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之修羅歸來 >第一五零章 一刀兩斷!

第一五零章 一刀兩斷! (1/2)

小說名稱《重生之修羅歸來》 作者:琅琊一號  更新時間:2019-01-12 16:01  字數:3995

?????當這一道來自修羅地獄的刺骨寒冷聲幽幽響徹在大廳內的剎那,所有郭家的臉色全都變了,尤其是當他們看到裴君臨那一雙燃燒著森冷火苗的雙眸時,更是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極寒大恐懼。

那是一雙根本不屬於人類的眼睛,而是魔鬼,只是一眼就會讓人全身入墜冰窖,連血液都彷彿被凍住,一動不動!

轟隆!

高台上,裴君臨一步邁出,似驚濤駭浪的恐怖氣勢剎那間爆發,下方原本神色驚恐的郭家人,立刻化成一個個狂風大浪中的可憐蟲子,慘叫聲先後響起,一個個被那恐怖的氣勢,衝擊的倒飛而出,結結實實摔在堅硬的地面和牆壁上。

桌椅凳子四處亂飛,碎裂一地!

「君臨,快住手!」

焦急的驚呼聲響起,一直顫抖著身體的郭詩涵猛地大聲喊道,一張面孔上充滿了焦急。

雖然郭家人對她不仁不義,可她卻不能忘恩負義,畢竟她的身體里留著郭家人的血,怎麼能眼睜睜看到自己的親人被自己的兒子殺死,這種自相殘殺的結果是她怎麼也無法接受的。

憤怒中的裴君臨聽到母親的焦急聲,終於收斂了身上恐怖的氣勢,其實他也早就知道郭家人是他沒法動手的角色,可不殺卻並未代表著不能懲治。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郭家人如此不仁不義在先,遭受一些皮肉之苦,絕對是再正常不過!

等到裴君臨收斂身上的恐怖氣勢時,只見寬敞的大廳里,滿目狼藉,一個個郭家人,東一個西一個倒在地上,一個個鼻青臉腫,不少人甚至嘴角都往外滲著血跡,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內傷。

郭振華、郭劍鋒、郭劍軍、郭詩涵……等等,都是滿身的狼狽,臉色發白,眼神中帶著難以掩飾的大恐懼,似乎剛剛從鬼門關繞了一圈,驚魂未定。

直到這一刻,郭家人終於意識到,他們和裴君臨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他們之中不凡許多宗師強者,實力最強的人當屬郭振華,已經是一名宗師七品的強者。

可即便如此,依舊擋不住裴君臨一個簡簡單單的氣勢衝擊波,由此可見裴君臨的強大和恐怖。

只是,很快不少郭家人的臉色就徹底變了,那是一種惱羞成怒的極致。

不為別的,就因為他們這裡的所有人,都幾乎是裴君臨的長輩,不是外公就是舅舅,亦或者小姨什麼的,裴君臨作為一個晚輩,竟然敢對他們動手,這簡直就是違反了人倫常綱,大不孝!

就算是裴君臨再強大又如何,依舊是他們的晚輩!

「裴君臨,你這個大不孝子,你……你竟敢連你外公都敢動手?」

憤怒至極的聲音突然響起,郭劍鋒一臉是血的從遠處地面上爬起來,神色充滿猙獰,他也是吃定了裴君臨作為晚輩,是不敢殺他的,所以毫無畏懼。

「郭詩韻,你看看你養的好兒子,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我郭家不認你青州裴家的人了吧!如此豺狼之心,若是讓你們進了我郭家的門,豈不是要將整個郭家捅個底朝天!」

高台上站著的郭詩韻臉色立刻就變了,裴東來也氣得全身發抖,見過無恥的,沒有見過這無恥的,這倒打一耙的本領早已經爐火純青!

「就是啊!郭詩韻,你再怎麼說也是我郭家的人,即便遠嫁青州,可這體內流淌著我郭家的血液是這一輩子都不會變的,你豈能任由你兒子如此胡作非為?!」

又有一個人尖叫起來,她是郭詩涵,此刻的她滿臉淤青,頭破血流,樣子十分狼狽。

「郭詩韻,我告訴你,今天你兒子絕對是闖下了滔天大禍了!不給我們一個合適的交待,我們所有人就呆在這裡不走了!」

郭劍軍也站出身來,滿臉憤怒,大聲呵斥。

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這青州裴家人中,就要數郭詩韻最好欺負,所以郭家人非常一致的集體對郭詩韻施壓。

「詩韻,即便我郭家之前真的有對不起你的地方,你也不能縱容你兒子這樣啊!我……我可是你的親生父親,這都多大年紀了,竟然還會遭受如此巨大的羞辱,你這……讓我這糟老頭子日後還怎麼活呀!」

最後,郭振華用力跺著龍頭拐杖,老淚縱橫,不清楚的人還會以為裴家人多麼的霸道驕橫呢,連親外公都這樣對待。

「爸……你……你怎麼也和他們一個樣……」

郭詩韻早已經淚流滿面,嬌軀顫抖著看著下方一個個親人,對她萬夫所指,一雙眼眸深處流露出一抹濃濃的絕望,那是徹徹底底傷透了心。

如果說二十多年前那是氣憤她的任性,那麼現在這都二十多年過去了,郭家的人不僅沒有任何變化,反而愈發的變本加厲,這就是她己身的問題了!

到底是什麼原因致使她,三番五次被自己的親人傷害……

郭詩韻絕望的同時,忍不住反思!

「無恥啊!郭家人,你們真是太無恥了!」

看著身邊妻子淚流滿面,裴東來同樣氣得全身顫抖,一個男人如果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何曾不是代表著一個男人的無能!

「早在二十多年前,詩韻她已經被你們驅逐出郭家,名字也從族譜中剔除,所以代表著和你們郭家再無任何關係!」

「現如今我們裴家發達了,你們郭家人卻恬不知恥的找上門來,一口一個詩韻喊著,一口一個郭家的血脈,施加壓力於這麼一個柔弱女子身上!」

「我就想問你們郭家人一句話,你們這麼做,不覺得良心再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