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修道紅塵間 >第290章 奇門遁甲現世(求訂閱!求月票

第290章 奇門遁甲現世(求訂閱!求月票 (1/1)

小說名稱《修道紅塵間》 作者:勝為王  更新時間:2019-01-12 14:51  字數:2846

「道友,你這次總可以告訴貧道,怎麼想到對付日游神的吧。」

經過近一個月的休養,恆空已經可以走路。多處骨折,大多已經癒合。出了山海關,越過黃河,兩個人也不著急趕路,邊走邊探討道法。

說到道法,恆空想起當初張道然對付日游神的道術還有陣法。隱隱感覺張道然有所藏私,心中感慨不已。自古以來,師授以徒,尚有所保留,恆空與張道然算得上是好朋友,有所藏私,也是屬於師門之密。

看了恆空一眼,張道然臉色肅然:「道友心中已經產生一種疏遠,不是貧道事先不告訴道友。」張道然神思飄忽,微微沉默:「對付日游神的辦法,來源於日游神本身。」

「日游神本身?」

恆空低下頭呢喃一句,似有所悟。

「道友已經明白了,貧道當初拘拿日游神幾道分身,從日游神幾道分身之中,洞悉日游神本身的強大之處,還有日游神的本身缺陷之處。而那兩種陣法,就是貧道從日游神分身之中得到的訊息所領悟。」

張道然臉上浮現一絲絲笑意:「道友無心之失,讓日游神心神處於極度防備,貧道才有機會短時間內布成陣法。而最後那兩句箴言,真是與陣法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貧道給道友的《上清符寶錄》,其中蘊含萬千道法道術神通。道友若是能夠領悟其中真意,道法術法自然而然形成於心中。」張道然腳步微停,看向遠處的一座道觀,兩道熟悉的身影,皺了皺眉說道:「道法術法自己領悟而來才能千變萬化,別人傳授終究難解深意。」

恆空點了點頭,這句話的意思恆空自然明白。順著張道然的目光看去,兩個熟悉的身影進入一處道觀:「一方師侄,陸貞師侄?」

張道然眉頭舒展,臉上浮現一絲笑意:「這兩個孽障,雖然出於好心,維護師尊尊嚴。卻忘記修道者之間鬥法說法,本就已經道心失衡。道法不講而宣,術法不言而顯,兩個孽障,自以為聰明,其實暗中有人算計...」

「這處道觀觀主,本是一個普通道修。貧道路過幾次,進入道觀盤桓,並沒有發現有什麼特殊之處。」恆空臉色古怪:「道觀中僅有師徒兩人,除此之外再無他人。貧道自認為不會看錯,這師徒二人靈脈尚沒有開靈......」

恆空臉色有些敬重之色:「道顛觀觀主,玉璣子道友道法高深,身兼佛道兩門之經法,時常能夠給貧道一些感觸。」

張道然雙眼閃過一絲亮光:「道友何不自己看看,道顛觀恐怕是被人鳩佔鵲巢了...」

「鳩佔鵲巢?」

恆空眼中寒光一閃:「道友,不說玉璣子道友與貧道相交甚篤,一方師侄還有陸貞師侄現如今已經進入道顛觀,與他們鬥法,貧道與道友也不能坐視不理。」

點了點頭,張道然與恆空身影一晃,到了道顛觀門外。

道顛觀佔地不多,只有幾間房間,一座小院。硃紅色的大門已經脫漆,有著風雨留下的歲月痕迹。站在道觀門前,就可以看到院子內的一切。院子中栽了一些花草,一株梧桐。

梧桐樹下,張一方與陸貞背對著道觀大門,一位年逾花甲的老道,捻須而笑,看著一位年輕道士畫符。遠處,一位年逾古稀之齡的老道士還有一位三十餘歲的道士,看著這一切滿臉無奈。

