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臨安貴女 >109 合舞一曲

109 合舞一曲 (1/1)

小說名稱《臨安貴女》 作者:寒浦  更新時間:2019-01-13 13:13  字數:2438

?????她絕對沒有認錯人,雖然有時候她也會犯糊塗,也對於自己識人辨物的本事還是有自信的。

二丫不清楚那人是什麼身份,剛才太監報名頭時她有些走神,沒有聽到那人是何來頭,為何那夜會在九橋上吹笛子?為何他吹得曲子她那麼耳熟?為何那夜他要喬裝成年老的樣子?

種種疑問還沒有得到解釋時,便聽到宮珏翌開口說話。

「今日歡迎各位來使到我大曆來,作為東道主,朕先敬各位一杯。」

宮珏翌雙手執一晶瑩剔透的琉璃龍鳳杯,仰頭飲下。

在座所有人都站起身,雙手執杯,深深鞠了一躬,作為對大曆君主的尊敬,然後飲下杯中酒水。

「上歌舞。」

太監一聲吩咐,大殿兩側的屏風後徐徐走出兩列紅衣舞服的舞女。

兩旁的樂師開始奏樂,編鐘和古箏的聲音配合著舞蹈,竟然十分和諧。

美酒佳肴和美人,瓊樓殿宇,金碧輝煌,真是恨不得醉死一回,也不枉此生。

二丫不禁感嘆這皇家的奢侈和享樂,可是美好的氣氛卻被一道略顯得囂張的話打破了。

「這算什麼舞?無鹽無味,實在是枯燥乏味得緊,還不如安靜些,讓我等靜心的品嘗美食。」

眾人抬眼望去,見一襲紫色衣裙的少女正垂頭用著小刀切著烤羊肉,一臉的不屑,似乎全然不知自己的失禮。眾人不禁詫異這位若玉公主當真有些跋扈,不知所謂,膽大包天。

宮珏翌坐在高位上,並沒有因為若玉公主的無禮而發怒,只是笑著道:「看來今日這舞讓尊貴的若玉公主不甚滿意,好了,你們都別跳了,退下。」

宮珏翌說完又看向若玉公主,「既然這歌舞讓若玉公主不滿意,不知依公主所見,何種歌舞才能如你的眼呢?」

就在眾人凝神屏氣之時,若玉公主緩緩道:「能入我眼的歌舞還真是少,既然大曆聖主您都開口問了,那麼若玉便獻醜親自為你們舞一曲吧。」

「若玉,不可胡鬧。」楚四皇子見若玉公主越說越不像話,開口輕聲斥責道。

「大曆聖主,若玉她不懂事,還請您不要見怪,多多寬恕!」

二丫聽了不禁冷笑,這位楚四皇子有趣,口口聲聲說若玉公主不懂事,卻又要等她把話都說完了才開口請罪,這不是明白著讓若玉公主胡鬧嗎?

宮珏翌點頭,「無妨,既然若玉公主也不拘小節,願意為我們這些粗人獻舞一曲,那便去吧,也算不上什麼胡鬧,賓客俱歡不是皆大歡喜?」

這些人真是,說話都是一套一套的,讓人覺得費神。

聞言,若玉公主一臉笑容,走出自己的席位,歡喜的微微屈身行了一個禮,「多謝大曆聖主。」

說完突然轉身看向二丫,二丫見她看過來,心中不由一跳,大感不妙。

果然,便聽若玉公主一臉天真的對宮珏翌道:「既然大曆聖主您已經准了若玉獻舞一曲,若玉還有個請求,就是讓這位小主和若玉一起合舞一曲可否?」

宮珏翌也看向二丫,今日的她真的很美,隨意的坐在那裡,便讓人驚為天人,美得讓人覺得用時間讚美的詞來形容她都是對她的一種俗化,一種褻瀆。

二丫怎麼也不會忘記自己如今還是雙身子,她怎麼可能與若玉公主共舞一曲,她不覺得哪裡招惹了這個若玉公主啊,剛才還好好的算打了招呼,怎麼這會兒就讓她為難了。

見宮珏翌看過來,二丫對他眨了眨眸子,意思希望宮珏翌幫她推辭了,且不說她如今是雙身子,就算不是雙身子,她也不會跳舞啊。

宮珏翌很快便移開了目光,對著若玉公主點頭道:「好,德妃也是個多才多藝的人,你們倆可以合作一下。」

「不可!」

大殿內兩道聲音同時響起,一道有些激動,一道比較平靜。

這和二丫同時開口的竟然是坐在接近大殿門口的一個墨青色朝服的年輕男人,二丫看過去,見這人十分眼熟,正是前不久在相國寺才見過的月觴。

宮珏翌目光落在月觴身上,神色有些陰沉,可是也就是一瞬間,又恢復了平淡不驚的神色。

「哦?林學士有何意見?」

月觴走出席位,跪下道:「回皇上,微臣只是覺得德妃娘娘這身衣服不適合跳舞,容易跌倒,而且大曆也沒有女兒家長袖善舞的做法。」

月觴早就看到了坐在前面的二丫,自從那日在相國寺見過,他便猜想到,德妃看起來是有身孕的,剛才也是情急之下才慌亂出口。

二丫聽到月觴這句話,心中有些不相信,這裡有是不是有些牽強了,何況后妃的事何時要他一個翰林學士來開口了?

皇上還在高位,便是皇上不在,也輪不到他一個外男來指點開口。

場面莫名有些尷尬,一時沒人開口,大殿中氣氛微妙。

「皇上,恕妾身多嘴,您看若玉公主和德妃姐姐的衣服竟然是同色的,若玉公主對德妃也是一見如故,這還沒有說上幾句話便要邀德妃同舞,這便說明兩人有緣分啊!」

宮珏翌看向突然開口的阮嬪,不知道阮嬪這是想要說什麼,「那阮嬪你的意思是?」

阮嬪柔柔一笑,「妾身蠢笨,不及若玉公主和德妃聰慧,只是也覺得林學士的考慮並不是沒有道理,倘若是若玉公主親自舞一曲,由德妃姐姐親自唱一曲,豈不是兩相妥當?」

若玉公主沒有想到自己不過一時興起,提出了一個想法,竟然惹得這麼多人指點議論,聽了阮嬪一席話,當下也道:「這位阮嬪說得有理,是若玉思慮不周。」說著又看向二丫,「不知道德妃意下如何?」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再推脫便沒有道理了,還好二丫也喜歡將詩詞當成曲子來唱,縱使她唱得不好,也沒有人敢笑話她。

當下心中暗暗琢磨怎麼唱,唱什麼。

阮嬪已經坐下,玉指端著盛著琥珀色果酒的琉璃杯輕輕搖晃著。

二丫沒有想到這當口竟然是阮嬪為她解了圍,對她點頭示意感謝,阮嬪只是微微一笑,再無反應。

「既然若玉公主要與你合作舞一曲,德妃你便快去準備一下吧。」

華妃見差不多了,便開口提醒道。

二丫聞聲答應了一聲,轉身下去準備。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