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斗君心 >第050章 雪黛閣

第050章 雪黛閣 (1/2)

小說名稱《斗君心》 作者:子妜  更新時間:2018-10-03 12:08  字數:2317

這點倪詩卉倒是沒有亂說,因為這是蘇雪黛不在蘇府六年間,蘇府為她們留下的住處,只不過蘇雪黛回來了,她們也就甚少過來罷了。想必房間還是留著沒那麼快撤了才是。

話都被倪詩卉說到這個份上,蘇雪黛再猶豫那可就是實屬矯情了。沒看見旁邊坐著的世家姐姐們都一個個捂嘴偷笑地望著她嘛!

於是…

蘇雪黛便領著倪詩卉一行人光明正大的往雪黛閣走去。自然,她也是將先前倪詩卉所說的那段歇息的考量吩咐了花園裡候著的丫鬟們。

……

踏入雪黛閣中,倪詩卉一行人望著四周的景色皆是一副驚訝於面。

這,還是她來過的雪黛閣嗎?倪詩卉扭頭望向一旁神色如常的蘇雪黛,明明就在幾個月前,她還曾來過這裡…

別說是倪詩卉驚訝了,就是現在蘇家的幾個兄弟們過來也會驚訝,他們中除了蘇白在,其他人可是就在不久前還去過雪黛閣中的一個房中,爭執過那個機關算珠撥子,以後簡稱機關算盤。

「表妹,你這雪黛閣什麼時候重新修建的?這請的是哪家做的?」倪詩卉直接問向蘇雪黛。跟在一旁的其他世家小姐們,也是滿眼好奇望了過去。

蘇雪黛笑著搖頭,「表姐,我這裡並沒有重新修建過,只不過有些植物擺設動了動位置。」之所以讓倪詩卉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完全是因為倪詩卉太久沒有過來過,再加上採集了五行八卦之意的擺放,雖說陣法未啟但在整體上會讓人覺得視覺新穎甚至詭異。

如果此時是蘇家兄弟們過來的話,自然就會感覺到有那麼點詭異危險的絲絲感覺。畢竟,男人與女人天生感官會有所不同。

當然,蘇白除外。

為什麼呢?因為這擺設挪動非一日之功,是綠鳶她每天一點點更換,一點點變化而成的,對於住在雪黛閣里以及每日來串門的蘇白來說,視覺已習慣,所以並沒有其他感覺除非啟陣。

聽著蘇雪黛的話,倪詩卉眼底詫異之色更濃了,「你這是大整改?可是,為什麼我總是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呢?」倪詩卉倒是個真實聰慧之人,能感到不一樣還能感到絲絲威脅。

「表姐不喜歡?」蘇雪黛抬頭問道。十四滿周歲的她,比起過了這個年16歲的倪詩卉倒是矮了半寸頭,不過問及閨齡,人家也是說著倪詩卉是15周歲,而蘇雪黛也算是15虛歲,還是個特別虛的15歲。

「那倒沒有,只是覺得…」倪詩卉一時間竟然找不到合適的辭彙形容。

蘇雪黛聞言心中倒是鬆了口氣,「這些都是我那丫鬟弄出來的,有著防護的作用。」

「就憑這幾棵樹幾個假山石雕?」倪詩卉身旁的一名世家小姐沒有忍住開口問道。語氣雖然有些急切,但蘇雪黛卻聽出來沒有惡意,頂多就是不相信罷了。

蘇雪黛嘴角勾了勾,對著眾女招了招手。對於倪詩卉她是喜歡的,所以蘇雪黛連帶著倪詩卉的朋友也都心生親切之意,自然也就不會藏著掖著。

眾女見狀眼睛一亮,心中頓時升起了無比雀躍之情。

蘇雪黛走到一處石雕後面,雙手隨意拍打了兩下,頓時雪黛閣中景色變幻起來。

「這位姐姐可想試一試?」蘇雪黛挑眉興味地對著方才開口的那世家小姐說道。

那女子聞言一愣,又看了看走過來時還未覺得茂密的路忽然沒了,心裡有些打鼓。

不過,倪詩卉的其他世家小姐可喜見有人踴躍實踐,所以…都在那一個勁的慫恿著呢。

「……」蘇雪黛能感覺得到,她們這幾個世家小姐中的友誼是純真的。就是不知道以後…

「你這是搞什麼搞?會不會出事?」別人正在不嫌事大的勸那世家小姐,倪詩卉倒是有些不放心,想讓蘇雪黛作罷。

蘇雪黛卻是玩心起來了,哪能輕易作罷?要知道,人與人之間的純真友誼,很可能就是在這閨閣中的幾年,所以…總要好好放肆一回不是?

「表姐你放心吧,頂多就是找不著路,沒事的呢,我們都在這看著不是?」蘇雪黛對著倪詩卉搖頭晃腦說道。

「對的對的,婉欣,雪黛妹妹都這麼說了,你還猶豫什麼?」倪詩卉的小姐妹聽到這句話後立即點頭贊同,一邊還說給那先前率先開口的世家小姐聽,就用這做了另一個說服她的籌碼。

方婉欣,也就是先前口快的女子,在這群小姐妹中,性子向來直爽大膽,這也是倪詩卉的其他小姐妹慫恿她的原因。畢竟…有個兵部尚書的爹,想當嬌嬌女恐怕…有些難度。

方婉欣聽小姐妹們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哪還再好意思猶豫下去,也不是她一貫作風呀!於是,牙一咬便點頭應了下去。

在她的身後,那群小姐妹們看著她走進了局中,還湊到蘇雪黛面前說道,「雪黛妹妹,放心大膽的對她出手,她膽子大著呢,正好讓我們看看這都有什麼厲害之處。」

「……」蘇雪黛疑惑的看了眼說話的女子,真的要這樣嗎?

「別聽她的,意思意思便是了。」最後還是倪詩卉看不過去了,瞪了眼那女子後又說道,「表妹她身子弱,我們是來休息的,可不能一直陪著你們玩。」

眾女摸了摸鼻子,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點點頭,全副精神放在了方婉欣的身上,等著她出來呢。

……

方婉欣走近那團簇在一起的植物時,便已然知曉不對勁來。到底是兵部尚書的女兒,耳濡目染下的她對於一些兵書其實都有看過。

怎麼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