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斗君心 >第064章 打臉

第064章 打臉 (1/2)

小說名稱《斗君心》 作者:子妜  更新時間:2018-10-12 10:54  字數:2303

掌柜似乎未曾聽出蘇雪黛那語氣中的調侃之意,又是拱了拱手道,「貴客謬讚了,看貴客面相也不像身體有恙之人,不知貴客此來何意?」既然人家都已經擺手拒絕了他的探病診脈,他也覺得無需與他虛與委蛇。

「掌柜多慮了,本公子來此並無他意,只是想要買些藥材。」蘇雪黛也不繞著彎。

那掌柜抬眸望了眼蘇雪黛又望了眼蘇白,發現蘇白純粹就是一跟隨的,便轉身又回到了櫃檯後面取出一張紙遞給蘇雪黛,「將你需要的藥材寫在這上面即可。」他可是很忙的哪有時間陪這些人閑聊,若不是看他們的衣裳料子屬於上等,秉持著在京不宜多生事端,遇到『達官貴人』一定要客氣相迎,他也不會從櫃檯後面走出來還熱情的招呼著。

「」蘇雪黛面上有點點抽搐,這態度簡直跟先前進來的時候是兩個人的性子啊。

不過

「其實此次前來,主要是想讓我身邊的人認認藥材長長見識,我見掌柜這也不算多忙,不知可否向您請教一二?」蘇雪黛望向已經埋頭算賬的男子問道。

「認藥材?」那掌柜聞言手上的動作一頓,抬頭看了眼蘇雪黛又望向蘇雪黛身後的芸香,開口問道,「想學醫?懂醫理嗎?」

芸香聞言一愣,下意識就望向自家小姐,隨後迎上小姐的溫柔笑意時這才轉向那掌柜回道,「醫書看過不少,略知一二。」小姐不是說著讓她出來揀些藥材回去的嗎?怎麼

蘇雪黛原本確實只是想著讓芸香不識的藥材讓她買回去好好摸索,不然也不會有心情跟一個陌生中年男子周旋了這般多話,為的不也就是想要到時候買藥材時能夠多挑揀一些『特殊』的而不被拒絕。可是蘇雪黛萬沒有想到這福康堂的掌柜這般有性子,而且這性子還意外的合她的胃口,於是,她就動了想讓芸香留下來一段時間的念頭,畢竟自己摸索哪有師傅親傳的詳細好些?

「呵,無知。」那掌柜聽著芸香的話冷哼了一聲道,以為多看了些醫書便略懂皮毛了?簡直就是痴人說夢,無知小兒的狂言。

「」芸香被這掌柜的兩個字沖的滿面通紅,下意識就低下了頭。

蘇雪黛皺了皺眉頭,然而她還沒有開口說什麼話,一邊自從進來後一直沉默的蘇白卻是怒道,「你這掌柜怎麼說話的呢!我小弟的人怎麼就無知了?看過醫書的總比什麼也沒有看過的強上多少倍,更何況」蘇白氣憤地解下了腰間的穗子往櫃檯上一放,「你厲害你倒是能不能看出這怎麼弄出來的!」真的很生氣,竟然這麼小看他厲害的小妹和他小妹的人。別人不知道這琉璃穗子裡面的藥性怎麼弄出來的,他可是清楚知道的。

「」蘇雪黛嘴角微抽地望向蘇白,小弟

不過,有個兄長在身旁時時刻刻為自己出氣,見不能自己有半點委屈,這感覺很好。

福康堂掌柜此刻是沒有心思去注意蘇雪黛兄妹二人的舉止,因為他的全副心神都放在了那被放在櫃檯上的琉璃穗子上,特別是那隱隱散發出的香味。

因為男子與女子不同,所以,製作葯香時女子的以花香偏重,不需要太近距離便能聞到。而男子的便是清爽淡香為主,不湊近卻是沒有那麼引人注目。不過不管是男子還是女子的穗子,在接觸到毒物的時候便會散發出足以讓人警覺的香味。

比如眼下

蘇白抽著嘴眼望著那一臉興奮的福康堂掌柜,將他的琉璃穗子與一坨不知名藥材放一起,瞬間引發出濃郁的香味。

講真,蘇白他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穗子原來會散發出這種香味。

看著福康堂掌柜那愛不釋手的模樣,蘇白心裡有些後悔自己的衝動,下意識又去望了望那琉璃穗子,不知道方才氣憤下有沒有磕碰到

想到這裡,蘇白終於有理由重新奪回自己的琉璃穗子了。

「等等」福康堂的掌柜就這麼看著蘇白從奪回琉璃穗子到繫上腰間那一氣呵成的動作,話都還沒來得及說完整。

等?等什麼等?再等下去這穗子還不知道回不回得到自己身上!蘇白瞪了眼不捨得眼巴巴還盯著自己腰間穗子的掌柜,「不是說無知嗎?無知人做的玩意兒你也稀罕?」

福康堂掌柜恍若未聞般看著那回到蘇白身上後便又沒了濃郁香味的琉璃穗子,眼饞的緊。

蘇白皺了皺眉頭,「看什麼看,再看本公子也不會將這玩意再取下來的!」

「」福康堂掌柜一臉遺憾,面上無不在訴說著惋惜之意。

蘇白扭頭望向一邊,決定視而不見。

「掌柜」蘇雪黛無奈搖了搖頭開口喊道,她們是來辦正事的並非顯擺!

「老朽姓石,單名一個黔字,貴人喚一聲老石便可。」回過神的石黔聽到蘇雪黛地喊聲立即又如開始那般恭敬有禮,「不知貴人有何吩咐?」

「……」蘇雪黛等人。瞧瞧這,自稱都開始變了。

石黔見蘇雪黛等人久久不出聲吩咐,便抬頭望了過去。眼角瞥到蘇雪黛身後的芸香時,忽然腦海里想起了先前蘇白所說的話。

「這位小兄弟,方才是老朽夜郎自大了,還請您原諒老朽方才那一番狂言,莫要與老朽計較。」石黔快步走到芸香的身旁誠懇的說道。

芸香下意識地退了一步,緊緊跟在自家小姐身後。她雖然是男子裝束,但內里到底還是女子,忽然有男子逼近,她可不就慌了神嘛!

芸香心中又一次開始佩服自家小姐,怎麼就能如此穩住不慌不亂呢!

「先生謬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