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清穿之王爺請跪好 >第173章 入了狼窩

第173章 入了狼窩 (1/1)

小說名稱《清穿之王爺請跪好》 作者:儂歲好  更新時間:2019-01-13 11:28  字數:2597

?????「這位就是夫人的幼女和悅?抬起頭讓哀家瞧瞧。」

直接被點名,和悅愣了下,伊爾根覺羅氏握了握她的手,和悅才緩緩抬頭。

面前的太后看起來五十多歲的模樣,保養得極好,不過於顯老態,精神也極好,目光炯炯有神,犀利無比。

四目相對,見和悅絲毫不露怯,雖年紀小,卻目光清澈大膽,太后滿意點頭,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褪去了些許威嚴,平添了幾分慈祥。

「模樣不錯,性子也不錯,平時都讀些什麼書?」太后和藹地問。

和悅懵懵的,心裏面暗忖,這是什麼個鬼?

但還是順著答了,隨便挑了幾本閑時看過的還過得去的書,雖也是四書五經,卻到底比那些《烈女傳》什麼的要好一些。

太后點頭,接下來沒再問什麼,又和伊爾根覺羅氏說了些閑話,就說累了,放她們走了。

出了宮門,坐上馬車,和悅依舊懵然不知所以,側頭看額娘,見她正擰著眉思索,面色憂慮。

「額娘,您在想什麼?」

伊爾根覺羅氏回神,迎上女兒清澈不解的目光,安慰地笑了笑:「沒什麼。」

沒什麼才有鬼了!

和悅總覺得太后忽然傳召不會無的放矢,只是不知太后究竟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她這腦子實在是猜不透。

猜不透便不想了,反正看太后也沒為難她們,那就不是什麼壞事。

原本只是一件無關緊要的事,和悅並未放在心上,誰知下午阿瑪回府沒多久,宮裡的聖旨便到了。

伊爾根覺羅氏和丈夫正在屋裡說話,因為她總覺得太后今日傳她們進宮後的態度都透著一個意思,她心裏面不安,想和丈夫商量一下。

還未說話,聽到聖旨到,心裡咯噔一跳,卻見丈夫神態自若,眉頭一緊:「你知道?」

馬爾漢苦笑,忙安慰妻子:「不必擔心,今日出宮前皇上召了我去,我大概心裡有譜了,先不說了,迎聖旨去。」

伊爾根覺羅氏沉著臉,直覺心裡隱憂成了現實,見丈夫轉眼笑呵呵的,彷彿來了天大的喜事,無奈一嘆,匆匆換了吉服和丈夫去了前院花廳接旨。

和悅和阿瑪額娘跪在地上,聽著旨意的內容,腦子裡嗡嗡作響,半晌未緩過神來。

皇十三子福晉?

一年後完婚?!

這他-媽什麼鬼?!

要不要這麼搞她啊?

她才多大?這選秀都還沒選呢,突然告訴她被賜婚了,還是十三阿哥。

她都做好準備當那什麼十阿哥側福晉了,卻突然來個神轉折。

和悅也不知自己是什麼心情。

雖然驚訝,不可置信,卻很快淡定了下來。

真奇怪,心裏面反而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其實想想,這樣的結果也不是那樣的難以接受。

到底嫁誰不是嫁?

只是……

接了旨,來的公公是乾清宮的魏珠,笑呵呵地道了喜:「恭喜尚書大人,恭喜夫人,恭喜兆佳格格。」

額娘讓人拿了銀子塞給魏珠:「勞煩魏公公了,您拿著喝茶。」

魏珠笑眯眯地收到了袖子里,說了聲:「雜家還有要事在身,這就告辭了。」

送走了魏珠,回了後院。

伊爾根覺羅氏把和悅叫過去,拉著她的手,連聲嘆氣,卻又不知該說什麼。

馬爾漢放下茶杯,笑呵呵安慰:「你嘆個什麼氣,這是好事,應當高興,我們家終於出了個皇子福晉,別人家羨慕還來不及。」

伊爾根覺羅氏皺眉橫了他一眼:「你倒是心大!」

馬爾漢摸了摸光溜溜的腦門,尷尬地笑:「能不心大嗎?皇上都說了,這是太后的意思,他老人家都無法更改,我們又有什麼法子?還不如痛痛快快地接受,我瞧著七丫頭與那十三阿哥素日里相處挺不錯的,想來也不會委屈了咱丫頭!」

伊爾根覺羅氏知道,就是心裏面不得勁。

這剛嫁了個女兒,不聲不響地這個也要嫁了,還是那樣的地方。

十三阿哥可是馬上就要迎娶側福晉了,女兒這麼小,還是比側福晉後進府的,能應付十三阿哥府上的事兒嗎?

她怎麼感覺女兒入了狼窩呢?

和悅看著額娘憂心忡忡的樣兒,心裡感動,不想讓她擔心,抱住了她:「額娘,您不必擔心,十三爺以前對女兒多好啊,而且女兒是什麼性子?只有欺負別人的,哪有被人欺負的?那豈不是丟了您的臉?」

伊爾根覺羅氏眸光含淚,嘴角含笑,女兒這是懂事了。

原以為要鬧起來,誰知卻不聲不響的,反而安慰自己。

馬爾漢附和:「就是就是,虎父無犬女!不過一個小小郎中的女兒,我馬爾漢的閨女能比不過她嗎?」

「什麼比不比的!」伊爾根覺羅氏不滿地瞪了他一眼,拉住和悅的手,勸著:「別聽你阿瑪那一套,我的女兒哪用得著跟別人別?!我女兒是天上的雲,那些人就是地里的泥!」

和悅無語,這才是額娘嘛!

就這樣,氣氛漸漸活躍了起來。

好在成親在一年後,和悅一點也不急。

和悅本想去找十三阿哥問問怎麼回事,卻不知怎麼的,接下來竟一直沒遇見過十三阿哥。

不僅如此,在未來的一年內,也沒有遇見過。

和悅皺眉疑惑。

這是怎麼回事?

就算婚前不許見面,這還有一年,怎麼現在就找不見人了?

問了四貝勒,四貝勒只說十三阿哥忙著功課,一直在宮裡。

其實,十三阿哥接到聖旨的那一刻,雖然高興地要飛起來,心裡的一塊大石也終於落了地,回過神卻心虛地不要不要的。

想去找和悅,又怕她生氣,於是接下來很長時間都消失的不見人影,沒有與和悅遇見過。

和悅自然不知道。

為了她將來著想,伊爾根覺羅氏每日里將和悅帶在身邊,教她處理府務,教她如何對付府里的側福晉和小妾。

額娘和四福晉的教導方式不同。

四福晉是以賢惠大度為標準,府里的所有女人都要由女主人管教,但是女主人同時也要保證府里女人和子嗣的安危,任何一個人出了事就是女主人的責任。

不能失了公正,不能因為嫉妒就針對後院的女人。

皇家最忌諱善妒。

當然,不能讓小妾們失了規矩,頂撞主母,失了規矩就要罰。

也不能因為嫉妒就去陷害他人。

儘管那時候四福晉早有了那樣不光彩的打算,面上卻還是為了迷惑和悅和別人,教的還算認真盡責。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