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惡女狂妃千千歲 >第七十三章:解除婚約(二)

第七十三章:解除婚約(二) (1/2)

小說名稱《惡女狂妃千千歲》 作者:莫尋意  更新時間:2018-11-09 07:57  字數:4019

?????墨楚斂也不傻,只要稍微一想便也就通了,玉璇璣不是來找茬的,而是來解除婚約?原來她打的是這個主意。

「有婚約的是你我二人,關柔兒何事?」墨楚斂沉著一張臉,怒視著玉璇璣。他是不會讓她得逞的,不知為何在想通她因何而來時,他這心底除了憤怒,便是空落落的。

玉璇璣譏誚的笑了笑,餘光望了一眼躲在大門背後的玉婉柔,不屑的嘖嘖了兩聲,隨即意味深長的道:「王爺如此說,就不怕二姐傷心嗎?」

躲在門後的玉婉柔不小心觸及了玉璇璣的餘光,心想玉璇璣竟然看到她了?心下一跳,便下意識的別開了眼眸。本來她不想出來的,可奈何壓制不住心中的好奇便出來了,哪曾想一出來便聽到了墨楚斂那叫人傷心的話,思及此,玉婉柔斂了斂眸,暗光盡覆。

什麼叫關柔兒何事?她為他付出的還少嗎?包括一個女子最珍貴的貞操,如今他竟是翻臉不認人了,還堂而皇之的說出這些話。若不是為了炎王妃之位,為了終止這些不堪入耳的流言,她如何忍得了?

墨楚斂一噎,但望著玉璇璣臉上的笑,心底無端的多了幾分難受,更由此產生了一種想要征服她的慾望。

可惜玉璇璣是匹兇猛的老虎,能馴服她的除了更兇猛的獅子,便無其他。

「柔兒傷心什麼?」他嘴犟的道,心底顯然一片心虛,話才出口便後悔了,可惜說出去的話,就如同那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了。

「一口一個柔兒,王爺說關她什麼事?豈不是很可笑嗎?」她似笑非笑,望著他的眼神皆是譏誚之色。這墨楚斂還真是薄情寡義,不過玉婉柔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去,如此渣男賤女,她若是不成全了他們,才是有違公道啊!

聞言,墨楚斂的臉色頃刻之間變得煞白不已。知曉玉璇璣的脾性,若是再說下去,他是落不了半分好處的,這女人自從撞了腦子後,就伶牙俐齒得很。

思及此,他瞪了笑吟吟的她一眼,怒而甩袖,正欲轉身,卻被她挪移的聲音給喚住了。

「王爺,璇璣這還有一份賀禮呢!希望你能笑納。」

他的動作一滯,禁不住好奇的扭過頭,只見她將一張卷好的紙遞給了如意,也不知低語了什麼,如意接過後,微微頷首便朝他走來。

「王爺。」如意麵無表情的遞出手中的東西。

墨楚斂抬眸望了一眼笑意吟吟的玉璇璣,又狐疑的望了眼如意遞過來的東西,看樣子應該是一份文書,只不過這文書上面寫的究竟是什麼呢?不知為何他的眼皮竟不住的跳了一下。

懷著好奇,他慢慢展開了文書。

炎王墨楚斂水性楊花,勾三搭四,犯七出之條,為玉璇璣所棄,今下文書,解除婚約。??末了,還有玉璇璣的簽名以及手印。

短短几句話,簡晰明了。墨楚斂的一張俊臉霎時間換了顏色,握著文書的手不斷收緊打顫,不是怕的,而是氣的。

要說玉璇璣氣人的本事可真是不耐啊!什麼叫他水性楊花?勾三搭四?自古以來,那個男子不是三妻四妾?分明是她善妒。

他一氣之下將那文書給撕了粉碎。

「玉璇璣,告訴你,本王是不會同意解除婚約的,你死了這條心吧!」他怒視著她,咬牙切齒的道。

不會解除婚約嗎?彼時玉婉柔滿目的幽怨與恨意,墨楚斂真的不肯娶自己,那自己便就完了,若是她不好過,他也別想好過。

「話別說那麼滿,若是下不來台,那就難堪了。」她冷笑一聲,似嘲似諷的與直視。墨楚斂簡直可笑,更玉婉柔滾床單的時候,怎麼沒想到呢?真是讓人唏噓。

聞言,他倨傲不屑的冷笑了一聲。難堪?他是怕她難堪才對。

「既然王爺不想體體面面,那璇璣自然是要成全的,你的那點醜事,別以為我不知道。」她不咸不淡的道,嘴角甚至噙著一抹冷意。

她是在提醒他,那日她可是親眼望著他慌慌忙忙的從玉婉柔的閨房中跑出來的,若是她公諸於眾,他自是深陷囫圇之境,畢竟玉婉柔如今懷孕是真,他從她的房中跑出來也是事實,而且那一晚他跟玉婉柔的確發生了男女之事。

她的話音方才落下,百姓們的竊竊私語便變得此起彼伏起來。

玉璇璣眉眼浮笑的掃視了一眼四周的人,冷意漸深,她不信墨楚斂不會衡量這其中的厲害關係,反正不管如何這婚,她是解定了,他若是一意孤行,那也別怪她嘴長話多。

果然此刻墨楚斂的臉色十分的不好看,若是眼神可以殺人,恐怕玉璇璣已經被他凌遲處死了,說時遲那時快,玉婉柔踩著蓮步款款生姿的走了出來。

登時間,在場所目睹的人無不面露驚訝之色,不過很快便變成了不屑、鄙夷、曖昧……反正什麼眼神的都有。

「四郎,難道以前你都是騙柔兒的嗎?」玉婉柔拽著他的衣角,垂眸顧盼,盈盈淚花已然在眼眶邊緣打轉,好像隨時會落下來一般,那模樣叫人好生愛憐。

墨楚斂心裡是糾結的,他既不想放了玉璇璣,也不想失去玉婉柔,此刻心底滿是愧疚與心虛,他垂眸望著她半晌,終於似妥協了一般呼了口氣:「乖,別哭了。」

他眉宇間除去複雜又多了幾分心疼,抬手便將她眼角的淚珠抹了,玉璇璣就像一匹放蕩不羈的野馬一般,他拉不住那韁繩。而玉婉柔則不同,玉婉柔更像一隻可控的金絲雀。

他們對話的聲音壓的很低,只有他們二人才能聽到,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