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反派都是我馬甲 >第208章 看,我為你打下的帝國(47)

第208章 看,我為你打下的帝國(47) (1/1)

小說名稱《反派都是我馬甲》 作者:難荀  更新時間:2019-01-13 09:24  字數:2548

虞淵的恐怖,陳全曾經見識過。

所以他才會在陳安都死了十年之後,依然不依不饒掘地三尺也要得到他。

陳全慌張之後,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十年了。

虞淵叱吒風雲,都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自己現在的機甲擁有帝國最先進的武器和裝備,難道還拼不過虞淵?

更何況,顧知歡現在才十五歲。

這個年紀,精神力都沒有完全成長起來,由她駕馭的虞淵,能發揮出多少功效?

想到這裡,陳全漸漸恢復了平靜。

他喘了一口氣,笑容冷冽:「那又如何?如果我沒有猜錯,機甲裡面,其實只有你一個人吧。韓越根本不在這裡。」

江雲鶴跟自己的機甲部隊在沃頓星鬥成這樣。

韓越只要膽子大一點,絕對能夠在裡面撈到不少好處。

陳全甚至清楚,一旦自己不在沃頓星,韓越可能足以掌控沃頓星的局勢。

只是一開始的時候,陳全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畢竟一旦三大星球的機甲部隊躍遷過來,他可以讓沃頓星在宇宙中消失。

沃頓星上誰輸誰贏,都沒有絲毫意義。

但現在是事情出了變化。

吳成恩聽到陳全的話,心頭一涼。

韓越確實沒有過來。

他現在正要沃頓星上。

來的只有他和其他幾個兄弟。

顧知歡說用不到那麼多人,要不是韓越堅持,顧知歡可能單橋匹馬就殺出來了。

吳成恩其實對顧知歡能不能擒下陳全心裡一點譜都沒有。

在他看來,三大星球的機甲部隊遲早會到來,他們如果在這之前,擒下了陳全,拿來做人質要挾,事情似乎還有勝利的希望。

可一旦失敗,不管是顧知歡,還是韓越,都會被那三個星球的機甲部隊挫骨揚灰。

吳成恩當即有些後悔了。

早知道他就攛掇韓越提前發動兵變,這樣的話,至少他們能夠不管不顧地把其他星系的人找回來,到時候鹿死誰手還說不定。

顧知歡沒有否認,她瞥了陳全一眼:「我一人又如何?」

「如果是韓越,我可能還會忌憚幾分。」陳全冷笑。

韓越在機甲上面的天賦和造詣跟他父親如出一轍。

陳全想過,韓越安穩地成長下去,說不定還能超過陳安在這方面的成就。

「但是你……」陳全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之意:「說句難聽的,你在第九星系,開過機甲嗎?虞淵再強,也需要足夠的精神力才能駕馭。」

顧知歡沒有說話。

陳全以為自己說中了,他眼底閃過一絲貪婪之意:「看在虞淵的份上,今天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我甚至能夠放韓越一條生路,只要你把虞淵交出來。」

顧知歡頗有興趣地打量著陳全,實在是很難想像,這個人是怎麼自大成這個樣子的。

「我很好奇,當年你追殺陳安的時候,也說過這樣的話嗎?」顧知歡問。

陳全的下巴緊繃起來。

對陳安下手這件事,一直是陳全的逆鱗。

是他恨不得從自己記憶中毀得乾乾淨淨的一件事。

「我要是沒有記錯,你小時候闖了禍,差點被星際海盜殺死,是陳安拚命把你從他們手裡救下來的吧,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你們發誓一定要消滅星際海盜,統一九大星系,建造一個和平安穩的家園。」顧知歡說。

陳全神色陰冷。

這些事情,必然是陳安告訴顧知歡的。

那會兒,陳全和陳安都還是半大的孩子。

裝著一腔熱血和不切實際的美夢。

可惜到最後,陳安依然是活在歌舞昇平的夢裡,陳全先一步醒了過來。

他在這個夢裡沉溺太久,已然膩了,陳全渴望得到更多的東西。

所以他忍不住對陳安下手了。

顧知歡盯著陳全:「這些年,你睡得踏實嗎?」

顧知歡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陳安待她一直不錯。

雖然顧知歡是因為陳博才刻意接近陳安的,但陳安對她的耐心和縱容讓顧知歡無法置之不理。

陳全冷笑出來,他一手扶著額頭:「不踏實又如何?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我沒有後悔過!都怪陳安!是他逼我的!說好要把所有的星際海盜都消滅,他卻因為我毀了一個星球,而責備於我。」

「海盜就是海盜,陳安心軟,註定成不了大事。」陳全神色有些癲狂。

他很久沒有在別人面前談論陳安這兩個字來。

短短的一個名字,打開了陳全封閉多年的記憶。

他沉浸在了自己的回憶中。

吳成恩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但凡是中央軍的人,對陳安的態度都很恭敬。

吳成恩小的時候,也曾經見過陳安許多次。

只是這些事情,隨著沃頓之變的發生,陳安兩個字成為了禁忌。

要不是跟著韓越,吳成恩恐怕早就忍不住對陳全動手了。

他為陳安感到不值。

顧知歡冷冷地看著陳全:「看來說這些廢話是沒有什麼用了。」

「婦人之仁。」陳全冷笑出來:「果然是陳安帶大的孩子。」

手裡的通訊器震了震。

陳全重新找回了自信。

耽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三大星系的通訊修復成功。

陳全收到了他們趕來的路線。

只要自己朝著那邊跑過去,顧知歡絕對奈何不了自己。

陳全在屏幕上點了幾下。

機甲下面,一排黑漆漆的炮口對準了顧知歡的機甲。

吳成恩忙要趕過去幫忙。

顧知歡勾起了唇。

吳成恩身子一顫,他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頓時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

可怕的精神力從顧知歡的機甲裡面蔓延出來。

如同潮水,洶湧而迅猛地包裹了陳全的機甲,以難以阻擋之勢,野蠻地撞了進去,徑直把陳全的精神力給彈了出來。

與此同時,虞淵帶著笑意的聲音在吳成恩耳邊響起。

「itsshowtime!」

陳全的精神網還想負隅頑抗。

顧知歡的精神力卻像是利刃一樣,毫不留情地切斷了陳全與機甲之間的聯繫。

陳全喉嚨一縮,整個人頭暈目眩,差點摔倒在地上。

銀色的機甲失了智一樣撲向顧知歡。

顧知歡在吳成恩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撇了撇嘴:「韓越就是個弟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