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有一個立方體 >173,快刀斬亂麻

173,快刀斬亂麻 (1/1)

小說名稱《我有一個立方體》 作者:瞎半身  更新時間:2019-02-11 19:53  字數:2747

這頓有男有女的aa聚餐,一直吃了近三個小時,直到快十點鐘的時候,才宣告結束。

買單結賬完畢,五男六女開始朝回走。

王起本想走到於文麗的身邊,跟於文麗說兩句話。

今天晚上,前後加起來,他話雖然說得也不少,但幾乎沒和於文麗有過正面的交流。兩人就像對對方視而不見一樣,都心照不宣,有意無意的忽略了彼此的存在。

然而,他還沒邁開步子,周圍一群對他和馬秋榕有所誤會的男女便你拉我,我推你,很知趣的走開了,單獨把兩人落在了後面。

就連蕭銘和於文麗這對閨蜜,也跟眾人一起,對他和馬秋榕保持著相當的距離。

周圍人的知趣讓馬秋榕心中一喜,心想,自己寢室的那些女生還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配不上王起,王起也看不上她們,連她一直感覺威脅甚大的於文麗都自覺自愿的讓賢了。

心頭歡喜的馬秋榕看著身邊身材高大挺拔,容貌俊俏的王起,是越看越愛,越看越喜歡,好有一種去牽對方的手,或者挽對方胳膊的衝動。

前段時間,王儉超一直在糾纏她,她也對王儉超這一「江外」名校畢業的「高材生」另眼相看,然後嘗試著跟對方簡單接觸了一段時間並和對方練習了一段時間的口語。

然而,很快,沒到一個月,她便發現王儉超這個所謂的「江外高材生」,除了外語水平確實有兩把刷子,讓她這個分校的人甘拜下風外,其他的,完全就一無是處,「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了!此人不僅作風浮誇,還自視甚高,目空一切,誰都看不起,感覺全天下的人,就他王儉超最厲害,所有人都應該圍繞著他打轉似的。

經過兩三個星期的接觸,尤其在得知搞外貿其實用不了太多的英語,能夠看懂回復英文郵件,跟老外進行基本的對話就oK後,馬秋榕便開始疏遠起王儉超來,不太想跟他裹得太深,因為這個時候的她,已經另有了目標,那目標,便是樓上6-1寢室的王起,一個本屆大學生中最帥的帥哥!

以前面對王起這位大帥哥,相貌一般,最多中等偏上的她多少還有些自慚形穢,不太敢跟王起搭話。

但是今天,得知自己將進入宗鑫進出口公司最有「錢途」的業務二部,南美部後,她的膽氣一下子便大了起來。前不久,聽蕭銘說王起他們在商業街吃串串,問大家願不願去時,其他人還沒發表意見,她便第一個跳出來舉手,一錘定音的說晚上就吃串串香。

「對了,王起,我還沒問你的手。你的手好點沒有嘛?還痛不痛?我寢室裡面有瓶藥酒,是從老家帶過來的,專治各種跌打損傷,你待會兒跟我去拿嘛!」和王起並排行走在回家路上的馬秋榕主動尋找話題。

「呵呵,謝謝你哈,秋榕,不過不用了。你瞧,我早有準備呢?」說著,王起將江珊給他買的裝著雲南白藥噴霧劑和紅花油的塑料袋朝馬秋榕的面前亮了亮,然後繼續道,「而且,我這個就是小傷,其實擦不擦藥都沒問題,修養個四五天,它自己就好了。」

「哦,這樣啊,那……那就算了吧。」馬秋榕見王起早有準備,心頭頓時有些失望。她聽王起話中的意思好像他手上的那兩瓶葯都不是他自己買的,心頭又是一個咯噔,心道,不會是哪個女生送的吧?

馬秋榕越想越有可能,既然她都能想到送王起藥酒,其他女人借關心他傷勢的機會給他送點藥品又有什麼奇怪?

對方是誰?

