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上神,夫人逃婚了! >第九十八章 九世命苦

第九十八章 九世命苦 (1/1)

小說名稱《上神,夫人逃婚了!》 作者:小嬌花  更新時間:2018-10-12 00:01  字數:2636

唐棠把鳳欺拉到一個沒人的巷道,問:「出什麼事了?」

鳳欺深深呼吸,又淡笑:「很明顯嗎?」

「嗯。」

「玉歌公主……我認識。」鳳欺神色愁惱。

唐棠直感莫名其妙,道:「你怎麼會認識公主?公主是人呢——哦,她是天上哪位下來歷劫的?」

「不是,」鳳欺搖頭,「說來話長,我簡而言之。我為神這些年不斷冶心,所以萬年一劫必不可少。有一世,現在的玉歌公主,是我姐姐。那一世我家境貧窮,家裡只有我和她兩個孩子,她長我兩歲,卻很懂事。她話不多,從來都是讓著我,好吃的讓著我,好玩的讓著我……到後來,她卻被我當時的父母賣去了青樓。因為,要給我籌趕考的路費。她也是願意的……青樓里的種種,我不說你也清楚,而她性子溫和又話少,更吃了不少苦頭。在我金榜題名的那一年,她為了保全我的名聲,不讓人知道我有個青樓姐姐,上吊自縊了。」

「啊……」唐棠一聲輕呼。

「我回到天界,對人界的經歷的一切記憶猶新,想起她為我的付出,便找了命格老兒問她下一世,哪知道命格老兒說,她註定九世命苦,是玄光命盤上定了的,他想改也改不了。後來,我們想著既然變不了結局,那就讓她之前享享福,所以,這一世她是玉歌公主。」

轉身:「可是方才你也聽到了,那攤主說,玉歌公主有無數男寵。這樣的消息不會空穴來風,我不知她這一世才短短二十年,又經歷了些什麼。」

「我們去找她。」唐棠認真道。

鳳欺心頭一震:「找她?」

「入宮,」唐棠上前一步,輕輕挽住他的胳膊,「我覺得,我們應該弄清楚她都經歷了些什麼。還有,你說她九世命苦,如今烏鴉繞府,萬一這是她生命盡頭,你也算送了她一程。」

「棠棠……」鳳欺神色凝重。

既然唐棠說這可能是她生命盡頭,那這十有八九是真的。

鳳欺心情激蕩,牽了她,道:「走,我們入宮。」

天色將黑之時,鳳欺和唐棠走進了玉歌公主的錦微府。

唐棠身上套著隱身訣,這類高級法術,靠自己自行參悟是悟不出來的。因此唐棠第一次接觸,一路上好奇心大起,竄去這個人面前晃晃招手,去那個人面前做個鬼臉,鳳欺拉都拉不住。

好不容易走到玉歌公主的寢宮,唐棠又站在門口,不動了。

「棠棠?」

「我……我有點緊張!」

鳳欺啞然失笑:「有什麼好緊張的?」

「這……她……」她手足無措,比划了半天,也沒有說出句完整話。

鳳欺輕輕握住她懸在空中的小手,把掌心的溫暖傳遞過去。

「不管她是公主,還是上一世我的姐姐,都沒什麼好怕的。我在你身邊,護著你,愛著你,誰都不能對你指手畫腳。」

唐棠小聲囁嚅:「要……要是有呢?」

鳳欺臉色微沉,神情嚴肅:「那讓他只管試試。」

話音剛落,面前的門忽然打開,兩個宮女愁眉苦臉地走出來。

「這可怎麼辦啊,公主病得那麼重了,還不讓我們請太醫!要不,我們偷偷去把太醫請來吧?」

「你不要命了?公主脾氣犟,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認準的事,十頭牛都拉不回!你要是敢違背她的意思做事,被她知道了,小心掉層皮!」

「那怎麼辦呢,要是公主直接去了,我倆起碼得掉十層皮!」

br--

/

「唉……找秋月姑姑去!她在公主身邊伺候了十多年,說不定她有辦法呢!」

「對對對,找秋月姑姑!」

看著兩個宮女急匆匆地朝東邊離去,鳳欺臉色越發難看。

這下唐棠心裡也揪了起來,照那兩個宮女的意思,這玉歌公主該是凶多吉少啊!

眼前勁風一掠,鳳欺已經進了房間。

唐棠緊跟其後。

這次,就算眼前陳設再怎麼富麗堂皇,金光閃閃,她也無暇顧及了。

穿過長垂的紫晶珠簾,鳳欺解掉他和唐棠身上的隱身訣,站到玉歌公主床邊。

此刻玉歌公主正在小憩,淺藍流光的錦緞覆著她柔弱的嬌軀,襯得她一張小臉越發蒼白無色。

鳳欺握緊雙拳,雙唇微翕,無法開口。

唐棠在一旁看著,心裡萬般難過。

「你來了。」

玉歌公主悠悠睜眼,看向鳳欺。

鳳欺和唐棠俱是一愣,而後他低聲一應,說不出第二句話。

玉歌公主抿唇淺笑,扶著床緩緩坐起。

「或許是人之將死,我這兩天有種感覺,會有人來看我。雖然……我不記得你是誰,但卻很親切。」

「玉歌公主,你可有什麼心愿。」鳳欺錯開目光不敢看她。

那樣虛弱的人兒,似乎可以隨時死去。

玉歌公主掩唇咳嗽幾聲,看向唐棠:「小姑娘,能勞煩你幫我倒一杯水么?」

「嗯!」唐棠走到桌邊,倒了水遞給玉歌公主。

見她薄薄唇瓣淺淺粉色,唐棠很是擔憂地望著她。

「公主,要不要……要不要傳太醫啊?」

「咳,不用了。那些庸醫,來了也救不了我。」她用指尖指指心口,「我啊,是心病。」見唐棠和鳳欺都一臉凝重,唇角一彎,笑:「是我病了,又不是你們病了,為何這樣一副表情?」

「公主……」

「叫我秦紫玉罷,都要死的人了,還要那麼沉重的頭銜作甚?」秦紫玉把瓷杯輕輕擱到一旁。

都心照不宣的沉默了一陣,秦紫玉幾聲咳嗽打破這壓迫的氣氛。

唐棠還是想去找太醫,礙著她說心病,只有強壓著衝動,問:「紫玉姐姐,你說是心病,那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幫忙的呢?你……大概也知道了,我跟他,不是普通人。」

「嗯,我知道。」秦紫玉點點頭,努力呼吸了幾次,「幫忙倒也不用了,反正我也時日無多,除了死,我別無他求。」

「啊?」唐棠驚訝。

雖然她見過的世面不算特別多,可像冷清幽那般可憐的也沒有幾個。連冷清幽都能好好活下去,秦紫玉又為何一心求死?

秦紫玉看出她的困惑,莞爾一笑,輕聲:「一個人,在沒有活著的理由的時候,便會想死。」頷首,聲音更低:「死了,就應該能見到他了罷……」

唐棠注意到她放在身上的手,再提到「他」時,手指緊蜷,大概猜到了她所謂何事。

看來也逃不出「情」之一字。

她心裡暗自嘆息,看向鳳欺時,見他還有些失神,便走過去,扯了他的衣袖。

「我們走吧,」她做出口型,「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你杵在這裡沒用的。還不如……等她睡後,我用旖夢看看她都經歷了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