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北宋大丈夫 >第155章 哥不是真人啊!

第155章 哥不是真人啊! (1/1)

小說名稱《北宋大丈夫》 作者:迪巴拉爵士  更新時間:2019-01-11 19:38  字數:2838

「叮叮叮!」

沈安搖晃著小鈴鐺,問道:「這聲音小孩子喜歡不?」

張八回宮去了,正廳里只剩下了沈安和趙仲鍼。

「肯定喜歡!」

趙仲鍼有些艷羨的看著那個小鈴鐺。

傳聞中這個鈴鐺能驅邪除魔,更能鎮宅。

寶貝啊!

沈安隨手就扔了過去,趙仲鍼手忙腳亂的接住之後,心痛的道:「安北兄,要小心。」

這樣的寶貝你隨手亂扔,要是被我翁翁看到了,鐵定會抽你。

「送你了。」

沈安起身出去,站在門外,沖著西邊伸了個懶腰。

「安北兄!」

趙仲鍼有些惶然的道:「這個我不能要。」

這東西扔出去滿汴梁的人都會來搶奪,趙仲鍼覺得太貴重了。

沈安伸懶腰時覺得肋部有些岔到氣了,他活動著右臂,隨口說道:「你還小,有這個東西能壓一壓,我百無禁忌,果果跟著我也不會擔心什麼邪祟……」

他回過身來,見趙仲鍼低頭,就說道:「感動個什麼,拿著回去玩。好了,回去吧,好歹給你翁翁報個信,讓他老人家放心。」

舍慧就是個化學家和冶金學家,這個鈴鐺的作用大抵就是聽個響動而已。

趙仲鍼抬頭道:「安北兄,小弟……」

「滾蛋!」

沈安不喜歡聽什麼發誓詛咒,覺得都是牙痛的。

趕走了趙仲鍼,沈安緩緩走下台階。

庄老實站在台階下,側身彎腰,就像是迎接帝王駕臨。

沈安皺眉道:「正常些,別瘋。」

庄老實一臉敬畏的道:「郎君,您竟然是得道高人。小人以後一心侍奉郎君,只求等郎君舉家飛升時,能讓小人掛在後面。」

「掛在後面?」

「對。」

庄老實說道:「小人聽道人說過,以前有人飛升,是連著宅子一起,連僕役都能抓著圍牆飛上天去。」

前方的周二縮頭縮頸的貼牆站著,還低著頭,壓根就不敢看沈安。

沈安進了廚房,曾二梅馬上就跪在地上,渾身顫抖著說道:「萬萬不敢啊郎君,您是得道高人,要是讓您做飯,奴死後怕沒地方收……」

沈安怒了,就走了進去。

「郎君饒命!」

曾二梅一把抱住沈安的大腿,哀嚎道:「郎君,您是真人,真人進廚房,奴要被天打五雷劈……求郎君饒命啊!」

沈安一臉黑線的道:「放手!」

沈安怒氣沖沖的進了後院,果果正拎著一根細竹竿打樹榦,見他來了就丟掉細竹竿跑過來。

「哥哥,你是真人。」

沈安抱起了果果,一看陳大娘竟然跪在了邊上。

「郎君,奴此後當然照看好小娘子,只求郎君多多提攜都督……」

周都督的名字很霸道,沈安問過周二這個名字的來由,周二說是在生周都督的前夜,他夢到了一個大將,醒來後陳大娘就臨產了。

這也是神人託夢的一種表現吧。

只是沈安現在很煩躁。

他知道只要自己裝個神棍的模樣出來,靠著後世的東西就能獲取無數的好處。

可那是神棍!

古往今來的神棍有幾個有好下場的?

神棍多半都是得意一時,可沈安要的是長盛不衰。

一旦被認為是得道高人,沈安以後的路大抵就被固定住了。

那樣的日子是什麼?

每日被人用敬畏的目光看著,可卻不能去做實務,因為你是高人啊!

