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良緣喜嫁 >第一百九十三章 軒然大波

第一百九十三章 軒然大波 (1/2)

小說名稱《良緣喜嫁》 作者:百媚千嬌  更新時間:2019-01-13 13:48  字數:3657

大理寺門口驟然生變,那些淡漠的人全部興奮起來,紛紛圍攏到跟前,就連眉眼都激動得飛揚。

小鬍子衙役變了臉色,命人驅趕著看熱鬧的百姓:「胡鬧!信口雌黃!míngàoguān,你有什麼憑證?沒有憑證不予受理!」

安生冷聲反駁:「是否受理,好像不是你說了算,需要面見大人定奪吧?」

衙役冷笑著威脅:「你父親已經判了,鐵板釘釘的罪過,乃是聖上的旨意,不追究你們抄家滅族已經是開恩,你還不知足,想反下天來不成?míngàoguān,若是一經核查,不屬實的話,那就是一百廷杖,就你這小身板能承受得住?」

「朝廷官員沆瀣一氣,我父親身負奇冤,為人子女者,寧死也自當為父親討要一個公道!」安生擲地有聲道。

這些時日,倉廩失火的案子在京中沸沸揚揚,百姓矚目,對於罪魁禍首夏雲海更是恨之入骨。聽安生一說,圍觀者頓時好奇心起,有人義憤填膺,有人將信將疑,也有人唾棄。

衙役見勢不妙,頓時惱羞成怒:「還愣著做什麼,將這尋釁滋事的瘋婆子給我綁了!」

幾個衙役立即不管不顧地圍攏上來。

安生一擰身子,手中的鼓槌便毫不猶豫地向著鳴冤鼓砸過去。

「通」的一聲響,使盡全身氣力,引得圍觀眾人一聲叫好,心也隨著鼓鳴聲激蕩起來。

衙役一擁而上,將安生胳膊反手一擰,鼓槌便奪了去。迫使她不得不佝僂下身子,卻依舊倔強地仰起臉,憤然怒斥:「憑什麼?!」

「就把她綁在這鳴冤鼓下面示眾,讓那些尋釁鬧事者都看看,是怎樣的下場。」

安生左右掙扎,目眥盡裂,揚聲大喊:「我父親夏雲海冤枉。東城倉廩早已被李尚書貪墨一空。戶部官員相互勾結,縱火掩蓋罪行,嫁禍給我父親!你們官官相護,蒙蔽聖聽,天理不容!」

圍觀者嘩然,一片此起彼伏的議論浪潮,使大理寺門口驟然間就像是一鼎滾開的熱湯。

「堵住她的嘴!掌嘴!」那小鬍子衙役氣急敗壞,厲聲吩咐。

一支長箭裹夾著凌厲的風聲呼嘯著由遠及近,越過眾人頭頂,「通」的一聲,穿透牛皮鼓面,發出震耳欲聾一聲巨響,箭翎微微顫動。

適才還人聲鼎沸的門口驟然安靜下來。

「誰?是誰這樣大膽!」小鬍子衙役色厲內荏地叫嚷。

安生抬起臉,見到長街盡頭處,一人一馬,猶如一團紅雲,帶著滾滾煙塵,風馳電掣一般凌空疾馳而至。

「吁!」

一勒馬韁,駿馬一聲嘶鳴,前蹄揚起,馬上人意氣風發,帶著滿臉僕僕風塵,沖著安生微微一笑。

「míngàoguān,杖責三十,若是我喻驚雲狀告戶部李尚書與一眾大小貪墨官員,你大理寺可受理?」

人群里立即爆發出一聲不可思議的驚呼:「喻世子!」

喻驚雲的名頭,比適才那一箭更有震撼力。

安生的眼眶裡瞬間就蓄滿了眼淚,爭先恐後地湧出來,猶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撲簌簌」落下。

此時的喻驚雲,威風凜凜,眉眼飛揚,騎在駿馬之上,就像是自天而降的天神一般,帶給了絕境中的她無限的希望。她第一次這樣仰望一個人,帶著熱切的崇拜。

眾衙役大驚失色,翻身撲倒在地,戰戰兢兢:「小人參見喻世子。」

喻驚雲整個人猶如晾翅雲鶴一般自馬背之上一躍而下,輕飄飄地落在安生面前,微微勾唇:「不是讓你安心等我的消息嗎?如何這般沉不住氣。」

安生猶如劫後餘生,喜極而泣:「我,我害怕你回不來。」

喻驚雲志得意滿地邪肆勾唇,滿臉狂傲:「天下間沒有我喻驚雲辦不成的事情。」

安生的心瞬間跳躍起來,就連眼角掛著的淚花都開始歡快地閃動:「如此說來,我父親有救了?」

「非但如此,虧空的糧米盡數尋回,你還是大功一件,可以給你父親將功贖罪。」

「真的?」安生喜出望外,更是激動得語無倫次。

喻驚雲沖著她微微一笑:「這些糧食不是小數目,這般張揚,無論是走陸路還是水路,他們不可能逃過我的耳目。」

此話更是猶如一道驚雷,坐實了安生適才所言,在大理寺門口引起一陣軒然dàbō。

「一會兒升堂問案,你要出堂作證,你怕不怕?」

安生斬釘截鐵地搖頭:「不怕!」

「好,不愧是我喻驚雲的人!」喻驚雲猛然轉身,沖著跪在地上的衙役沉聲吩咐:「去回稟你們大人,就說我,定國侯府世子喻驚雲,前來狀告戶部大小官員貪墨公糧,以權謀私,請他們立即升堂審案!」

喻世子發話,誰敢不聽?立即有衙役爬起來飛奔入內稟報。

安生心裡猛然一撞,不懂他那「喻驚雲的人」究竟何意?言從何起?眾目睽睽之下,會不會被誤解傳出什麼風言風語?

喻驚雲已經緩緩掃過跪在地上的衙役,凜冽的寒氣鋪天蓋地地壓下來:「適才是誰下令傷了她的?」

眾衙役抖若篩糠,暗自後悔適才自己腿慢,沒有爭搶著進內回稟,留在了這裡。

那小鬍子衙役更是嚇得要命,低著頭不敢抬,抖若篩糠,磕頭如搗蒜:「世子爺饒命,世子爺饒命啊!是小人有眼無珠,冒犯了這位姑娘。」

喻驚雲冷冷一笑:「這大理寺門口的鳴冤鼓擺來何用?」

小鬍子嚇得說話磕磕巴巴,嘴皮子都不利落了:「是為鳴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