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喪失樂園 >64 前一天(2)

64 前一天(2) (1/2)

小說名稱《喪失樂園》 作者:BCream  更新時間:2019-02-11 19:53  字數:3342

緝毒隊隊長李隊表情都擰在了一起,已經地中海的頭皮因為面部誇張的表情都出現了褶皺,他猛的推開自己辦公室的玻璃門,狠攥著手中剛批閱過的報告,怒喊道:「沈雲!你給我進來!」

底氣十足的怒吼讓半層樓都安靜了下來,坐在不遠處的沈雲自然聽見了,深吸口氣站起身,在眾人注視的目光中走進李隊的辦公室。

「李隊。」

「這是什麼?你要幹什麼?你到底想幹什麼?啊!想弄死我么?想你就直說!直說!」李隊手上的報告已經被他捏變了形,他不住的來回揮舞著,最終在話音落地瞬間扔在了沈雲臉上。

沈雲撿起掉在地上的報告,這是她半個時前上交的報告,是關於明日行動的。

李隊咬著牙根做著深呼吸,儘力平復著情緒:「你說明天猴子會有動作,所以你們隊不參與明天的安保工作,我批了。你說你們隊人太少,讓我再給調人,我也准了。我甚至將方軍都調給你了。

為什麼?因為咱們是緝毒警察,咱們要做的是緝毒,就算其他人怎麼說,就算警督再怎麼跟我談話,我都扛著了,我都讓你放手去做。

但我們不是謀權勢力,不是反動組織!!這他媽柯震都出面的事情是你我能插手的么?你後台是不是特硬?啊!你是不是姓夏?我他媽問你,你是不是姓夏!」

沈雲沒有作聲,她知道自己這個要求有多…勉強。就算是她,在接到錢宏光電話時也著實想罵街了。不過,事實就是事實,在他們不去搜查喪屍酒吧的兩天後,柯震就親自前往,僅這一點,就已經說明了很多事情。

柯家和北龍城毒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而作為緝毒警察的她,沒辦法坐視不理。

「是不是半個月前起訴柯家的事兒讓你覺得你有本事扳倒柯家了?是不是打算弄個沈家讓我們叫叫?問你是不是?!」

李隊長達十數分鐘的叫囂讓屋外的人都心驚膽戰,終於在罵累了的時候,李隊坐了下來。閉目深深的做了幾個呼吸,聲音總算是放正常的說道:「沈雲,你這人就是太認真了。我跟你說過無數次,咱們能做的事情不多,尤其是在面對這些龐然大物的時候。

這次的事情就這樣吧,明天你帶著人也參加安保工作吧。你出去吧。」

「李隊。」站在原地的沈雲平靜的看著疲憊感尤重的李隊。

「你說的我都明白,我也知道我們做的事情很有限。但同樣你也說了,我們是緝毒警察,保障北龍城不被毒品侵蝕是我們的使命…」

李隊拿茶缸的手都在不住的抖,盯著一臉正義凌然的沈雲他一個字都憋不出來。

「半個月前的事情難道不是一個信號么?難道不是在告訴我們,不論是誰販毒都將受到嚴懲么?您也說了,柯家是龐然大物,像是這樣的龐然大物如若真的開始販毒,那他荼毒的就是整個夏龍國啊!不說我們是緝毒警察,就算只是普通民眾,對毒害自己祖國的人,難道要坐視不理么?」

捂著心口位置的李隊呼吸都在抖,道理誰不會說啊?誰都想拯救世界當英雄,關鍵誰願意當炮灰啊?憑什麼啊?

「李隊…」看著臉色鐵青的李隊,沈雲試探性的叫了叫。

「你要以天下為己任,沒人攔著你。」嘆口氣,睜開眼皮看著沈雲,「但沈雲啊,你也知道你要面對的是什麼人。我攔不住你去送死,同樣的,你也攔不住別人求活。」

咬了咬腮幫,沈雲明白李隊什麼意思。她決定上報給李隊也是為此,畢竟如果真的有什麼問題,牽連的是整個緝毒大隊,她不能讓他們不明不白的受牽連。

「我知道…我等下就跟他們說清楚。」有些猶豫的繼續說道,「然後…我就提交辭呈。」

「嗯…你出去吧。」

「是,李隊。」

……

透過嶄亮的玻璃窗,光線毫無阻礙的照射進室內,房間內典雅的陳設染上光輝,美的如同畫面一般。

輕啟的房門將光線的角度改變,順便帶來了一些生的氣息。

「呵呵,看你穿著真想不到,你品味還不錯?」

「這話我可不愛聽。」對應戲虐男聲回答的是一個稚嫩的男童聲,他巧的身子先一步踏進房間,給身後剛說話的男人讓開了道路。

兩人相繼落座,美感橫生的外貌,給房間內靜態的美,添加了不少鮮活的感覺。

「上回見你還是在索迪洛吧?」結果靈兒遞來的酒水,溫笑笑說道。

將自己放在沙發里,靈兒翻翻白眼:「少說那沒用的,今兒我可沒功夫跟你敘舊。」

「呵呵,是是是,那非要今兒見我幹嘛?」

「柯家d4是你做的?」

「我說不是你信么?」

「信。」

「那就不是我做的。」

「你沒參與?」

「參與了。」

「你!」靈兒氣的直喘氣,「為什麼非要現在動作?我以為你跟夏家已經達成共識了啊?!你非要讓我姥姥來治你?」

溫無奈的聳聳肩:「這跟我沒什麼關係,我就是幫了幾個忙…」

「那是誰做的。」

面露難色眨眨眼,溫沒有作聲。

「柯霖?」

撇撇嘴,溫滿臉都寫著:我可沒說啊,你自己猜的。

「柯家的少爺也真是能折騰。」靈兒輕抿一口杯中水,「他把人弄哪去了?」頓了頓,心下翻個白眼,「算了,問你等於白問。」

「你姥姥是前天回來的吧?你見過了么?」蠻不在意的的翹起二郎腿,帶著幾分幸災樂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