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蠻嬌 >第一百八十七章 老大

第一百八十七章 老大 (1/1)

小說名稱《蠻嬌》 作者:雲鴉雨  更新時間:2019-01-13 11:45  字數:2560

?????只聽「嗤通」一聲,湖中濺起了水花。

蠻清歡竟一腳將蕭晟踹進了湖裡。

兩個丫鬟不禁也愣住了,自家姑娘打打鬧鬧,雖說在外頭得了個暴力女的稱號。

可細究起來,每件事都有理有據有出處。

就算最離譜的拆了安陽侯府門頭那件事,最後被逼得道歉的也是安陽侯府。

如此無緣無故將七皇子踹進湖裡,回頭追究起來可怎生是好?

兩丫頭在這廂著急,那廂蕭晟的侍衛見事不好,已跳進湖裡施救。

今夜的金水河畔,到處都是守衛的兵丁,為著避人耳目,蕭晟只帶了一個侍衛過來。

侍衛跳進了河裡救主,蠻清歡這廂自然沒人攔著,當然即使有人也攔不住她。

少女瞧也沒瞧湖中人一眼,只道了一聲「活該」,轉身去那頭找了自家的馬車。

這時候金水河畔的遊人已很少,三三兩兩都在登車離開,蠻清歡也帶著兩丫鬟,登上自家留著的馬車,頭也不回的離開金水河畔。

外頭的燈光透過薄薄的窗帘,投射在少女的臉上,會忽明忽暗晦暗不清。

雀屏咬了咬嘴唇,不無擔憂,「七皇子不會來尋姑娘的麻煩吧?」

少女鳳目一挑,「你家姑娘,我怕他不成?」

雀屏趕緊搖頭,自家姑娘武藝超群,自是不會怵了任何人,可對方畢竟是皇子啊,皇子啊!

少女自是瞧出了自家丫鬟的擔憂。

「放心,他不敢說出去的。」

頂多私下裡找她麻煩,可是私下裡找麻煩,自己又豈能買他的帳?

再說驚魂未定的於蕊回到鎮國將軍府,一個人在梳妝台前坐了良久。

在蠻清還鞭打她的那會兒,作為當事人,只曉得身上是如何的疼痛,腦子裡想的是如何的避開她的鞭子。

今日真真正正站在旁觀者的角度,才看清楚這臭武夫下起毒手來,是如何的狠厲不留餘地。

一鞭子抽下去,雪白的中衣都染上了血跡,外頭如此,裡頭更不知道如何的血肉外翻。

她受過她的鞭子,曉得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疼痛。

還有那一腳將人踢下水,拖泥帶水的狠勁……

於蕊忍不住就打了個哆嗦,攤在梳妝台上的手指,慢慢縮起縮到手心攥成了拳。

案台上的燈花忽然發出一聲炸裂的輕響。

於蕊受驚而起,忽然翻箱倒櫃,將先前那人給她的那包藥粉找出來,想著找個機會撒在滿清歡的身上。

以至於睡夢中,都是蠻清歡那臭武夫的各種悲慘死法,惹得她開心的大笑三聲,終於除去了這塊礙事的絆腳石。

翌日醒來之後,手指觸及到那包葯,蠻清歡一腳將人踢下河的狠厲勁,忽的在腦中划過。

雙手猛的縮回,又飛快的抓起那包葯,塞進梳妝台最下面的抽屜里。

風險太大,她還要再想想。

雀屏昨個一回到府中,就將姑娘捅的大婁子,告訴了畫眉、朱鷺兩個。

畫眉埋怨她們,「怎麼不攔著點姑娘。」

鶯哥委屈道,「咱們被那侍衛攔著不得近前,再說姑娘想做的事,咱們哪個能攔得住?」

這話說的不錯,畫眉也不是真的埋怨她們,實在太著急了,就這麼一說。

若是換成她自己,也定然攔不住姑娘。

四個丫頭愁的一夜沒睡好,早上起來個頂個的大熊貓。

百靈瞧著她們四個的模樣奇道,「這是怎麼了?難不成最近京城流行這種新妝容?」

「唉!」

四人齊齊嘆了口氣。

弄得百靈更加好奇了,「到底是怎麼了這是?」

百靈服飾蠻清歡盡心儘力,再加百靈勤快嘴又甜,府中誰有個頭疼腦熱的找她,莫不是笑臉相迎,幾個人對他也沒了先前的戒心。

百靈先前受傷,就是雀屏照顧她的,兩人更是關係好。

遂將昨晚的事告訴了她。

嗯,她們四個人擔驚受怕,沒道理叫百靈一個人逍遙自在。

哪知白靈聽了非但不擔心,還嗤笑一聲。

「這有何難,那七皇子若敢找上門來,我一把葯毒啞了他。」

四人齊齊流汗,感情這一位膽子比她們姑娘還大。

真是,還能愉快的聊天不?

四個丫鬟擔心的一夜,蠻清歡卻是一夜好眠。

早上起來,把伺候她梳洗的四人,好生笑話了一番,十分好心情的趣言無常練了一趟拳。

然後就出門了。

嗯,這回帶的是白靈,那四個傢伙形象太差勁,不好帶出門丟人。

先去了素香樓買了幾盒子點心。

然後在蜀香樓里就碰見了邵勁。

他是來給自家妹妹買點新的,出門卻忘了問邵雪要買哪種糕點。

都是女孩子,自家妹妹又十分推崇蠻山姑娘,想來口味差不多。

見蠻清花買哪兩樣,也跟著要了那兩樣。

蠻清歡卻是笑了,「我這點心是買給祖母的,老人家牙口不好,年輕人應該不太喜歡。」

邵勁倒也大方,微笑著請少女給她推薦幾款。

蠻清歡給他指了幾樣,想了想道,「摘星樓的燒鵝不錯皮酥肉嫩,我去那兒買兩隻,邵少爺不妨買只回去試試。」

能與少女同行邵勁求之不得,兩人隨便找了個話題聊聊,很快就到了摘星樓。

後廚在做燒鵝,蠻清歡、邵勁兩人在大堂等著。

外頭走進來一群人。

這群人蠻清歡都認識,晉沛時的那一幫狐朋狗友。

為首領頭的正是臨安伯世子侯昊然。

安郡王晉沛時要求上進,天天上朝堂,這幫狐朋狗友也跟著與時俱進——從醉仙樓花天酒地,遞進到來摘星樓花天酒地。

好不容易瞧見蠻清歡,自然不會放過。

拉著她一起喝酒。

什麼還有一個多餘的?

沒關係,喝酒不在乎人多,一起拉上。

不認得?

沒關係,兩杯酒下肚,哪怕生死對頭,也變成了好兄弟。

憑著安郡王的貴賓牌,一行人一口氣上了七樓。

菜肴等一會兒上不要緊,上好的女兒紅先來個十壇。

敲掉封泥打開蓋子,桌上的大碗一一滿上。

眾紈絝對著蠻清歡舉杯,哦不,舉碗。

「來,老大,大夥先敬你一碗。」

蠻清歡:「……」

頭上的黑線有筷子粗。

他們的老大不是晉沛時么,何時自個成了這什麼老大?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