誰見過高人在朝堂上和人爭吵,甚至是暴打同僚的?

誰見過高人說要領軍北上,恢復幽燕的?

難道就安安靜靜的站在朝堂的一角,每天木然的看著歷史繼續推進,聽著草原來的馬蹄聲越逼越近,長刀在頭頂上閃光……

沈安打個寒顫!

他搖搖頭,堅定的搖搖頭。

這日子沒法過了啊!

他想起了自己在宋遼邊境那條河邊的話。

漢兒當有大丈夫!

「把人都叫來。」

稍後沈家人全都來了,包括周都督也站在前院。

沈安抱著果果站在前廳的台階上,說道:「所謂的飛升,那得再等一千年以後,明白嗎?」

「一千年以後?」

庄老實的眼中多了神彩,說道:「郎君,那小人這裡一代一代的跟著沈家,一千年以後也能飛升嗎?」

你們別糾結飛升了行不行?

沈安覺得自己要瘋了。

一千年後飛升,那是因為有了飛機,大伙兒有錢就能飛升。甚至你要是發達了,膽子也大,還能花錢坐飛船去太空中遨遊一圈。

他知道自己現在只要說一句行,那麼以後這些僕役大抵就和家奴一般的忠心。

可我不想弄一群愚昧的家奴出來啊!

沈安有些惋惜,但卻淡淡的道:「一千年以後,骨頭都朽了,還飛升到哪去?」

一群人獃獃的站在那裡,看著沈安牽馬出來,然後出門。

沈安一路到了郡王府外,門子一見他就喜道:「沈待詔,小郎君剛才得了郡王的賞呢!」

沈安下馬,隨口問道:「去通報一聲,就說我求見郡王。」

門子沖著他笑了笑,然後說道:「沈待詔說哪裡話,郡王剛才說了,以後您來了只管進去,誰敢要通報就打斷他的腿!」

那個老流氓!

沈安一臉黑線的進了郡王府,然後被領著去了趙允讓那邊。

冬天的郡王府沒啥值得觀賞的,幾個小丫頭在邊上嬉戲,見沈安來了就驚呼一聲,然後往後面跑了。

「這些都是郡王府的小娘子們,和貴府的小娘子經常玩耍。」

邊上的僕役輕聲說著,沈安微微點頭,前方就是趙允讓的地方。

「這個鈴鐺你確定就是舍慧真人的?」

趙允讓拿著小鈴鐺,目視著趙仲鍼。

邊上坐著十餘人,都是趙宗實的兄弟子侄。

趙仲鍼站在前方,抬頭道:「翁翁,孫兒親眼所見。安北兄豁達,說我更需要這等東西來鎮壓邪祟,所以……」

「好一個少年啊!」

趙允讓斜靠在榻上,左手拿著鈴鐺,問道:「他真是道法高深?」

他的聲音中多了些不明的味道,好像是惋惜。

你就算是能白日飛升,在百官的眼中也只是個禍害,誘導君王不顧朝政,只想修仙的禍害。

這就是世俗界對方外的看法。

除非你能帶著大家一起飛升,長生不老,否則你還是哪來的回哪去吧。

趙仲鍼點點頭道:「舍慧真人說的。」

趙允讓就更惋惜了,他把鈴鐺小心翼翼的放在邊上,然後看了子孫們一眼,正色道:「沈安若是想走這條道,富貴倒是有了,可以後的宦途卻也艱難了。」

有個兒子面露喜色的道:「爹爹,那咱們家可就有了個真人好友了!」

「放屁!」

趙允讓怒道:「真人真人,那有何用?」

說著他劈手就把茶杯扔了過去。

呯!

那兒子被熱茶濺了一身,趕緊起身請罪。

沈安進來時正好看到了這一幕,他尷尬的道:「這是聚會呢!那我先避一避。」

瞬間室內的趙家人全都盯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