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都市言情小說 >豪門小甜妻 >第兩百一十四章:離家出走

第兩百一十四章:離家出走 (1/1)

小說名稱《豪門小甜妻》 作者:醉梨花  更新時間:2019-01-13 13:13  字數:2286

?????爆發前越是平靜,爆發的時候就越會兇猛。林清清毫無徵兆的開始聲嘶力竭的時候,歐遠瀾甚至都不知道所為何事。

「你怎麼了?」他看著面前那個臉紅耳赤的女人,冷冷的問道。

看著一臉平靜的歐遠瀾,林清清再也沒辦法保持理智了。「你真的想和我結婚嗎?你真的不嫌棄我嗎?你和我在一起……真的只是單純的喜歡我嗎?」這一連串的問題她是顫抖著嘴唇說出來的。

關於這些問題她鬧過很多次,儘管每一次鬧過之後她會無比後悔,會憎恨自己為什麼那麼不相信這個男人。但每次事到臨頭,她又完全沒辦法壓制自己。

一種感情太過濃烈以後就會讓人害怕,對於林清清這種極度沒有安全感的人來說尤其是這樣。因為太害怕失去,所以擁有的時候就會攥的格外緊。但這種太強烈的佔有慾往往會讓人無所適從,甚至反感厭惡。

從林清清第一次開始懷疑兩人之間感情的時候,歐遠瀾就已經解釋了許多次了。甚至他帶著她回到歐家,當著那些人的面宣布自己要娶她。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知道,林清清有多麼的沒有安全感。

但現在能做的事情他都做了,該有的解釋他也解釋了,林清清卻依然不願相信他們之間的感情。

「清清,你就這麼不相信我?」歐遠瀾的聲音比外面的冬夜還要寒冷。他冷著一張臉,眸子里一絲光亮都沒有。

其實林清清心裡明白,她不是不相信歐遠瀾,她只是不相信自己。她緊緊攥拳,手關節因為過度用力而微微泛白,指甲掐進肉里,那種清晰的痛楚讓她清醒。

她搖搖頭,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想說相信,但話到嘴邊,卻變成了我不知道。

此刻電視吵鬧的聲音已經消失了,洗衣機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下來,林清清耳朵里什麼聲音都聽不見,只能聽見自己的抽泣聲。

兩人面對面站著,相互僵持著,誰都沒有說話。歐遠瀾在等林清清冷靜下來,而她知道,自己現在一定狼狽至極。

過了很久,一直到自己的身體不再顫抖,林清清才張口問道:「你和林語到底是什麼關係?」這句話問出口的時候,她自己也嚇了一跳。

人在難過的時候真的會口不擇言,這也就是為什麼那麼多相愛的人會因為各種誤會而分開。有時候不是誤會可怕,而是言語傷人。

歐遠瀾的目光更冷了,林清清不敢抬頭直視,但是她能感覺到的到。在屋子裡暖氣開的這麼足的情況下,她依然覺得自己渾身冰涼。

「林清清,你愛怎麼想怎麼想。」歐遠瀾轉身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林語確實糾纏了他,但他每次都只是當著林清清的面掛掉了電話而已,從來沒和這個女人主動聯繫過。但現在,她卻來質問自己,這讓歐遠瀾覺得寒心。

嘭的一聲巨響,林清清的身體也跟著顫抖起來。她的目光死死的盯著歐遠瀾的房門,她害怕那個男人突然出來,卻也害怕他不願意再看見自己了。

在原地站了許久,林清清的身體一直不停的顫抖著。明明屋子裡的問題已經足夠高了,她卻覺得冷的要命。

沉思了許久,林清清決定出去冷靜冷靜。這個房間里到處都是歐遠瀾的影子,她沒辦法好好思考。

隨手抓起了自己的棉衣,她就步履蹣跚的出了門。為了不打擾歐遠瀾,關門的時候她幾乎是躡手躡腳,不敢發出一點聲響。

走出小區,冬夜的寒冷立刻就迎面吹來。儘管披上了棉衣,寒風卻依然無孔不入的從她的脖子里,袖子里灌了進去。

S市的夜晚可真繁華,這裡紙醉金迷,燈紅酒綠。對面的高檔小區里燈火通明,每個窗戶里都發生著屬於他們的故事。

林清清抬起頭漫無目的的瞎逛,時不時看看周圍的人。這個城市裡有多少人是和她一樣,沒有棲身之所,沒有安全感。

不知道走了多久,林清清只覺得自己已經冷的快要蜷縮在一起的時候,她才無奈的從口袋裡掏出手機。

打開手機,上面的界面很乾凈,一個未接來電都沒有。看來歐遠瀾還不知道她離開了,或者,知道了也並不想把她找回去。

林清清哭紅的眼眶被寒風吹著,眼周乾澀的發疼。她打開聯繫人,不意外的撥通的江暖的電話。

「暖暖……」剛叫了一個名字,她就開始哇哇哭了起來。

二十分鐘後,江暖叫了一個的士趕到了她面前。「清清,你怎麼了?」她心疼的抱著自己的好朋友問道。

借著昏黃的路燈,她能夠看見林清清一張素白的小臉上腫的像電燈泡一般的眼眶。她以前雖然也會有忍不住哭出來的時候,但卻還沒有哪次能傷心成這個樣子。

隨著江暖一起回了家,林清清就一直保持著一個蜷縮在沙發上的動作一動不動。她捧著好朋友遞給她的熱水,手指被燙紅了也不知道放下。

「說說吧。」江暖拿起抱枕在林清清身邊坐了下來。

一直在發獃的林清清回過神來,然後對著手裡的杯子嘆了口氣。「我們吵架了。」她言簡意賅的說道。

確實,他們今天吵架了。準確來說,歐遠瀾什麼都沒做,只是她在鬧。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和他鬧,但她就是忍不住,她抑制不住自己想到林語的話就開始害怕的感情。

江暖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為什麼吵架?」她繼續追問。

看林清清這個樣子她就知道他們倆一定是鬧彆扭了,所以聽著林清清的廢話,她忍不住額頭上落下了三道漫畫黑線。

「林語。」林清清依舊言簡意賅。

這下江暖更加無語了,難道是今天吵架帶走了林清清的智商?小學語文老師就開始教主謂賓,定狀補,這沒頭沒腦的兩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

正在她準備循循善誘的時候,林清清自己開口了。「林語說……能和歐遠瀾結婚的人不一定是我……」她垂著頭,氣壓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