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都市言情小說 >甜妻辣愛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男一女一喜一悲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男一女一喜一悲 (1/2)

小說名稱《甜妻辣愛》 作者:安北陌  更新時間:2019-01-13 13:13  字數:3572

藉助賀茜的關係,樂嘉容和陸季雲第二天去拜訪了她的父母,並沉痛的告知了她的死訊。

「她早就該死了,活著也是丟人現眼,死了正好,早死早托生。」老父一臉的厭惡,橫眉豎目的控訴他的種種不滿,「要不是她,我也不會成為街坊鄰里的笑柄。好好的戀愛不談,好好的男人不嫁,上杆子的要去當三,還鬧的滿城皆知,我積累了半生的清譽被她毀的徹底,真的是家門不幸啊。」

樂嘉容知道他們心中有怨氣,但是人死如燈滅,就算生前做了多少讓他們不滿意的心情,可是現在她僵硬的躺在冷冰冰的太平間里,前塵往事都可以隨風飄散了。這個時候再談這些,未免小氣。

「你們不必多說了,你們的來意我們已經了解了,我和老頭子是不會去的,也不會提起上訴。早在之前,我們斷絕關係的時候,我就明確的說過,就算以後她是生是死都和我們沒有關係,這也是她點頭承認的。」一直沉默的女人張口又給他們潑了一盆冷水,「你們走吧,我們累了,想休息了。」

樂嘉容瞠目結舌的看著一臉冷漠的夫妻倆,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就算是有天大的愁天大的怨,現在已經陰陽相隔了,去看她最後一眼,做個臨終決絕,他們竟然都不願意。不管過去如何,這可是他們的親生女兒啊,到底是有多狠的心,才能做到這樣的無動於衷。

「我竟不知道,你的面子竟然比你的孩子還要重要。」她怒從膽邊生,氣沖沖的說,「現在她已經死了,死了!天大的事情也可以翻篇了。你們的心是石頭長得么,怎麼可以這麼無情。」

「這位小姐,你現在站的是我家的地,你知道我們家發生過什麼事情么,你有什麼資格指責我們。肯讓你們進屋,已經是最大的禮貌了,別逼我們做一些不禮貌的事情。你要說的事情說完了吧,現在請你離開。」女人打開門,強硬的把樂嘉容往門外拉,「趕緊走,別再讓我看見你。」

房門在她的面前重重的關上了,被狠狠劃破的空氣凜冽且尖銳,差點擦傷她的鼻子。樂嘉容怒不可遏的看著緊閉的房門,上前就準備拍門,決定再和他們理論一番,爭他個真理出來!

「簡直太過分了,這世上怎麼有這麼冷血的父母,真的是毀了我的三觀!」

陸季雲拉住她的手,無聲的搖搖頭。他指了指大門,然後率先附耳貼在門上。於是乎,衣著光鮮的兩人像是小賊一樣,光明正大的偷聽起牆角來了。

兩老住的是老舊的小區,房子的隔音效果著實不怎麼好,他們清楚的聽見剛才和凶神惡煞的女人此刻在屋子裡哭哭啼啼的,男人則罵罵咧咧的說著方言,樂嘉容聽不太懂,但從語氣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好話。不多會兒,剛才還同仇敵愾的兩人就翻臉不認人了,竟然吵架了。

「現在是鬧哪樣啊,這兩個人怎麼吵起來了?」樂嘉容瞠目結舌的看著陸季雲,汪汪水眸因為憤怒堆聚了橫七豎八的紅血絲。

陸季雲聳了聳肩,盡職的充當了翻譯,「剛才男人罵女人教育無方,怪她教出來這麼一個無恥的閨女。女人說,子不教父之過,不能把責任全怪在她的身上。然後兩個人就吵起來了。」

「這你都聽的懂。」樂嘉容一臉崇拜的看著他,那些話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外星語,真的是一句話都聽不懂啊。

「他們實在不願意去,我們也不能強人所難。走吧,我們去見她最後一面吧。」

這種事情平常人是不願意接手的,更何況現在陸季雲都自顧不暇了,陸夫人反擊的手段也是越來越激烈。可是他知道,按照樂嘉容的性子,她定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她就這麼橫屍太平間。

所有的調查取證已經完成,陸季雲和樂嘉容見了她最後一面,然後捧著她的骨灰找到了一個風景還不錯的陵園,將她這悲哀黑暗的一生定格在一方小天地里。

「前塵往事,緣起緣滅,只願來生,你能遇到一個對的人,過簡單快樂的一生。」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埋頭撲進工作裡面,資源客戶一個個的流失,讓厲大海恨得咬牙切齒。

「媽的,這些牆頭草!」

陸季雲輕飄飄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問,「吳氏的事情談的怎麼樣了。」

「那邊有合作的意圖,我正在準備最後一輪談判的資料。」

「好,最後一輪,我去談。」

厲大海驚訝的張大了眼睛,「你確定?」

「怎麼,不相信我?」

厲大海頭搖的像個撥浪鼓一樣,「怎麼可能,你要是肯去商談,那是最好不過的了。我要是連你都不相信,那我還能相信誰呢。」

「廢話少說,資料做好拿來給我看看。」

「收到。」厲大海一溜煙的跑了,邊跑邊說,「談成了,別忘了我的獎金。」

這嗜錢如命的男人,真不知道他現在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要那麼多錢做什麼。

財務總監一臉苦逼的坐在陸季雲的對面,苦兮兮的說,「陸董,咱們窮的都快揭不開鍋了。」

「給我三天時間。」

「好,我相信你。」對於自家年輕的上司,他總是無條件的信服的。

剛打發走財務總監,人事總監又來了,他也是皺著一張苦瓜臉,坐在了陸季雲的對面。

陸季雲有些頭疼的看著他,啞著嗓子說,「你這兒又是什麼問題啊。」

「我這問題大了去了,求職的人突然間變多了,你說這是什麼情況?」

陸季雲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