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喜上眉頭 >144 山雞為禮

144 山雞為禮 (1/1)

小說名稱《喜上眉頭》 作者:非10  更新時間:2019-01-11 03:25  字數:2624

阿荔隱約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該不會又是夜探大永昌寺後山那樣刺激的事情吧?

午後,京郊外蟬鳴聲此起伏彼。

張眉壽同蒼鹿坐在回城的馬車裡,阿荔手中打著扇,卻依舊驅散不了馬車中的悶熱。

蒼鹿身上的薄衫已近被汗水濕透,張眉壽也不時拿帕子擦著汗珠。

在一旁舉著扇子的阿荔更不必提,早已熱得面紅耳赤。

本就是酷暑當季,京城又逢久旱,一月余都未能等到一滴雨水。眼下即使已快近了七月,灼熱仍絲毫不曾減退。

張眉壽幾人委實熱得厲害,唯有讓車夫尋了一處涼快些的地方,臨時停下馬車歇腳乘涼。

此處柳蔭成片,緊挨著一條溪流,微風吹來,確有幾分涼爽。

阿荔拿帕子墊在溪邊平整的巨石上,讓張眉壽和蒼鹿坐下乘涼。

阿荔另又去溪邊拿溪水濕了帕子,張眉壽接過,擦了手和臉,帕子清涼,總算紓解了幾分暑氣。

蒼鹿將水壺遞向她。

「蓁蓁,當真不必在意,你再這般鬱結,倒是讓我心生愧疚了。」他笑著對張眉壽說道。

「我何時鬱結了」張眉壽不願承認。

她今日帶著阿鹿去莊子里見苗姨娘,是想讓苗姨娘幫著瞧一瞧阿鹿的眼睛可治得,可苗姨娘卻也沒有半點法子。

雖說苗姨娘暗下悄悄與她言,她最擅使毒,於醫道之上並算不上個中翹楚,可這話聽來總像是在有意安慰。

「我豈會不知你。」蒼鹿笑著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

張眉壽轉過頭去瞧他,見小小的少年一身緋紅長衫,墨發束於腦後,腮邊掛著晶瑩的汗水,笑言間露出一排雪白好看的牙齒,那雙眼睛裡彷彿也在燁燁生光。

張眉壽不自覺地便想跟著他笑,心間莫名也輕快了許多。

來日方長,天下之大,總會有辦法的。

二人說話間,忽聽得一陣不急不緩的馬蹄聲入耳,兼以少年們說笑的聲音。

「咱們便在此處歇一歇腳吧!」

「也好,停下喝口水。」

阿荔下意識地轉頭看去,只見是一群錦衣華服的小少年們各從馬背上翻身而下,將韁繩丟給小廝。

那些少年裡,上到十五六歲的,下到七八歲稚齡皆有,可打眼一瞧,其中多半都是京中有名的紈絝子弟。

緊接著,又有幾名女孩子從馬車裡下來,個個熱得臉色通紅,其中一個便是蔣令儀。

「今日委實燥熱地很,本不是個出門狩獵的好時候可徐二公子當真出手不凡,一連獵了兩隻野兔。」有少年人奉承地說道。

「徐二公子如此年幼便箭法超群,假以時日必成大器。」

而此時,人群中的徐永寧已然看到了坐在溪邊歇腳的張眉壽和蒼鹿。

徐永寧笑著走了過來。

張眉壽見狀,便起身與他行禮。

「張姑娘和蒼公子也在此歇腳?倒是巧了。」徐永寧語氣帶笑。

近來常聽妹妹在耳邊誇張家三姑娘,他耳朵都要起繭子了。

但自那日瞧見張眉壽徒手制住了青蛇之後,他莫名也覺得這小姑娘有些與眾不同,事後越想竟越覺得可愛。

他大約是病了,才會覺得徒手制蛇是一件可愛的事情吧

想到此處,徐永寧又有些想笑。

「徐二公子是與人結伴狩獵去了?」張眉壽看見他身後隨從提著的竹籠里,卧著兩隻一大一小的灰毛兔子。

徐永寧眼底藏著幾分自得,見她看那隻兔子,立即便道:「對,這兩隻兔子是我獵來的,受了些輕傷而已,你若喜歡,便拿去好了。」

跟著走來的蔣令儀臉色一滯。

她方才還說小兔子招人喜歡呢,怎沒聽他要送給自己?

不過她也不稀罕便是了。

蔣令儀下意識地看向一旁坐著的藍袍小少年。

「不必了。」張眉壽笑著推辭道:「我不愛吃兔肉。」

徐永寧臉上笑意凝住,彷彿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回答一般,瞪大了眼睛。

誰讓她拿回去吃啦?

女孩子看到毛茸茸的小動物,不是都想著帶回去養才對嗎?

蔣令儀嘴角亦是狠狠一抽。

身著束袖藍袍的小少年發出了低低的笑聲。

張眉壽循聲望去,這才瞧見那人竟是祝又樘

再看他身邊的隨從,手中亦提著竹籠,那籠子里卻是一隻七彩山雞。

察覺到她的視線,祝又樘也坦坦蕩蕩地看過去,笑著與她對視。

又見她盯著清羽手中的籠子瞧,不由笑著打趣道:「莫不是張姑娘覺得我獵來的東西能好吃一些?」

這話突然,張眉壽怔然間,一時竟不知要如何接。

這廝不僅與一群紈絝子弟廝混到了一起,竟還越發喜歡拿孩子來逗趣了。

徐永寧已經笑了起來。

蔣令儀也跟著拿扇子掩唇,眼底卻無半分笑意。

此時,忽有一名小廝跑了過來。

那小廝臉色焦急,在徐永寧耳邊說了兩句話,徐永寧便立即變了臉色。

「我家中有事,便先行一步了!」他朝著張眉壽祝又樘等人匆匆一禮,便帶著隨從離去了。

想到自己的意外發現,張眉壽心中有所預感。

徐永寧走後,其他人喝罷了水,也逐漸三五結伴地離去了。

同乘的兩名小姑娘也出言要回去,蔣令儀雖內心不願,卻也別無他法,唯有跟著上了馬車。

張眉壽朝著祝又樘的方向福了一禮之後,遂也與蒼鹿一道朝著馬車走去。

而她這廂剛在馬車裡坐下,那邊便聽得有人在馬車外說道:「我家公子說,這隻山雞讓張姑娘帶回去吃,加了枸杞紅棗熬湯或紅燜,都甚好。」

清羽不知道自己作為太子殿下的貼身侍衛,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說這樣的話。

不過自從上一次在關雎園內,他面對獅子之時,忽然昏倒之後,他的人生已經發生了巨變。

他起初懷疑自己是中了什麼毒,可太醫卻什麼都診不出來。

他因此真的絕望了很久。

從那日里起,整個東宮裡的侍衛太監見到了他,都會在背後說上一句看,就是他,被獅子嚇昏了。

現如今,在東宮裡別說是立威,就是立足,於他而言都成了難事。

所以,眼下在姑娘馬車前送只山雞還教她怎麼吃,已經激不起他太多的羞恥心了。

「替我多謝你家公子好意,我心領了。」張眉壽訝然之餘,下意識地便婉拒。

「張姑娘客氣了。」

清羽答罷,便將竹籠放在了車夫身邊的轅座之上,而後轉身便走。

車夫一頭霧水。

心領的意思,不就是不要嗎?

「且等等!」車夫連忙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