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御寵封神紀 >第203章 夢之預兆與蘭瑩

第203章 夢之預兆與蘭瑩 (1/1)

小說名稱《御寵封神紀》 作者:神悲  更新時間:2019-02-11 19:53  字數:2742

「呼……」

伴隨著一聲長長的出氣聲,樹梢上的人突然醒來。

弓起的修長的腿動了動,牽動了他湖藍色水衫的大大搖曳。

此時已經天黑。

「烏蠱門……嗎?……」

司言慕手指擱置在唇角,心有所動。

「……看來又要有麻煩事情了!」

心情並沒有之前那麼好。

這又是一次夢的預兆,證明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但是夢裡是個什麼大人呢?好奇怪的感覺……」

夢裡模糊的感覺,似乎又很清晰,想弄清楚的事情終究是沒有弄明白。

夢到什麼實際上在夢中非常的清晰,但是醒來之後的那一瞬間,似乎突然就忘記了。

思緒分外的清晰!

對現在的司言慕而言。

「那個人似乎對我來說很重要,但是……要讓我如此用心去保護的人,目前應該是沒有的,按照夢裡的感覺那應該是一個女人。」

「女人的話……應該不是蘭瑩了吧,畢竟她一直在那個地方沒有出來過。」

「如此的話,那又會是誰呢?……」

心中頓覺苦惱。

側臉之上雖然一如既往的沒有什麼表情,但是實際上心中還是覺得煩躁。

「呼呼……」

夜風拂過鬢角髮絲。

抬頭看,月色朦朧被雲層所掩蓋,依稀可見天光的照耀,不過看起來很遠又似乎很近,但是伸手無法觸摸得到!

「到了吧。」

心中這樣想著,司言慕輕巧的從樹梢躍下來,原本可以一睡到天明,但是卻因為一個奇怪的夢莫名其妙的醒來了。

於是乎他便索性打算去看看周行之被葉無聲帶過來沒有。

自己說好要護著的人,竟然被別人帶走,而他卻無言反駁,這讓司言慕覺得很不爽快。

「……反正很無聊。」

他在心裡如此想著。

踩著略帶露水的青草,腳步聲輕微他從院之後往外面去,本來不慌不忙的他,走著走著突然就加快了腳步。

同一時刻。

葉無聲將馬車停靠在司言慕別院之外,極遠的位置。

柳早就依照吩咐在那裡等著了,一見馬車過來,她便吩咐另外的丫鬟守護著,隨後她便折身去請司言夜了。

當葉無聲下馬車的時候,司言夜也急急忙忙的從院內出來了。

兩人相見,抱拳行禮之後,葉無聲方說他依約將周行之帶過來了。

「他可有什麼其它不舒服的?」

司言夜忙問。

看樣子似乎也並沒有什麼大事,但是周行之好好生生是交到他手裡才出事的,他自然不能置身事外。

「暫時還沒有什麼,只說是頭有些痛。方才她還說到了這裡讓我喚醒她,但是我看她睡得正好就沒有那麼做。」

葉無聲如實說道。

他不是很喜歡司言慕,但是對司言夜還是略有好感。

「那就好,那就好。夜一直擔心著,但是看你們兄妹二人感情好,也才放心了些許。」

「呵呵。」

葉無聲訕訕的笑了聲算是回答。

實際上他跟周行之絲毫沒有血緣關係,只是他一直將她當妹妹對待,而周行之也親切的稱呼他為「葉大哥」。

為此,他已經很知足了。

「如何了?」

司言慕突然出現在司言夜身後,就像清風一陣,沒有一點聲音。

雖然他早就習慣了,但是還是被嚇了一跳,定了定神司言夜這才轉身過去,先是客氣的施禮這才恭敬回答道。

「回姐的話,葉員外說周公子無大礙,只是有些頭痛。此時他正睡著,未曾被驚動。」

柳和另外一個丫鬟恭敬的佇立在馬車旁邊,沒有吩咐亦不敢妄動,送葉無聲過來的那個夥計一直握緊馬韁往這邊看,結果是什麼也沒有看到。

只看到朦朧天光里司言慕完美的側臉,但是卻不知司言慕身份,連何掌柜都不清楚這件事情。

「如此的話,就將他弄進側院吧。」

司言慕也算是放心了一些,因為方才夢境的事情他還有些煩躁,有些事情還需要弄明白才行。

「夜明白。」

司言夜非常恭敬的應了一聲。

葉無聲從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話,也沒有機會插話進去。

雖然他就站在司言慕對面,且一直看著司言慕出院子往這裡來,但是司言慕卻好似未曾看到他一樣。

有話也沒有機會說,看現在的情況似乎也不是最好的時機。

得了司言慕的命令司言夜自然不敢含糊,轉身就欲往馬車裡面去,心想著自己之前所犯的錯誤,想親自動手彌補過錯。

葉無聲一直看著司言慕,囁嚅著嘴想事情的時候,下一刻就見到了司言夜動作的變化。

此時司言夜的一隻腳已經踏上了馬車,那夥計已經殷勤的替他撥開了馬車帘子。

「等等!」

見之,葉無聲見著這動作,慌忙間忙側身大喊了一聲,話音起時,他已經撇下司言慕提著衣擺快速的轉身過去了。

「怎、怎麼了?……」

司言夜聞言猛然轉頭,不明就裡,又突然想起在靈蛇山的那一幕,頓覺失禮,於是乎他便跳下了馬車,恭敬有禮的站在那裡,等待葉無聲的安排。

還是那溫和的笑意,但是心中似乎在考慮什麼,覺得這兩兄弟的關係似乎有點奇怪。

之前他就覺得狐疑了,而如今又……

論社會地位葉無聲的身份自然比不上他,但是他畢竟是一個隨從,自然不能太過放肆。

「失禮了。」

司言夜輕聲說了一句,言語抱歉,雖然心裡有諸多的想法,但是他從來不會表現出來。

葉無聲的種種行為確實是反常,司言慕本想離開的,但是見此他又停了下來。

「……那個,行之不舒服,還是讓丫鬟動手的好,畢竟我們男人不如女人這般心細。」

葉無聲忙尋了一個借口。

「是是,確實是如此。」

司言夜也笑著,算是附和了葉無聲的話,但是心裡覺得奇怪的感覺還是不改。

於是乎,柳和另外一個丫鬟就心翼翼的將周行之從馬車裡抱出來了,因為她們本都是練武之人,搬運周行之自然是輕輕鬆鬆。

葉無聲很不放心,在兩個丫鬟移動周行之往院子裡面去的時候,他也隨著進去了。

有種反客為主的感覺。

司言慕看了看,也沒有說什麼。

見他走遠了,司言慕這才說道。

「爺要去找偽公子,這裡就交給夜大人你了,在爺回來之前,那些事情一定要查個清清楚楚。」

「……夜遵命!」

司言慕還是第一次過問這些事情,司言夜有種戰戰兢兢的感覺。

不過好在司言慕說完他就離開了,不然的話司言夜一定會覺得心裡壓力更重的。

「真是好奇怪的感覺……怎麼說呢,還是說氣氛很微妙嗎?」

司言夜如此笑著想,然後也進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