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斗君心 >第035章 壽辰

第035章 壽辰 (1/2)

小說名稱《斗君心》 作者:子妜  更新時間:2018-09-26 06:21  字數:2420

……

轉眼就到了二月初。

距離上次登高樓的比試已經過去了三月,到處都是初春綠意盎然的氣息。

期間,由於蘇雪黛不忍再讓兄長們代她受罰,只好安心的待著自己的雪黛閣,不再有出去的念想,哪怕是蘇家幾個兄弟不在乎地不時引誘也一樣。

不過…

也不僅僅是因為蘇雪黛不想讓兄長們代她受罰,還有原因是,她的祖母,蘇府的老夫人六十生辰到了。

往年都是小生辰,所以蘇府一般都是自家人吃吃喝喝就過去了,這次倒是整歲的生辰,再加上蘇雪黛回府一直都是養病中,自然,這次蘇府為了蘇老夫人的生辰也是為了讓蘇雪黛這個『病』嬌娥露露臉,畢竟…他們只是用蘇雪黛身子不好拖延婚期,可不會讓京城之人都以為蘇雪黛病弱到不堪求娶。

這些考量倒是都為了以後順利能跟蕭燁解除婚約後,蘇雪黛的婚事。

而蘇家的這些考量蘇雪黛並不知曉,此時的她正一頭扎在自己的雪黛閣里,一處被收拾出來的房間里,身旁跟著的是…綠鳶。

經過小半月的相處,綠鳶那從外面帶來的戾氣已經完全收斂起來,最起碼現在在蘇雪黛看起來,就是一個貼身小丫鬟的模樣。

芸香自然是不信綠鳶會這麼乖,不願留小姐一個人跟綠鳶在一間房內,但是…

芸香很是泄氣,為什麼呢?

只因小姐不讓她待在裡面,還有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將毒經裡面的東西琢磨透。

所以,從綠鳶將默書出來的毒經丟給芸香,冷著張臉說著,「自己看,我對毒物醫術興趣不大,所以不懂自己琢磨。」後,她就有空便埋在毒經裡面,也就給了綠鳶隨侍小姐身邊的機會…

總有一天,她一定要在綠鳶這個丫頭身上試試毒!芸香心裡暗暗有了打算後,便回到了小姐為她特意置辦的一間房間里。她要相信小姐不會吃虧,反正她不在還有夫人身邊的月琳在外守著呢。

所以…她要儘快讓自己能夠幫得到小姐!

……

綠鳶望著面前一身怪異衣裳的蘇雪黛,眉頭狠狠扭著。

原本,她只是想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為了最終目的,她要忍!

可是…

在這幾天的接觸上,她對於面前的主子腦子裡的東西,真的是看不懂了。

蘇雪黛才是師傅遺失多年的徒弟吧!

綠鳶不得不承認,自己引以為傲的機關術,在蘇雪黛的跟前,真的就是小巫見大巫,她也就只能用作於一些簡單機關設置,細節方面的

綠鳶想到這裡,又抬頭望了望蘇雪黛,幸虧她除了機關術還會些陣法,用在這上面雖然大材小用,但最起碼自己還是有著些用處的!

綠鳶恍然,她現在竟然已經開始抱著有些用處,而不是自恃本事了嗎?

果然是有著大運氣的人

綠鳶望著那正在對著手中東西再次檢查的蘇雪黛,眼底幽深了些許。她在她的手下,或許並非什麼難忍之事

蘇雪黛沒有去在意綠鳶的小心思,只是不斷地用完善著手中的壽星公,看著他那挺著的大肚子,手中的蟠桃。

嗯…還是比較滿意的…

為了給祖母準備壽禮,她可是好幾天沒有好好休息了,不過…

蘇雪黛將壽星公的擺件放好在案桌上,縴手輕輕一按,那壽星公手中的大蟠桃瞬間四分五裂開。

八個一模一樣的蟠桃,排列有序地凸顯在壽星公的前面,正好擋住了那碩大的肚子。而蟠桃上寫的郝然便是: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蘇雪黛看著這一幕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特別是…

綠鳶看著那八個壽桃後面那張咧嘴開懷笑的壽星公的臉,那原本淡定的情緒瞬間變了…她記得方才一開始的時候,那壽星公的面上是笑著,但是嘴卻沒有那麼張著,眼下卻…

「怎麼樣?」蘇雪黛因為成功了一件繁瑣的小作品,心裡有些小激動,身邊又只有綠鳶一人,於是就自然而然地開口問向她。

「甚好。」綠鳶斂了斂眼底神色淡淡地回道,曾幾何時,師傅他每完成一個小東西,也會興緻高昂地拿到她的面前,獻寶一樣。

而她…再也沒有那種心情了…

綠鳶的淡然並沒有阻擋住蘇雪黛的好心情,或者說根本也沒有在意過綠鳶的想法吧。

「不過,這裡面的一些小陣法還真是多虧了你。」蘇雪黛笑著說道。

「小姐嚴重了,這是奴婢應該做的。」綠鳶很是伏低做小。

蘇雪黛面上揚著笑意望了眼綠鳶,也沒有多說什麼,她倒是真的從心底感謝綠鳶的,不過…人家既然不領情,那就…算了。

「去讓繡房準備一塊可以遮擋住這一整個的布料,用金絲線綉個雙面壽字後蓋在上面。」蘇雪黛對著綠鳶吩咐道。

「是,小姐。」綠鳶畢恭畢敬地彎腰福神退了下去。

蘇雪黛轉身望著綠鳶的背影,眼睛微微眯著。

這樣,也好。

隨後就不再去想這些事情,又按了一處按鈕,便讓那壽星公恢復成了原先單調無比的模樣。

……

蘇雪黛走出房間後,正好蘇白也迎面走了過來。

蘇雪黛眼睛一彎,正要開口說些什麼。

「小妹,你可出來了!快跟我走!」蘇白老遠看到蘇雪黛,立即加大腳步,三下五除二到了蘇雪黛的面前,直接拽著蘇雪黛的手就拉走。

「……」蘇雪黛。這是怎麼了?

望著蘇白拽著的方向是自己的術數房間,心裡疑惑更加重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