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如鳳令 >第264章 新丫鬟

第264章 新丫鬟 (1/1)

小說名稱《如鳳令》 作者:槐秋  更新時間:2019-01-13 11:45  字數:2457

?????送走了李義府,溫青梧回到西殿之中。殿中燈光昏暗,寂靜無聲。

溫青梧走到了李明達的床邊,站定。昏暗的燈光之中,她看著李明達的面容。不同於李義府的蒼白,她的臉色紅潤。紅潤得像是再正常不過的樣子。

但溫青梧卻知道,這紅潤代表了什麼。

李義府的本事果然比自己大,至少巫術的確比自己運用地更好。之前自己使巫時,只拉住了黑霧。

李義府拉出的尾端,卻有血霧。他不知道那是什麼,自己卻再明白不過。

那是生魂。

溫青梧深吸一口氣壓住心中的驚駭和懼意。

生魂,是凶死之人留在人間的魂。以人為鼎,用生者血肉和精氣滋養,讓它不死不滅。養於一定的程度,生魂便能吃掉宿主本身的魂魄,然後鳩佔鵲巢。

那時,攝魂之人便成傀儡,被體中的生魂操縱。只是李明達年紀太小,根本承載不了生魂,身體只能被慢慢消耗盡。

溫青梧搖了搖頭,將腦中莫名冒出的念頭理清。其實她並不知道生魂是什麼,就是在李義府拉出那絲血霧的時候,腦中突然就有了生魂的概念。約莫是祖母有說過,自己卻沒注意到。

她走到李明達床邊坐下。怪不得當初自己沒有拉出黑煙,原來因為裡頭有生魂拉著。

溫青梧緩緩皺起了眉頭,可是為何會有生魂?誰敢在李明達身體之中下生魂呢?

如今,她連巫都還不甚精通,更不說捉出那生魂了。李義府今日也耗盡了精神氣,如今來看,只能先靠巫葯維持著,不要惹怒了那生魂,吞噬了十九公主才是。

溫青梧正思索著,躺在床上的李明達動了動眼皮,而後睜開眼看向溫青梧,目光茫然而迷離。如今尚不滿十歲,其他孩子都白生生的,唯有她因為常年卧病瘦弱不堪。

「阿娘。」她恍惚地目光看著溫青梧,聲音糯糯。

溫青梧一愣,而後替李明達捂了捂被子,輕輕拍了拍:「乖,睡罷。」

李明達看著溫青梧溫柔的面龐,她咧著潔白的牙齒笑起來,腦袋偏過在溫青梧的掌心上蹭了蹭,而後閉著眼睛睡了過去。

看著李明達睡了過去,溫青梧喚進了阿雅。

滿身疲憊的回了南薰殿中,東西二殿都已經熄了燈。正殿外頭還亮著一盞燈籠。走進了殿中,溫青梧目光一緊。

她看著正殿里擦著桌子的陌生宮娥,寢殿中的柳葉端著水走出來,便看到溫青梧站在門口,喜道:「主子回來了!怎這麼晚?」

溫青梧看了眼那陌生的宮娥:「陛下事務繁雜,往後都要這麼晚。」

柳葉察覺到溫青梧的神色,伸手沖著那小宮娥招了招手:「對了,忘了給主子說,這是內侍局今兒指過來的小丫鬟,阿鍾。」

按照宮中定製,五品才人身邊是有兩個丫鬟,一個內侍的。溫青梧旁邊一直都差一個。

她記得,早在大內的時候,梅淑妃隨手將柳葉點過來的時候,就有說過還要給她撥一個丫鬟來。也只是隨口說說,大概這麼久,自己都忘了。

「奴婢阿鍾,參加才人。」那小丫鬟生得還算眉清目秀。

「內侍局點過來的?」溫青梧看著那阿鍾問道。

阿鐘不敢抬頭對視溫青梧,垂著頭老實極了:「回主子的話,正是。」

溫青梧看過那阿鍾之後,便緩緩移開了目光:「既然調來了南薰殿,便要安排差事。柳葉和留吉近前服侍,你就負責平日洒掃罷。」

阿鍾聽著,先是抬頭看了眼溫青梧,見她的確是這個意思,便又低下頭應聲道:「是。」

九嬪以下,是沒有單獨的宮殿的。身邊服侍的人也有定數,但這個數的人都是近前服侍的。沒有單獨的宮殿,洒掃的宮人又內侍局統一安排。

溫青梧走進寢殿,柳葉打來了清水,看了眼外殿的阿鍾,忍不住小聲問道:「主子,你為何讓她去洒掃?」

溫青梧沒回答,一邊取著耳朵上的的墜子:「留吉呢?」

「主子要叫他?」柳葉一邊倒水一邊問道。

「回頭你囑咐他,多盯著這個丫頭。」溫青梧道。以前正兒八經的才人身份時,都忽略了她身邊缺了一個丫頭的事。如今自己都成了服侍人的御前宮女,內侍局不可能好端端給她送個人來。

除非有人給內侍局打過招呼。那這阿鐘的來歷就值得推敲了。

「是。」柳葉應聲,拿著水桶往外走去。還不忘順手拉開了屏風。

她已經習慣了主子沐浴不用人伺候。拿著水桶跨了出去,就看到殿外站在燈籠底下的阿鍾。此刻目光寂寥地看著外頭茫茫的黑夜。

聽到腳步聲,阿鍾轉頭看到柳葉,臉上帶起討好的笑意:「柳小娘子不用服侍主子么?」柳葉的年紀還很小,自然是不能叫姐姐。但宮中先服侍在主子身邊的貼身宮女地位是要高的,阿鍾便喚一聲小娘子。

本來柳葉見內侍局終於派了丫鬟過來,還道是主子在御前侍奉讓人重視了呢,想到方才溫青梧提醒的那幾句,柳葉便留了個心眼:「主子沐浴,不喜人服侍。」

「哦。」阿鍾應聲,目光黯然:「小娘子,主子是不是討厭我?」

「你多慮了。」柳葉道:「主子平日便是如此性子。你不必多禮,往後都是服侍在南薰殿的人,我年紀小,喚我柳葉便是。」

「好。」阿鍾應聲,不再多問。

沐浴之後由柳葉服侍著很快就寢。

翌日一早,溫青梧起身之後,更衣畢,柳葉拿了件大氅來披上,溫青梧擋開:「莫要。」

「這冷的天兒,才人不套件大氅怎麼行?那不冷得手腳都得僵。」柳葉勸道。今天沒下雪,天卻格外冷,連宮裡頭的湖面都是凍了一層厚冰的。不穿大氅怎麼行?

梅淑妃常常去皇上那裡逛盪,自己上次穿了大氅便被她擠兌了。溫青梧執意推開柳葉手上的大氅:「今日不用,明日再備。」

雖然不知為何今兒不穿,偏要明天才穿,柳葉也不再多說,只嘆了一聲便應道:「是。」

溫青梧穿戴好,正準備出去,便見留吉從外頭走了進來,面上冷冷。

溫青梧看向他,也沒多問。留吉上前,湊到溫青梧耳邊,輕語了幾句。溫青梧轉頭,看向留吉,帶著戒備:「什麼時候?」

「今夜酉時西子游廊。」百鍍一下「如鳳令爪書屋」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