雪白的肌膚來,在極光的映襯下,顯得妖嬈又性感。

他想起她入門前的那句話:「你就不怕我一會做出一些讓你難堪的事?」如今看來是一語成讖了。

她盯向他的眼神冰冷異常,她嘴裡蹦出來的字犀利如刀:

「不許說出去,不然我就殺了你。」

他有些憤怒,他萬萬沒想到剎魔是這樣的人,他剛想跨步往宮殿內行去,卻被沉璧伸手擋住。她冷冷地質問:

「你要去哪?」

「去殺了那個偽君子。」

「呵......以你的法力,你殺得了他嗎?何況,這是我自願的。」

冷幽怒不可遏,他調轉過頭來逼近沉璧,單手扼住她纖細而修長的頸項,如手扼著一隻頸項細長的白天鵝,他的眸子,是火一樣的顏色。出離憤怒的他斥聲道:

「你不要挑戰我的底線,沉璧我告訴你,你若是膽敢再用浮笙的身體去和別的男人睡,我便殺了你!」

「他不是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