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致命遊戲等您來戰 >第三十六章 撫慰妻子

第三十六章 撫慰妻子 (1/2)

小說名稱《致命遊戲等您來戰》 作者:如若有天意  更新時間:2019-01-13 04:00  字數:3457

「呼……」沉重的喘息、已經漸漸發燙的身體,都告訴雲落天,到目前為止,他已經消耗了太多的體力。

豆大的汗珠不斷的滲出,又滾落。

雲落天卻沒有時間伸出手稍稍擦一下汗水。就連耳邊也只聽得到自己越來越沉重的喘息聲。

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終於快要登頂了!

喜悅的心情在胸腔鼓脹,但是……還不是高興的時候!

等到成功登頂,在歡呼雀躍也不遲!雲落天這樣提醒自己。

沒有一點兒停頓,雲落天繼續伸手抓向下一塊凸起的岩石,在成功抓穩之後,這才慢慢用力抬高身體,往上繼續攀爬。

卻不想,再次一腳踏空!

「呼!」好在兩隻手還沒有鬆開攀住的石塊,剩下的一隻腳也沒有離開之前踩著的石塊,這才堪堪穩住身形。

只是踏空的瞬間,還是不免驚出了一身冷汗。

難得第一次攀爬到這個位置,之前付出的可不是一點兒半點兒的艱辛。

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雲落天繼續探出腳,摸索就近的下腳處,滿臉的堅持。

易鶴已經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就站在原地看著所有的玩家,不發一語,靜靜等候。

觀眾那邊卻已經吵開了鍋。

……

「龍鈺大人……您看這個……應該怎麼辦才好?」最頂層的一間奢華套間之中,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焦急萬分的在房間中不斷的走動。

周圍懸浮的投影一邊是龍鈺,一邊是觀眾留言板塊。

龍鈺卻轉了轉手上的小物件,顯得特別的漫不經心:「不必理會!」

說完,就直接掛掉了通訊。

老者面前有著龍鈺影像的投影,一瞬間就消失了。

再次申請通訊鏈接,卻怎麼也無人接聽了……

天冬星,星長辦公室。

好不容易閑下來的雲書狂,躺在自家的沙發上,身後是自己的老婆季幽幽,溫柔小意的幫著按摩,小日子過得相當的舒適。

「老公,這幾天沒有什麼事了吧?」捏著捏著,季幽幽的手從雲書狂微微敞開的領口伸了進去,甜膩的氣息縈繞耳畔。

雲書狂眉頭一挑,隔著襯衫,握住了小妻子作亂的手,輕輕的揉捏了兩下,微微的笑了一下:「這幾天休假,不知道老婆大人有何……吩咐?」

微微側頭,回答了季幽幽的問題,最後兩個字顯得格外的溫柔纏蜷。

「我想……嗚」聽著丈夫的問話,季幽幽的臉瞬間紅了起來,彷彿被迷惑了一般,直接拋開了原本想要說的話,準備遵從本能。

然而只說出兩個字,就被雲書狂封住了唇舌。

原本按住季幽幽雙手的大手,順著手臂握住了季幽幽的肩膀。

微微用力,就著接吻的姿勢站了起來,一個公主抱將季幽幽抱起來,回到了兩個人的卧房。

工作做完了,總要好好的撫慰一下老婆,不是嗎?

……

「書狂……」完事兒後,季幽幽靠著雲書狂,一臉甜蜜。

一邊探出手在雲書狂的胸膛畫著圈圈,一邊抬頭看著雲書狂那張俊秀的面容,輕聲喚著他的名字。

聽到季幽幽膩聲呼喚,雲書狂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嗯?怎麼?」

「你那個兒子的命可是相當的大!居然已經快要挺到第三輪了!」雲書狂話音剛落,一直在關注了致命遊戲節目組的季幽幽,酸溜溜的抱怨起來。

「你呀!成天就關注這個!」雲書狂卻顯得完全不在意,「何必呢?就他那點兒本事,你還擔心他能夠從裡面活出來不成?」

說這話的雲書狂,顯然並沒有把雲落天看做是自己的兒子,語氣中帶著不屑。

「與其關心那個註定要死的傢伙,你還不如想想明天去哪裡玩兒!休假了,我想好好陪陪你!」雲書狂拍拍季幽幽的肩膀,安撫著自家妻子。

「我才不是關心他呢!」季幽幽嘟著嘴,撐起身體,嗲聲否認著。

被子從她的身上滑落,露出雪白的肌膚,雲書狂眼神瞬間變得危險起來。

「我只是想他早點兒死!這個世界上,不需要有你和別的女人生的孩子,只要有我和你的孩子就夠了!」季幽幽眼中閃過狠厲的神色,說出來的話相當的霸道。

雲書狂看著季幽幽此刻的表情,連聲音都變得有些沙啞起來:「既然這樣,不如……先把我們倆的孩子……造出來?」

說完沒等季幽幽反應過來,就再次將她捲入了下一波熱潮之中……

他從來沒有說過,季幽幽最吸引他的地方,就在於她的陰狠,像極了很多年前的自己……

雲書狂這邊過得有滋有味,其他人卻沒有這麼瀟洒恣意了。

尤其是寒箬霜,最近過得幾欲噴血。

各種不順利也就算了,就連一手提拔出來的狗,也想反噬自己了!

寒箬霜看著眼前的這份資料,氣到發抖,反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遞出這份資料的人,卻戰戰兢兢的站在一旁,不敢離開卻也不敢說話。

他不知道資料裡面的是什麼內容,但是看到寒箬霜看完之後的恐怖表情,多少也猜到不是什麼好事兒。

「凌一!」良久,寒箬霜這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伸手點在個人端上,喚出一個人名。

隨後將手上的資料往桌子上一扔,坐回到椅子上,閉目養神起來。

「嘎吱!」沒過多久,書房門再次被打開的聲音響了起來,又再次被關上。

同時,房間里多了一個人。

「來了?」寒箬霜眼睛都沒有睜開,只是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