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荒野追兇 >第五十七章 詭 雷

第五十七章 詭 雷 (1/1)

小說名稱《荒野追兇》 作者:執寧  更新時間:2018-11-09 07:57  字數:2286

王迦南皺著眉頭半天沒有出聲兒,宋青樹一臉的理所當然,就像他覺得白爭一無是處一樣,白爭也覺得他百無一用,唯獨除了講理這一條兒,你也不能不承認,他這個人就是有把狗屁說通的能耐。

這個時候楊鼓在團隊中的價值就體現出來了,「怎麼說話呢!什麼態度!你說的這些雞毛蒜皮,都是些基本覺悟,咱們隊長能不知道?人家就是不跟你一般見識知道么!」轉過頭,換上一副笑臉,「我說隊長,你甭理他,嘴碎,欠了巴登的,愛顯擺,還是聽你的,你說怎麼辦咱就怎麼辦。」

王迦南稍稍拾綴回了一些面子,把目光又重新放回到當下的問題上來。

「真的沒辦法進去?」

劉罕雖然在一旁看了半天笑話,可心裡也清楚眼前這個年輕人的地位舉足輕重,說話還是很客氣,「這裡頭有雷,還是老尺跟我說的,沒真敢進去見識過。」

「那你的意思是說,有可能是他在詐你?」

劉禿子趕忙一擺手,「我可說不準啊,你們要進,出了事兒,我可不擔這個責。」

白爭認真的想了想,劉罕嘴裡的老尺,也就是這裡的守墓人了,他說裡面有雷,真假無外乎兩種情況,在沒有進一步根據的情況下,想要立時做出判斷很是困難,但是這卻並不影響白爭在兩種可能中尋找到發人深思的共同點,他到底在守護什麼?

這可能要看老尺在雷區得到了什麼。槍械?彈藥?這些東西,對於一個守墓人來說,能有多大的價值?值得他如此費盡心機的守護?從劉罕交代說墳地里被守墓老頭兒布滿雷的時候,白爭就在懷疑老尺的身份,難道是滇緬戰爭倖存下來的老兵?但是算算時間,如果真的是,那起碼也得有八十三歲了。這裡是雷區,外頭謠傳的守墓人,那是能在雷區健步如飛的存在,加上劉禿子說老尺經常會拿雷區里炸死的野獸跟他換糧換鹽,白爭實在想像不出一個行將朽木的老頭兒肩上扛著野豬野鹿在滿是地雷的山崗上隨意溜達的情景。

想的腦仁發脹,沒有結果,索性把注意力轉移到王迦南和劉罕的談話上來。

半天沒留意,兩個人已經放棄了進不進墳區的問題,轉而討論起卡晏的具體行蹤。

「如果照你這麼說,卡晏也知道這些溝壑內部是安全的,也就意味著,他有可能在你離開後,自行走動過。你覺著,他會朝哪個方向去?」

劉禿子的腦門兒在太陽照射下閃爍著油光,「猜不準。」

雖然嘴上這麼說,眼睛卻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北方,那個方向的盡頭是一片懸崖,懸崖下面,就是他們方才未能進入的山谷。

從墳地的東側到懸崖的直線距離不過兩三百米,但是安全需要,大家順著地面上的溝壑迂迴前進,劉罕帶他們走的已經是最接近懸崖的一條壑道了,但是很無奈,停腳的時候還是離崖邊有一段距離。

楊鼓翹起指頭一個一個的點了過去,就這短短的三米,橫縱三米之間,居然特娘的埋了十四個人頭雷!雷帽兒都露在外頭,排成了一個方陣,幾乎連下腳的地兒都沒有!

「就這還過人?」楊鼓指著那一堆雷表情誇張--

,「不是咱胡謅,這個量,來個坦克都過不去。」

「奇了怪了,頭幾回來也沒看見這兒存了這麼多。」劉罕摸了摸腦袋,十分疑惑。

「你的意思是,上次帶卡晏過來的時候,這些雷還沒有?」

「我當時沒往這邊兒走,但是往前兒也看過,壓根兒沒這些,應該是後來擺上的。」

那這絕對是老尺的傑作了,至於用意,耐人尋味。

「別動!」王迦南一聲爆喝。

劉禿子的手懸在半空中,「沒事兒,我看看能不能給它移開。」

人頭雷的結構十分簡單,只要不觸發它頂部的彈壓裝置就不會爆炸,劉罕深知這一點,故而有恃無恐。

「我叫你別動。」

老頭兒看了看眾人,這回好像沒人幫他說話,只能悻悻收手。

「你跟老尺,是不是有什麼仇怨?」

「仇怨?」

王迦南指著前方的地面,在埋雷的地方有著明顯的坡度,「如果我沒猜錯,這些地雷的下面應該還有一層,只要你動手排雷,下面的就會被觸發。」

劉罕舔了舔嘴唇,「不能吧。」

「不信你就試試看。」王迦南邊說邊往後退。

「那,不是,這跟我和他有沒有仇怨有啥關係?」

「這些雷,就是為你準備的。除了你,平日里還會有誰到這片山崗上來?」

劉禿子啞口無言。

但是吧,真要是回頭仔細想想,自己跟他好像也的確沒啥仇怨,他幹啥要設這個套兒給自己?

「不對啊,你看是不是這麼回事兒,這兩位,每年都是這個時候來,搞不好是打算用來......」

白爭回頭看了看跟在身後的奪木薩和達木薩,兩者也不知道是何用意,似乎完全把正事兒拋到了一邊兒,跟在他們屁股後頭看了半天熱鬧。

巫瑪說自己來這邊做法事從來不會經過這裡,順帶還發表了一下自己的高見,當然,還是需要中間人來翻譯的。

「我覺得,可能,他想到劉罕會來找卡晏,所以......」

劉禿子的臉色很不好看,「怎麼說我也幫過他,他......」

轉念一想,來往這麼久,那老尺也確實摸透了自己的性子,如果那片空地看上去稀鬆平常,自己反而倒是不敢去探了,費力搞這麼一手,不是在針對自己又是在針對誰?

「要照這麼說,那我覺著卡晏一準兒就在這底下了。」楊鼓搓著下巴上的胡茬兒老神在在,「要不要向局裡申請支援?」

縣局這種說小不小,說大不大的地兒,拆彈專家那都是國寶一般的存在,而且涉及到這方面的危險工作時,上層的審批流程總是相當繁複,等人到這兒,那都不知道是猴年馬月了,更別提還有駁回的風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