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青春小說 >透過你我看到了全世界 >第二百零三章 女巫有點奇怪

第二百零三章 女巫有點奇怪 (1/1)

小說名稱《透過你我看到了全世界》 作者:哀怨的孤鳥  更新時間:2019-02-11 19:53  字數:2533

事實上,傷害到妹妹蠱的是桃花印能量。

此刻的班班雖然臉部較為慘白,沒有一絲血色,額見微微蹙起的淺淺額頭紋甚至有一朵鮮花快要枯萎的凋零感。

但是把目光往下巴處一移動,淺淺的桃花印能量卻在臉頰處映出了桃花的影子。

桃花慢慢地伸出手指,甚至往西西的眸子處移動。

西西覺得眼皮有些癢,甚至是有點沉,於是就合上了眸子。

很快,她感到眼角有些微微濕潤,一顆帶著溫度的淚珠在手指的吸引下,慢慢地往外挪。

西西感覺右眼不是很癢,微微地睜了睜,看見淚珠帶著彈性一蹦一蹦地往班班劃破的手指頭處蹦噠,些許清涼的意味很快覆蓋在班班體內的妹妹蠱。

妹妹蠱體內所含的精氣一點一點地被周邊清涼的氣體所順走,因此其才會元氣大傷,從而影響了女媧神體內的姐姐蠱。

因此,班班也在不久就睜開了眼,雖然臉色還有慘白,但是天空流露的點點光芒下,還是能看出其眉眼裡的生機。

「班班,你醒了,現在感覺還有哪兒不舒服嗎?」西西的嘴角微微向上提了提,溫柔的一抹微笑便懸掛在清秀俊美的五官上。

她的左手微微穿過班班的脖頸,身子微微地往下弓,好讓其身體墊得舒服一些。

「她現在應該無大礙,只是我覺得周圍現在有些陰冷。」女巫利用體內蠱蟲的靈氣去感應著班班體內的氣息,發現其體內的真氣正在有力地循環復原。

不過女巫本身肌膚的毛孔卻微微立起,甚至帶著一些恐懼的意味。

她帶著風情的眉毛剛要往中間一擰,往下沉的眸子也在神態間抹了一股平靜的氣息。

典獄長見女巫的神態有些奇怪,於是將眸子往周圍轉了轉,發現沒有異物,這才將注意力重新投放在女巫身上。

「你是否感知到了什麼或是.........」在一番猶豫下,典獄長終究還是沒有把話說出來。

目光里透著一份真切的關心,但是心底里也存著一份懷疑。

「沒事,我或許久不用巫蠱之術,今日用力太猛,身體被傷著了。」

女巫說話的時候,眸子往下沉了沉,甚至有些側對著典獄長,有些泛白的嘴唇也在透著一股虛弱的氣息。

「女巫,謝謝你。要不我傳點真氣幫你補氣吧。」班班帶著一絲感激的語氣詢問著女巫,不過劃破的手指剛往其身上湊了湊,體內的一隻蠱蟲好似扭動了身子。

他的心裡打了一下鼓,可能是女巫自個兒的虛弱氣息給先前投放在自己指間的蠱蟲給感應到了,這才出現了不安的扭動。

「不用,你的氣體不一定合適我用。畢竟,桃花.......」女巫剛想把後面的話說完,猛地又把神愣了一下,緊接著張嘴說道,「畢竟,桃花印能量太寶貴,傳輸的過程可能會有損耗。」

這答案聽起來,好像有點怪。

西西也覺察到了此刻的女巫好像有點不對勁兒,但又說不出來哪裡不對勁兒。

不過,她的臉上不顯,還是裝出真誠關切的樣子,

「那你好好休息,先別說那麼多話。」

西西清秀的五官本就帶著一絲鄰家風,再加上看似清純無害的微笑再往上一掛,當然很好掩飾了內心的情緒。

當然,此刻,她還是對女巫被.......附上的可能持懷疑態度。

一旦確定別的靈魂佔據了女巫的身體,西西也不是個心慈手軟的人,絕對要讓其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呼」地一下,一陣帶著幽魂的風繞過西西和班班的周圍。

看來,黑旋風父子要對其二人進行動手。

典獄長停下手中的動作,把眼神頓了頓,用一種帶著尖銳鋒芒,且夾雜著刺骨嚴寒的目光定定地看向黑旋風。

「父親,看來這小子對你的憎恨很深呢!」黑清風帶著狂笑喊了起來,看似有些挑逗的神情實則帶著難以抵擋的狠厲。

「這麼說,真的是你!」典獄長一聽到這話音,心裡馬上就有答案,手甚至用力地往裡握里握,脖子也向上扯了扯,一股子帶著怒氣的震動掛在了與心智成熟不搭的稚嫩臉頰上。

班班的餘光將其瞟了瞟,心裡有了一絲好奇。

畢竟在一小段時間的接觸里,典獄長在其心裡並非會將直接憤怒表現在臉上的人。

肯定是黑旋風對其做了什麼觸碰底線的事情。

「沒錯,你的母親是我殺的。當初把你安排在宅院,讓周圍的人對你產生種種欺壓也是我的安排。」黑旋風淡淡地將自個兒與典獄長間的事兒從嘴皮子說了出來,把死人的事兒當成捏死一隻螞蟻一般簡單。

典獄長聽了,臉上因憤怒而覆起的紅暈也在一瞬間消失了,隨之代替的是宛若一潭寒水的深幽。

「你這樣做,是不是為了獲取桃花印能量?」

他淡淡地提出了自己的疑問,臉上毫無一絲波瀾。

這個疑惑也是先前黑旋風父子利用珠槿到此陷阱施展策略的目的所引起的。

「你怎麼知道!」黑清風的眸子睜大了一些,微微咽了口口水,彷彿要把吃驚給吞到肚子里。

先前誇其聰明,不過是象徵性地說說,現在看來,其真的是不容小覷。

無論如何,絕對不能讓他活下來。

「因為你們是功利性極強的人,桃花印能量才是唯一能吸引到你們的目標。」

回答的人不是典獄長而是班班。

班班完全是順著典獄長的話往下說,因為他要用接下來的話語把其給唬住。

雖然只是猜測,但是不代表沒有真實性,唯今之計也只能試一試。

「別以為你們就這麼能要了我們的命。沒了珠槿的幫助,你們........」班班的語氣里充滿了挑釁,餘光里卻裝著女巫較為平靜的模樣。

「珠槿估計已經逃走,去復原氣神。

無論如何,有著女媧神的法術相承,她獲取能量的可能性都比你要大。」

班班頓了頓,接著便敞開了雙手,將雙眼微微閉著,刀刻般雕飾的臉上浮著淡定的氣息,偏薄的嘴唇微微一動,

「不信,你試一試把我給殺了。

看能否成功。

輸了,大不了法力全被我體內的桃花印能量給吸收了。」

看著班班那副淡定的樣子,黑旋風的心頭果真浮了一片猶豫。

畢竟自身的實力也是清楚。沒有珠槿的幫助恐怕真不行。

沒有其幫助的妄動,只可能帶來偷雞不成蝕把米的局勢。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