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黑化男友進行式 >第九十三章 程言的任務

第九十三章 程言的任務 (1/1)

小說名稱《黑化男友進行式》 作者:墨眼喵者  更新時間:2018-11-09 07:57  字數:2343

她這會兒正揉著肩膀,神情疲憊,眼底的暗青比昨天更重了一層,面色晦暗,表情也十分的僵硬。

「你還好吧?」阮喬走過去幫黎婷把鐵筐背好在背上。

一見是阮喬,黎婷緊繃的神經這才放鬆下來,側眸輕聲道:「昨晚回去的遲了。」

「你是幫黎玉做任務了吧?」阮喬走在了黎婷旁邊。

黎婷點頭,同時對著阮喬道謝:「黎玉都給我說了,謝謝你能幫她。」

阮喬笑了笑,正要說話突然感覺背後有些發涼,她立刻回頭,沒在人群中找到令她顫慄的視線。

「怎麼了?」黎婷見阮喬停下不走,不由回頭問道。

阮喬搖頭,轉身跟上黎婷。

早上來領任務的人很多,道路卻十分狹窄,阮喬垂眸看了眼腳下生鏽破舊的道路,總覺得一個不小心就能踩出一個洞來。

正出神的時候手突然被一隻冰涼的手握住,她愣了愣,正好對上黎婷關切的目光。

「跟好我。」黎婷吃力的在人群中把阮喬拉在自己的身側,「今天有我帶路你跟著我就行。昨天下午程言一個人走的時候都繞到了管理處,要不是我剛好完成了管理處下午的工作碰到正四處亂撞的他,估計一個晚上他都繞不回去了。」

說著黎婷沒忍住的笑了兩聲,想著程言當時糾結的表情怎麼想怎麼滑稽。

阮喬倒是沒想到程言昨天晚上回來的那麼遲是繞到管理處去了,她看了看手裡皺皺巴巴的地圖,幾乎能想像到程言當時焦急的樣子。

不過這地圖寫的這麼詳細竟然還能繞到管理處,程言的方向感真是讓人操心啊。

不遠處的紀戎正站在上一層的護欄前,從這個位置看過去正好能把下一層的場景盡收眼底。

「阮、喬。」

他盯著手裡的資料,眉峰緊皺。

身後的守衛板著臉看著前方,原本目不斜視的眼睛轉了轉,朝著紀戎手裡的資料瞅了一眼又趕緊別開眼。

又是這個阮喬啊。

阮喬方向感不錯,再加上黎婷的帶路中午很順利的吃到了午飯。

「今早許嚴爵來找你。」程言洗著自己昨天的臟衣服,用手背擦了擦濺到臉上的的水珠,「我說房間裡面只有我他就離開了。」

阮喬聳肩,不在意的嗤笑一聲,「這下許嚴爵肯定又認為我爛泥扶不上牆,還幫著奴隸做工作之類的。」

說著她簡單收拾了碗筷,見程言已經洗乾淨了衣服,不由讚歎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錯啊你,要我肯定得先放著,工作的時候再將就著穿,穿上兩三次再洗。」

程言攪了攪著水盆裡面漆黑的污水,笑眯眯的彎著眸子,「我就是閑的沒事幹。」

說著抬眼看著阮喬精神的樣子,恰到好處的露出訝異的神色,「你看起來好像不怎麼累,要休息一下嗎?」

這份工作他一來一回下來都累的夠嗆,沒想到阮喬這個看起來纖細的女人竟然還能表現的這麼輕鬆?

沒有午睡習慣的阮喬擺了擺手,調侃的沖著程言笑了笑,「那是因為我有黎婷帶路啊,沒有繞遠路。」

程言的面上僵了僵,雖然努力的想要維持表情卻還是沒忍住的抽了抽眼角,「黎婷都給你說了?」

「恩,說了你在管理處迷路的事情。」阮喬一本正經的點頭,見程言瞬間漲紅了臉心情頗好的笑出聲來。

直接炸毛的程言憤憤的把阮喬推出了門,順便把桌上收拾好的餐盤也放進了儲物箱。

阮喬正好打算去找黎婷,見狀也不生氣,乾脆揉了把程言的腦袋笑眯眯的離開,完全無視程言在身後憤怒的鬼嚎。

一個人回到房間的程言伸了個懶腰,靠坐在沙發上心情愉快的翻動自己的個人面板,嘴裡哼著輕快的小調。

他原本是零的任務進度已經變成了百分之十。

黎婷出門的時間比阮喬預計的要早一些。

剛走到黎婷住處門口就聽見一段罵罵咧咧的咒罵聲,緊接著看到的就是在罵聲中推開門衝出來的黎婷。

黎婷腳下一滑坐倒在了地上,滿臉淚痕,精神不濟的面容越發的疲憊。

「你要是精力充足就給我多做點活!」背著門阮喬看不到房間里的人,只能聽到比較粗野的咒罵聲,「這都多久了還惦記著你那什麼妹妹,少在我面前提起她,再吃裡扒外你就去死吧!」

說罷男人立刻狠狠的關上了門,隱隱約約還能隔著門聽到裡面的咒罵聲。

黎婷無力的靠在牆邊,擦去眼淚簡單的收拾好了頭髮。

顯然還沒被發現的阮喬安安靜靜的站在原地,見黎婷閉上眼睛,平復好了心情後才走過去。

「黎婷?」她輕聲的打了聲招呼,「你要不要再多休息一會兒?」

沒想到阮喬會這麼早的來找她,黎婷先是不好意思的摸著眼瞼,又趕緊放下手搖了搖頭,看著手忙腳亂的。

「剛才」阮喬看向黎婷身後的門。

「沒事。」開口打斷阮喬未出口的話,黎婷擺了擺手,「我沒事。」

見狀阮喬也不好在說什麼,她陪著黎婷安靜的走了一段路,注意到不遠處的人群傳來十分熱鬧的喧嘩聲,不由抬起手指輕輕敲了敲黎婷的胳膊。

黎婷像是被驚到了一般抬起頭,含著眼淚的水眸抬眼看向阮喬。

阮喬好像沒看到一般的指向熱鬧的人群,「那裡怎麼了嗎?看起來不像是在工作的人。」

「又死人了而已。」黎婷朝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我回去的時候看到了,應該又是因為失足摔下去的人。」

說著她停頓了兩秒,語氣中也多了些嘲諷的意味,「在這個無聊的地方只有死人的時候會熱鬧起來,什麼時候這種事情都能當做是解悶的事了。再待久一些,那些悠閑的傢伙估計連死人都會覺得無聊了。」

聽著黎婷充滿憎惡的語氣,阮喬視線微微側移,偏頭湊近了黎婷的耳畔,「就比如說許嚴爵?」

黎婷愣了愣,下意識的看向阮喬。

「我聽黎玉說他在這個場景已經待了七八年了。」阮喬倒是一臉的無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