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美人蝶 >第142章 布偶事件

第142章 布偶事件 (1/2)

小說名稱《美人蝶》 作者:金橘子  更新時間:2019-01-13 12:03  字數:3768

?????,美人蝶最新章節!拿著書行在回清暉園的路上,柳飄憶在院里碰到了宛修。

睨了柳飄憶一眼,宛修還是冷淡的喚了聲,「四嫂。」

她的漠視,柳飄憶不是看不出來,隨意點了下頭,溫婉的笑一瞬間便掛在了臉上。不想和她多語,柳飄憶淡定的想走過,不過卻被宛修叫住了,「四嫂,等等。」

柳飄憶回過頭,面色冷淡,「有事?」

一句及其簡單的話對她,很顯然她表了自己的態度。

宛修近她一步,嘴角諷笑,「四嫂現在已經是這府里的四少奶奶了,可不能再與府外的其他男人黯然情愫,免得讓四哥顏面掃地,讓相府糟人笑話。」

說到最後,宛修加重了語氣,就好似柳飄憶不是這相府的表小姐,不是四少奶奶,而是一個普通的小姐一樣,絲毫不給她面子。

宛修的這話意思已經夠明顯了,就是在強調她不能再和凌希南有什麼閑話了。柳飄憶不蠢,怎能不明白。

宛修的語氣不善,處處都透露著對柳飄憶的厭惡。對此,柳飄憶並不在乎。一個她不想多深交的人,她又何必因為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浪費自己的好心情呢?

「宛修小姐可真是為我著想啊,憶兒在這可還真謝謝你的提醒。不過,他人會怎樣我也阻止不了,我只能讓自己一世清白就行。」柳飄憶嘴角扯笑,儼然沒有因為宛修的話而不悅,清冷的嗤笑了一聲,從容不迫的走過。剛走兩步,她又停下步子回過頭,嫣然一笑,對宛修道,「宛修小姐可要好好保重自己,善待自己,免得哪天命突然沒了也不知是怎麼回事。」

常看不慣他人,欺凌他人,反糟他人心怒暗殺不無可能。這是不善待他人必糟他人的怒恨。

柳飄憶再次冷笑,話過轉身離開也不顧宛修瞪呆的眸子。

這話宛修可聽明白了,心中在痛罵柳飄憶。她的意思就是自己這次性命差點不保,被暗刺還是自己的錯了?!

宛修被氣得傷口痛。

回到清暉園,柳飄憶將從書閣里拿來的書隨意的往桌上一扔,本想平靜自己的心,可宛修的話還是讓她一時心起波瀾。

「誰惹小姐了?」春琳在旁觀察到她的異樣低聲詢問了句。

柳飄憶心底閃過了萬千思緒,被宛修的這麼一句話暗生有內火。不知怎麼,她感覺自己的內火越來越容易發怒了,一點小事讓自己心不平。

「小姐?」見柳飄憶沉眸僵臉,春琳再次輕問喚動她的神情。

柳飄憶被喚抬眸瞪了春琳一眼,那雙眸……春琳卻在柳飄憶的眼睛裡看到了一種讓她心驚的東西。不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春琳對柳飄憶又產生了濃重的陌生感。

夜色漸濃,今晚的月亮躲進了雲層之中,不肯露出自己的芳華,道路一片漆黑。

通往西院中有一條石子路,路面凹凸不平,平日里在這上面走了,也有益於身體的康健。但若不喜歡,走在上面會輕微感覺到摁鞋底。

黑夜下,府里的路燈台里微弱的燈光襯著一個女人的倩影。

獨身一人睡不著的柳飄憶披著狐裘在園裡漫步,不自覺的,她竟然下意識的在往西院走。

樹影下,有一道身影在蹲在那裡不知在幹什麼。

柳飄憶只看到了背影,不清楚那個人是誰,但從衣裝看應該是府里的婢女。

漆黑的夜,行色詭異的人,定是在做什麼不為人知的事。

「你在做什麼?!」柳飄憶輕聲走到那手在忙碌著的婢女身後突然出聲,聲音冷冽。

婢女身子一顫,驀地回頭,看到柳飄憶時,臉色瞬間僵硬,手上拿著的東西滑下,獃獃的愣神,不知所措。

柳飄憶這才看清,面前的婢女是宛修身邊的丫鬟小銀。

她深邃的雙眸沉了沉,將目光掃到了小銀手裡滑下的東西,見是個布偶。定然一瞧,見布偶上插滿了針。

小銀驚慌失措,嚇到了忙跪拜下來,頭也不敢抬起,嘴裡惶恐的拜道,「四少奶奶……」

小銀的這般驚慌異樣讓柳飄憶好奇的走近一步將那掉在地上的布偶撿了起來一看,竟然發現布偶上寫著她的名字。

這是……巫蠱之術?!

柳飄憶的臉色瞬間煞白。這麼說宛修一直來想要她的命?!

她和這個婢女無冤無仇的,又怎會害她,定然是那看不慣她的宛修小姐了。一次害得柳飄憶落水不算,還再次想用巫蠱之術來要自己的命?!

柳飄憶陰冷的笑了起來。

小銀聽到那般笑聲儼然知道四少奶奶已經明白了,忙叩頭為自己辯解,「不是奴婢要這樣,這與奴婢無關,奴婢也是聽命行事。」

小銀可真是把自己撇得乾淨,也是,誰不為自己的命惶恐。

小銀抬起頭來眼帶淚水請求,「四少奶奶請放過奴婢吧,奴婢真的從未想過要害四少奶奶的,奴婢真的被迫的。」

柳飄憶?手不經意的拂過額頭,笑得讓人心發慌:「你們主僕同為一人,就算不是你情願,可你也做了。「

她滿目清冷,在這夜色中盡顯傾城之色。可那絕美的容貌此時讓人無比的恐懼,那眼眸里的冷,冷得無一絲情意。

柳飄憶眼底划過一絲陰冷讓小銀害怕的再次忙叩頭求饒。

看了眼手中布偶,柳飄憶輕笑起來,笑得讓人寒顫。宛修想要她的命?!呵呵,如此,甚好。

可她現在知道了,該怎麼處置呢。瞥了眼將頭嗑在地上的小銀,柳飄憶沉下了眸子,抬頭凝望了眼星空,今晚天較黑,沒有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