恆空剛要踏步走進道顛觀,張道然伸手攔住搖了搖頭。

恆空微微一愣,有些不解。張道然微微一笑,依舊搖了搖頭。

張道然並沒有要進入道顛觀的想法,恆空本以為事關張道然的弟子,張道然會現身進入道觀。

「道友難道是想磨礪一下一方師侄?」恆空如此猜想。

站在道觀外面,張道然與恆空沒有說話。道觀中一陣寂靜之後,那個畫符的年輕道士收筆起身:「貧道這枚符籙,名為幻心符,隨心所欲,變化萬千。」

說著,手中符籙放在掌心輕輕一吹,符籙飄向空中,一陣白煙閃過,符籙消失不見,一隻百靈鳥,圍著年輕道士鳴叫著。

道觀中玉璣子師徒嘆息一聲,低頭垂目,心中暗暗想到:「只有張真人或者恆空道友到來,才能夠化解此法吧。」

年逾花甲的老道士,捻須而笑的手掌放了下來,臉上笑容不變:「青山道法又有進步了。」

年輕的道士叫青山,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的笑容,回身微微一禮:「弟子最近有些感悟而已,還是師傅教導的好。」

張一方眉頭一皺,咧嘴一笑,阻止要說話的陸貞,抬起一隻手:「不過區區障眼法罷了,如果道友道術再高深一些,貧道或許沒有辦法,現在嘛...」

青山輕笑不語,年逾花甲的老道士,臉上笑容不變。誰都知道這種道術,是一種障眼法,被張一方叫破,兩人也不以為意。

「這道法說是道術道法也不為過,不過是糅合了奇門遁甲與道法道術結合而成。想要破解此法,不單單是懂得道術道法就可以。」

年逾花甲的老道士,臉上帶著傲然:「可惜,奇門遁甲一分為二,師兄所在的奇門已經失傳,而老道所在的遁甲門,尚有傳承。想要破解此法,或許你的師尊張真人能夠......」

「幕明道長想要再這裡開立宗壇,分開分觀,貧道等人自然無權干涉道長。道長自從南方閔省,所到之處宣揚遁甲門貧道也不會幹涉。只是道長弘揚遁甲門,貶低家師之名,往日無怨,近日無仇,道長需要像我三清觀道歉,向天下人說明。」看著圍繞著青山鳴叫的百靈鳥,張一方笑道:「此乃小道爾,破之何難?」

伸出雙手,結成符印,張一方深吸一口氣,輕輕一推。符印猶如閃電,百靈鳥雖在飛行,速度卻不快,轉瞬間符印包裹住百靈鳥,一陣青煙飄過,百靈鳥消失不見,留下飄飄飛灰而落。

瞳孔微縮,青山看了眼依舊臉色淡然的師傅,這才放下心來:「道友道法果然了得,是貧道小瞧了道友。那麼接下來,看看道友之法吧......」

「幕明道長,青山道友,你我雙方算上今日,已經鬥法三次。前兩次互有勝負,現如今道友之法貧道已經破解,接下來貧道施法,道友如果不能破解,就需要去我三清觀道歉,向天下道門說清楚......」張一方臉色淡然,看著臉色微變的師徒二人,忽然笑了:「奇門遁甲兩門,奇門更為接近道術,而遁甲專註於術法機關還有陣法。是以,貧道打算布下一陣,如果兩位道友能夠從貧道布下的陣法中走出,貧道就會認輸......」

「陣法?」

幕明道長師徒對視一眼,幕明道長眼眸之中流露出一絲輕鬆:「道友,請布陣吧...」

青山也是滿臉喜色,奇門遁甲之術,最讓遁甲門引以為傲的就是陣法。張一方布下陣法,無非就是陰陽五行,諸天星辰,很容易就能破解。

「道觀之中不宜布下陣法,貧道師姐在這裡與道友一起等待,貧道到道觀外布下陣法。」

抱了抱拳,張一方向道觀外走去,轉身的剎那,臉上帶著一絲玩味。

「道友,走吧...一方這小滑頭,這對師徒有的苦頭吃了。」在恆空疑惑的眼神中,張道然身影一晃,直接消失不見。看著即將走出道觀的張一方,恆空明白,張道然不想要張一方知道他們來過,身影一晃也消失不見。

只是奇門遁甲兩門,些許疑惑縈繞兩人心頭:「奇門遁甲,也出世了?」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