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斗君心 >第032章 綠鳶

第032章 綠鳶 (1/2)

小說名稱《斗君心》 作者:子妜  更新時間:2018-09-26 06:21  字數:2407

蘇清明很滿意弟弟們的識大體,點了點頭便又拿起戒尺,順著長幼順序開始懲戒。

蘇覃幾人的心啊,就如同那十五個吊桶打水一般,七上八下。聽到大伯父讓自家父親懲罰自己的時候,他們心裡是鬆了一口氣,畢竟,他們不相信自己的父親會有大伯父那麼嚴厲狠勁,瞅瞅大伯父抽打大哥的那個狠勁兒~

可誰知道

啪啪啪!啪啪啪!

一時間書房裡儘是戒尺抽打在人身上的聲音,聽的外面守著的小廝們,心裡不停打鼓。

是先去找大夫人來解救少爺們呢,還是先去找大夫去呢?

送走了白氏而正在泡著澡的蘇雪黛,完全不知道因為她的事情,讓幾個哥哥都受到了體罰。她以為,她爹頂多就是跟娘一樣,對哥哥們狠狠斥責一頓便是,哪裡想得到

可憐幾兄弟既不知道蘇雪黛要退婚這件事,又不知道爹爹們擔憂的心理,就這麼挨了打又挨了罰跪又疼又累。

所以幾兄弟心裡一致想著,等懲罰結束之後,定要在妹妹面前好好訴訴苦,絕對不能讓老四一人專美於前!

旁白:所以你們兄弟幾個想的不是被妹妹連累,而是不能被老四比下去?你們這被懲罰,不以為恥還反以為榮?

蘇雪黛泡好澡,簡單的梳洗了一番後,便讓芸香帶著被她就回來的女子過來。她知道,如果今晚她不見這個女子,怕是那女子也睡不好覺,而她亦然。

芸香很快便帶著穿著乾淨衣裳的女子來到了蘇雪黛的面前,而那女子在被帶回來交給芸香帶下去的時候,便發現救她的男子是女子裝扮的。

蘇雪黛望著面前乾淨又熟悉的面龐,眯了眯眼睛。

站在一旁的芸香見狀,又想起剛回來時路過那處村莊時的小姐,於是便安然候在一旁,不做任何聲響。

「我應該喚你一聲江小姐,還是喊你綠鳶姑娘?」蘇雪黛手肘放在一旁的茶榻上,托著腮眯著一雙好看的眼睛問道。

女子聞言渾身一震,原先她願意跟著蘇雪黛回來,一是因為蘇雪黛低語在自己耳邊說的名字,是她師傅的名諱。二則是,她能感覺得出來蘇雪黛周身氣運非同一般,所以才放棄了掙扎。卻沒有想到對方不僅知道師傅的名諱,竟然還知道她的身世

女子臉色很是難看,望向上首端坐的女子冷聲道,「自我出生,我便只有一個名字,那就是綠鳶!」想到自己的另一個名字,她就覺得噁心的讓她難受!

蘇雪黛聞言眼底並沒有多少詫異,她也曾聽說過綠鳶的身世,對此她也能理解綠鳶為何這般不待見江這個姓氏。

「既然如此,那麼綠鳶姑娘我們便來談談你眼下的處境如何?」蘇雪黛也不多兜圈子,直接說道,「我很好奇,身為天機子的得意之徒,為何會落到如此地步?」

綠鳶抬頭望了眼蘇雪黛,隨即又斂下眼皮站在原地沉默。

「綠鳶姑娘不願說,也無妨。」蘇雪黛見狀也不生氣,坐直了身子雙手搭在腹間,儀態優雅卻語氣強硬且不容置喙地說道,「不過,我這裡可不能留著他國身份的你久住,作為我救下你的報酬,便將毒經拿出來於我,我們便算兩清了。之後,綠鳶姑娘便可離開了。」她又不是聖母,做好事不要求回報!就算她有聖母之心,那也是在昏迷中的那一世全部消耗完了!

而且,她之所以會救下綠鳶,除了看中綠鳶本身本事外,還有一點能為她所看的就是那毒經了。現在人家很明顯對自己有著『異心』,她還傻的要說服她,怎麼可能?所以,她就退而求其次要了毒經。

嗯一百兩一本毒經,也算是值了!

至於她為何要這本毒經呵呵,這可是後宮私下爭鬥最為必備的本領啊,雖然她這一世不願再入那深宮之中,但有些東西讓身邊的丫鬟學了去,用來堤防小人自保還是有些必要的。

然而綠鳶在聽到蘇雪黛這一段話之後,猛然抬起頭,美目中竟然一副泫然若泣的模樣。

蘇雪黛心頭一怔。

可還不待她再開口說些什麼時,綠鳶卻是張開了口。

「天機閣裡面的東西,被那些人全燒了!毒經也」綠鳶咬牙切齒地恨聲道。

蘇雪黛心頭一凝,直視著滿目仇恨的綠鳶,試圖在其中看出真假來。

「不過」綠鳶被蘇雪黛這般直視著,也穩了穩情緒繼續說道,「那些東西都記在我的腦子裡,我可以將它們都默背下來。」綠鳶昂起頭,她是驕傲的,因為這時間也就只有他的師父才知道,她有著過目不忘的本領。

蘇雪黛聞言卻是不急了,一手托腮一手搭在茶榻上,很是節奏般地敲打著。

「你想要什麼?」蘇雪黛問。

「報仇!」綠鳶回道。

「天機子不會願意看到現在的你。」蘇雪黛手一頓又說道,此時的她對渾身充滿仇恨的綠鳶,不免的升起了同情之心,當然,這也僅僅只是同情之心罷了想到那年從那人口中所說,天機子對她這個徒弟的疼愛,她相信,他不會願意自己的徒弟最後生活在仇恨中。

「我不管!是他們毀了我的家,殺了師傅,我一定要報仇!」綠鳶聽著蘇雪黛那淡然的語氣提到自己一生中最敬愛的師傅時,整個人都有些不受情緒控制的咆哮起來。

蘇雪黛面色一凝,再次直起身子站起了身子,緩步走到綠鳶的身旁,語帶輕蔑的說道,「報仇?憑什麼?憑你的本事?」

被這樣的蘇雪黛盯著,綠鳶那歇斯底里似乎有著短暫地怯懦,不由自主地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