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問道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野武士(為@我為人神@盟

第一百二十八章 野武士(為@我為人神@盟 (1/2)

小說名稱《問道章》 作者:文抄公  更新時間:2019-01-13 04:37  字數:3588

「殺生坊師匠?」

武藏泉守肅容而坐,望著茶盞上升騰的裊裊白霧,陷入沉思之中。の

「師匠並不能單純地說是好人還是壞人,只是十分偏執,他認定的事情,縱然一千個人都說不對,也會堅定地將其完成!」

「根據師匠所說,我們這一脈源自大陸,屬於道家傳承,而他在三十歲的時候,就已經在修為與煉器術上,都超越齊刀齋大人了……」

「本門煉器術博大精深,可惜傳到出雲之國後就逸散大半,師匠一直有個願望,便是去大陸,將傳承收集齊全,他痴迷於煉器,特別是其中的血祭煉器之法,漸漸的,就為世俗所不容……」

血祭之法,本來就偏向魔道,十分凶邪殘忍。

有時候為了煉製一柄魔器,甚至需要殘忍地殺害十人數十人,妥妥的破壞安定和諧。

段玉聽了,心裡卻是在暗想,八成這齊刀齋一脈就是中土道門中的敗類,被定為邪魔外道的,否則也不會被打壓得輾轉海外了。

武藏泉守仍在繼續:「師父其實本性並不壞,只是為了追求心愿……後來他遇到了我,就將傳承盡數交給我,又打造出鬼切刀胚,便義無反顧地登上了去大陸的船隻……」

「原來如此……」段玉聽得連連點頭:「那麼你所說的遺留的那張陣圖,到底有何用?」

「此物乃是師匠遺留下來的,據說是一個祭祀之陣,或許能對閣下有所助益!」

武藏泉守點點頭,去到隔間,沒有多久就捧著一個盒子出來,慢慢打開:「請看!」

在一張不知名的白色獸皮上,用朱紅的線條描繪出諸多花紋,層層疊疊,十分複雜。

但段玉眼界高超,卻是認出了幾處,在鬼切之上可以找到痕迹。

「祭祀之陣?原來如此……」

他查看一番之後,心裡就有了計較:「若是能吃透這個,質量不行數量補,倒也是一個法子!」

雖然鬼切需求的是高品質的血肉與元神,但段玉卻不想成為修行界的大魔頭,立即就將主意打到了海洋之上。

畢竟,不論什麼鯨魚的體量,對大陸而言都是匪夷所思了。

若是能抓個一條兩條的進行血祭,哪怕轉化會損失很多,應當也不比幾個元神差了。

收下圖紙之後,段玉非常滿意,望著武藏泉守,忽然心裡一動:「武藏泉守,你可願出仕於我家?雖然我現在還沒有知行,但我可以保證,在未來給你起碼一千石的安堵!此外,鬼切也可以讓你時常觀摩學習……」

對於一個領地而言,鐵匠、裁縫、醫師等生活職業也少不了,若是能拐回去一個鑄造大師,豈不是大善?還可以教出不少徒弟。

段玉不知道的是,早就有過藩主請武藏泉守出仕,知行都是五千石起步!卻被拒絕了。

「出仕?」

武藏泉守眼神一凝,望著鬼切,忽然間一咬牙,以頭撞地:「若大人還願意為我完成一事,我就誓死追隨大人!」

「什麼事,說吧!」

段玉正襟危坐,知道不會這麼簡單。

鬼切只是個敲門磚,要想真正收服這樣的人才,可不是容易之事。

「哈……」武藏泉守沒有抬頭,以低沉但清晰的聲音道:「請大人為我討取藤原正清的首級吧!」

「藤原正清?當代藤原家家主,你與他有仇?」

段玉嘴角泛起一絲意味不明的笑容。

「正是!」武藏泉守再次以頭搶地。

縱然他是聞名出雲的鑄刀師,也是修行者,但對於此等一郡之主,還是有如螳臂當車。

因此,只能將仇恨深深埋在心底。

只是,越是掩埋,便越是刻骨銘心,難以忘記。

「我明白了,必為你取得藤原正清之首級!」段玉肅穆答應下來,根本沒有問事情經過與原因如何。

這不過是一場交易,用仇人的首級換取忠誠,合情合理,只要他覺得可以做,便去做了。

實際上,在他計劃之中,這位藤原家家督,本來就是該死之人。

說起來,此人就在京都之中!

這也是平氏攝政以來大力推行的制度,命令各藩藩主每年都必須來京都參拜,視為人質,也是消磨他們人力物力財力的方法。

只是藩主長期不在本藩,家業便有被架空的危險。

「論起來,這平氏與藤原氏乃是死對頭,一個在西、一個在東,這兩代家督卻十分有意思。」

走出竹林之後,段玉仍在默默思索:「平原盛老而彌辣,繼位的兒子卻不怎麼樣,出雲國便是在此人手上徹底陷入亂世,而藤原正清一輩子庸碌,兒子卻是個人物,煽動出雲王室謀反,取得大義名分,悍然起兵……」

此時不過矛盾一時激化,最終還是會妥協下來,直到十幾年後總爆發。

但這根本不符合段玉的利益,因此必須要插上一手。

「若藤原氏發現他們的家督死於京都呢?」段玉摸了摸下巴:「對他們而言,簡直是去了一個包袱,還有極好的藉口吧?據說此藩大權早就被正清之子元德掌控,從這次襲擊中就看得出來,根本是無所顧忌啊。」

「等一等,按照出雲國人的思維與習俗,搞不好這位藤原正清,已經預備攝政一旦問罪,就qiēfù以謝了……而平原盛顯然也是看到了這點,是以縱然抓了幾個證人,也未曾立即動手?」

段玉思索了下,發現已經策馬來到京都正中,看到一角殘破的圍牆。

這個時候的出雲王室,已經窘迫到了極點,每年大雪都得凍死幾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