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斗君心 >第015章 蘇府

第015章 蘇府 (1/1)

小說名稱《斗君心》 作者:子妜  更新時間:2018-09-26 06:21  字數:2570

最後

「看來蘇府早有安排,倒是本王與太子殿下多走了一遭。」蕭謹笑著對蕭燁說道,「不過,既然都已經上了半山腰,太子殿下是否要去見一見您的未婚妻?」

蕭燁眉頭皺起,狠狠地望了眼蕭謹,隨即開口,「男女終是有別,再加上本宮與蘇小姐之間的關係,還是避些嫌為好,既然蘇小姐確實無礙,本宮恐蘇府擔憂,便不多留,先回宮復命,順便將消息帶回去。不過未免再有意外橫生,護衛之事,便交與南王。」說完蕭燁對著蕭謹拱了拱手,也不等蕭謹應聲,頭也不回地駕馬離去。

他現在腦子裡有些亂,他很擔心那些蘇府府兵是否真的逮住了草寇,是否會從那群草寇口中知道些什麼,所以,他得趕回去善後。

至於讓南王負責護送

蕭謹望著蕭燁駕馬離去的背景,嘴角揚起的弧度更為邪肆。就這樣的情況下,還沒有打消心裡的骯髒主意,還真是嘖嘖嘖!

不過

他會讓他如意嗎?

「王爺,那蘇小姐與那些土匪」鐵騎隊隊長在蕭燁離開後,這才上前詢問道。

蕭謹慵懶的眼眸微低,半晌後,抬起頭眺望了一眼遠處的山寨,才開口道,「留幾個人暗中保護,其餘人回京。」說完,立馬調轉馬頭,也順著蕭燁離去的方向,駕馬而去。那位蘇小姐,倒真是個有意思的女子,只可惜暫且不適合前去見上一見,他很期待,期待在京城與她的交鋒!

「小姐,太子殿下怎麼就這麼走了呢?」芸香走到蘇雪黛的身邊,小心翼翼地低語,語氣儘是不平,「都不知道上來看看小姐是否真的安然無恙?也不親自護著小姐回去」

蘇雪黛聞言只是笑笑並沒有說什麼,直到施興再次回到山寨的廳堂時,這才抬起頭。

「門外的侍衛們都撤離了。」施興眉頭一皺,略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樣。

蘇雪黛點了點頭,輕聲嗯了下。

「蘇小姐就不怕」施興見狀忽然就這麼開口問道。

「施當家不是蠢笨之人。」蘇雪黛點到為止,她既然敢走這一步,自然是方方面面就這麼算好的,先不說她是真的不怕會被挾持,就是太子殿下和那南王,也不會是輕易就會真的什麼也不做離開。

施興被蘇雪黛這麼一點撥,立即明了,猛地抬起頭望向一直端坐的蘇雪黛,心裡沒來由地開始有些畏懼之意。

蘇雪黛沒有去管施興心裡的想法,而是轉頭對著芸香吩咐道,「可以準備收拾一下細軟回府了,這次路上有我蘇府府兵的護衛,相信不會再多生事端。」說完,蘇雪黛似笑非笑地望了眼施興,再次低頭飲茶。

京城,蘇府。

午時已至,本該食香滿園的蘇府正屋膳廳里,此時卻是清清靜靜,絲毫沒有用膳的舉動。

不僅如此,除了上了年紀的老夫人外,其他幾房也一同來到了膳廳,規規矩矩地坐在一旁等著。

至於等什麼

一陣嘈雜的腳步聲響起。

眾人連忙站起身子望過去,那如畫的景象,瞬間破滅。

「老爺,怎麼樣了?黛兒她有沒有事?」蘇府大夫人第一個開口問道,自從昨日接到消息,蘇雪黛被土匪擄上山,她一口氣沒有上來,暈了過去。而當她再次醒過來的時候,蘇二爺和蘇三爺被召進宮,蘇大爺和一眾蘇府男子們守在前堂等著,而她們這些女眷便留在內堂。

不僅蘇大夫人急,就是蘇二夫人以及三夫人都是眼底急切之意地望向自家的夫君。

「娘,您別著急,妹妹沒事的。」蘇大爺還沒有開口說話,倒是蘇大少爺蘇軻上前將蘇大夫人扶到一旁坐著,安慰著。

「真,真的?」蘇大夫人希冀地望向兒子。

蘇軻點了點頭,「方才二叔三叔被召進宮,就是因太子殿下回來了,正在給皇上稟告,索性皇上便喚了二叔三叔。」

蘇大夫人聞言,那一顆忐忑的心終於回歸了心底,面上也有了些許暖意,隨即神情又是一變,「那,那你妹妹,她呢?她回來了嗎?」說著,蘇大夫人還下意識地將兒子拉至一邊,往一行人的身後望了過去。

「」蘇大少爺。

「大嫂,太子殿下是快馬加鞭趕回來的,所以雪黛沒有那麼快回來,大概傍晚時分,便能進京。」蘇二爺笑著接了口。

蘇大夫人聞言這才放棄往眾人身後望去,一時間,面上那神采又暗淡了下去。

「好了,女兒既然沒事就好,傍晚就能看到,你再著急也無用,而且就你現在的樣子,到時候女兒還不定能不能認出你。」最後,蘇大爺才有機會發話,「時辰也不早了,趕緊讓人傳膳,用了後,先好好休息,免得給女兒看了笑話!」

蘇大夫人聽到蘇大爺的話,眼睛裡終於有了神采,只不過是沒好氣地瞪了眼蘇大爺。

「哈哈哈。」正屋膳廳眾人見狀,皆是開懷一笑,頓時沖淡了先前的凝重愁雲。

蘇大夫人面上有了些許紅暈,隨即立即派人傳膳。

終於,有些食慾,可以用膳了。

用過膳食後,蘇大爺以及蘇府其他男子先行離席,但他們走的方向卻並非是各自的屋院。

正屋大書房。

蘇大爺坐在上首,皺著眉頭望向蘇二爺,「蘇府府兵?太子殿下確定是這麼說的?」

蘇二爺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到現在,他還記得當時太子殿下看著他的眼神,似乎有質疑也有責怪,著實讓他摸不著頭腦。

蘇大爺沉默不語。

「可是爹,當年那位道長,千叮嚀萬囑咐過,不允太多人護著妹妹,就是山腳下的房屋,也是每次劉誠那小子去接山上的丫鬟時,才會住上兩天,平時都是閑置的,又怎麼會有蘇府府兵」蘇府大少爺提出疑問,「這是不是那些草寇逼迫妹妹這般說的?那,妹妹豈不是很危險!」

蘇軻想到太子殿下蕭燁竟然沒有親自護送妹妹回來,對他就很是不爽。如果他的妹妹出了什麼事,他一定不會簡單放過他的,哪怕他是儲君!

蘇清明依舊沉默,那眉頭緊皺的都能夾死蚊子。兒子能想到的,他作為多年的上林苑院長,又怎會想不到?

只是

半晌後,蘇清明最終抬起頭對著蘇軻說道,「這事,先不與你娘說。」蘇大夫人的身子,可經不住擔心受怕。這些年女兒沒有回來,讓她常常以淚洗面,身子一年不如一年,如果再多思慮,他真怕

「還有你們,此事也不能與你們娘說。」蘇清明想了想又吩咐了其他兩房的子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