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農門醫嬌 >114 中毒?

114 中毒? (1/2)

小說名稱《農門醫嬌》 作者:賣包子的包子  更新時間:2019-01-13 12:55  字數:3453

?????除了教她看書寫字,梅承安其他時候都不會來葯膳堂。見不到他的時候,一直忙著店裡的事情,倒也還好,不會太想起他來。

蕭凌兒想著,或許真是那天氣氛到了,才會有那種感覺吧。

喜歡這種事,尤其是對梅承安。

嘶……真是想都不敢想。

眼瞧著,葯膳堂開起快有一個月了,生意漸漸地穩定了下來,比是肯定比不上剛開業那幾天的時候,但比蕭凌兒和穆詩詩的預想還是好上很多的。

鋪子走上了正軌,那些前幾天從顧客那裡聽取來的有用建議,蕭凌兒和詩詩姐尋了有用的改正,基本上一天下來也不會像剛開始那樣忙手忙腳以至於出什麼亂子了。

再這樣下去,葯膳堂的生意穩定了,有了相對固定一些的收入,蕭凌兒琢磨著便可以將長生小琴和婆婆他們也接到塘縣來。

反正現在,已經不大需要再山上採藥,村子裡賣葯的事可以出錢請華嬸幫忙,有什麼事隔段時間回去一趟就好。

畢竟再這麼說,在塘縣住著,各樣事情都是要比在安定村方便許多的。

她說過,她一定會讓婆婆他們跟著自己、過上好日子。

只是有些時候,通往好日子的路上,總是會有一些突然冒出來的攔路虎。

今日詩詩姐回去自家藥鋪了,只蕭凌兒守在這兒,現在大多時候已經用不著她幫著,夥計都能忙得過來。

她正留在自己的書房裡看著書打算練一會字帖,再過兩日梅承安就又要來鋪子里考察她了,她可不想到時候連他的名字還是寫得歪東倒西地,引了他的嫌棄。

卻不曾想,還沒練上一會兒,鋪里的夥計便敲了門有些著急地喊著她,「蕭老闆,您快去看看吧,鋪子里出事了。」

蕭凌兒慌忙起身開了門,「發生什麼了?」

「二樓包廂有個客人說是吃了我們店裡的東西肚子疼不舒服,說我們的菜里不幹凈有吃不得的東西,她的人正在那裡鬧呢。我們勸了幾句都不聽,非說要您出去討個說法,現在弄得整個館子里亂鬨哄的,生意也做不成了。」

「帶我去看看。」

她很清楚,這葯膳里雖然會加藥材,但都是沒什麼禁忌調理身體保健的草藥,加了對身體是有好處的。

而且謝遠哥對食物和藥材都深有研究,各個葯膳的方子也是和穆詩詩一起又是請了大夫看又是親自嘗試過的,不可能有任何問題。

快一個月的時間,來這兒那麼多客人,更是沒有一個說有不適的,怎個今天偏偏出事了。

她也不敢有絲毫怠慢,立馬關了房門隨著夥計一起往著前頭去了。

還沒等走到前廳,外頭的嘈雜聲就傳入她的耳朵里,掀了門帘,更是看著一樓大廳里的客人都圍在了一起,一副著急驚恐的模樣,懷疑的聲音此起彼伏著。

「上頭真的出事了。」

「可不是嘛,沒聽包廂里那人的丫鬟說了嗎,他們家主子吃了葯膳堂的東西,這會難受著呢,只差沒有上吐下瀉了。」

「不是吧,這家東西真的有毒嗎?我之前吃了兩次也沒有什麼事啊,我也問人了,說是這葯膳吃了是對身體好的。」

「誰知道呢,說不準下廚的人弄壞了劑量也有可能,乖乖,還好沒發生在我身上。」

「出事的那人好像是祝家的小姐,祝家也算是大戶人家了,葯膳堂得罪了他們,可別想開下去了。」

「退錢退錢!我們再也別在這吃了。」

一時間,那些個人全都湊到了一起,跟著要個說法,店裡的幾個夥計也都忙著在那兒安撫他們的情緒。

蕭凌兒走了出去,一行人圍了上來。

這樣的場景,在安定村的時候,她可碰著不是一回兩回了,沒想到到了葯膳堂,居然還能碰著。

蕭凌兒自然不怯,抬了抬手,聲音也大了幾分,將那些嘈雜聲都蓋了過去,「各位、各位冷靜,我是葯膳堂的掌柜,今兒個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大家一個說法,若是我們葯膳堂的問題,我定會全權負責,但在事情真相沒有弄清楚之前,還請大家稍安勿躁切莫鬧事,更莫因此失手傷了人,否則、就只能按照朝廷的法度來辦事了。」

「好啊,那就照朝廷的法度來辦!」

蕭凌兒的話音落下,多少還是鎮住了些許店裡的客人。

他們都是來這兒吃飯的,也不想存心鬧事,但二樓的樓梯上,一個女子站在包廂的門口朝著一樓大廳看了過來,卻是鄙夷地哼了一聲,十分不屑,「你就是藥鋪的蕭掌柜?好啊,你現在就去報官,我倒要看看,蓄意下毒謀殺,這種罪到底能判點什麼!」

蕭凌兒朝著樓上看了去,是個面生的丫頭,丫鬟打扮,雖然隔著遠,但還是看得出來打扮精緻比普通人家都要好上許多,定是出自大門大戶。

可是大門大戶里出來的丫鬟應該都懂得幾分規矩,就算真的是菜有問題吃壞了肚子,也不可能到了她的嘴裡卻成了蓄意下毒謀殺這麼重的罪名,連說話的分寸都不知道。

而且,自家主子出了事情,不想著請大夫照顧人,卻站在樓上攛掇底下其他人哄鬧。

蕭凌兒直覺覺得,這事情好像沒那麼簡單,似是專門沖著他們來的一般。

但塘縣的大戶人家她只接觸過梅家,梅家那兩個全都有生意在自己手上,自然不會做這種事情。

她這是……又得罪了誰嗎?

事情還沒弄清楚,蕭凌兒也不會那麼輕易地下結論,只是朝著上頭低了低身子,不會輕易讓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