馬秋榕疑竇叢生,在心頭迅速的思索著可能送王起東西,王起還心安理得,直接接受的對象。

最有可能的是於文麗。

蕭銘經常開於文麗的玩笑,於文麗似乎對王起也有那麼點意思。但她上周才跟張青峰分了手,目前還處於情殤的狀態,不至於這麼快就另尋新歡,那也太容易落下「水性楊花」,「見異思遷」的話柄了。於文麗應該沒這麼傻。

而且,於文麗剛才是跟她們一起出門的,顯然沒有買葯的時間。

難道另有其人?

「呵呵,七哥,誰送你的葯啊?挺細心的。嘻嘻,不會是你女朋友吧?」馬秋榕嘻嘻一笑,用語言試探。

對於馬秋榕晚上的殷勤和熱情,王起是既吃驚意外,又有點騎虎難下。

他對馬秋榕完全沒那種意思,對方太普通了,毫無「擼點」,對他而言,是那種連意淫他都懶得去意淫的類型。

對這種人,無需糾纏,最好的辦法就是洒脫一點,直截了當的說no,不給對方任何起「逮貓心腸」的機會!

但是,馬秋榕對他起「逮貓心腸」畢竟只是他的感覺,人家又沒明說,他也不好意思直接對馬秋榕說什麼「我對你沒任何意思」,「拜託你以後不要纏著我了」,「咱們以後就做普通朋友」之類的話。

真這樣直截了當,受到羞辱的馬秋榕說不定會當場扇他一耳光,然後罵他一聲「有病」,或者「自作多情」!

所以,拒絕的話要技巧一點,等對方露出「狐狸尾巴」的時候,再找機會含蓄的表明心意跟立場。

他之所願意不怕誤會的跟馬秋榕走在一起,其實就是為了這個目的。

現在,等了半天,終於等到讓對方知難而退的機會了。

「這個,怎麼說呢?算是吧。」王起摸了摸鼻尖,算是默認了。

馬秋榕一聽,圓圓的臉蛋一下子變得煞白。

「有了?他原來已經有女朋友了?我其實早應該想到的,對方這麼帥,又陽光燦爛,怎麼可能沒女朋友?」

一時間,馬秋榕心思凌亂,感覺自己的所有計劃剎那間被對方的那句「算是吧」全都粉碎掉了。

不過,她兀自還有些不死心,強顏歡笑,像抓住最後一根稻草的問:「那個,七……氣哥,你女朋友是誰呢?我……我認識嗎?」

「呵呵,你應該認識的哈!她在我們這群大學中還算比較有名。至於是誰,恕我暫時賣一段時間的關子,等過一段時間,你們自然就會曉得了。」王起呵呵一笑,心頭終於鬆了口氣。

他看到馬秋榕那吃驚,傷心的圓臉,其實心頭也有些不忍。因為喜歡一個人,想對喜歡的人好,想讓對方成為自己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並沒有什麼錯,他並不輕視和輕看對方對自己的這份感情。

不過,感情這東西畢竟是你情我願的事,他對馬秋榕沒有感覺,而且他現在已經有了於文麗,跟遠在雲陽的張琴也是糾纏不清,還對江北的那位仙女師姐抱有依然沒有死心的幻想,哪裡有時間,有精力去跟沒感覺的馬秋榕糾纏?

索性快刀斬亂麻,讓對方死了那條心才好。

他看了眼大熱天,卻沒什麼血色,人也顯得恍恍惚惚的馬秋榕一眼,指了指已經走在前面起碼四五十米遠的於文麗,蕭銘一伙人,沖馬秋榕道:

「秋榕,我們走快點吧。你那幾個室友都快到宿舍了。這鬼天氣太熱,我是連一分鐘都不想多呆,還是走點回宿舍吹風扇的好。」

說完,王起也不去管正陷入「暗戀破滅」而心不在焉,渾渾噩噩的馬秋榕了,將對方留在身後傷春悲秋,舔舐自己的傷口,大踏步的追趕前面一群男女的身影去了。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