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文集傳記短篇小說 >王爺請上榻 >第288章 一石二鳥

第288章 一石二鳥 (1/1)

小說名稱《王爺請上榻》 作者:焚不語  更新時間:2018-11-09 07:57  字數:2313

「若兒,你沒開玩笑吧,就算我輕功好,可也飛不上去啊。」

這個密室完全就像一個鳥籠子,底下大,上面小,離地面少說也有十來仗,而四周又是光禿禿的,他完全找不到地方借力於落手腳。

「你一個人不行,不代表兩個人不行。」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她當然知道輕功不是神話,需要借力才能飛起來這個道理,只是蘇宇航可以在下面給秦風使力,而秦風借著蘇宇航的力飛上去,只有這樣他們才有希望離開這個地方。

「這個辦法也不是不可以,不過……」秦風的話還沒有說完,那邊突然就閉起了嘴巴,然後對著燕雨若和蘇宇航使用了個眼神後,接著道:「有人來了。」

斗獸場很大,裡面又很是空檔,所以一點點的聲音,都會被擴大,剛剛他們在商量的時間,已經盡量壓低了分貝。

「怎麼樣?還習慣嗎?」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假如意,只是他此刻已經取下了自己臉上的輕紗,將整張臉都呈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這張臉果然不錯,只可惜她是盜取他人所得。

「不錯,挺好的,又乾淨,又安靜。」

這個女人,突然過來做什麼,莫不是她聽到了他們的對話,所以特意過來,想要將他們的希望扼殺搖籃里。

「那這麼說你是喜歡上了這個地方,只可惜你們卻待不長了,大人很快就會過來將你們帶走,到時間去了西大陸,我看你們還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這個燕雨若,現在明明就是個階下囚,竟還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她倒,到底是她的嘴硬,還是西大陸的手段硬。

「慢著,既然我們都要分別了,那你是不是應該也告訴我,你到底是誰?」

女子說完就準備要走,見狀,燕雨若趕忙幾步上前,來到了大鐵門跟前開了口。

「怎麼,少陽沒有告訴你,我是誰嗎?」

楚少陽早已猜出了她的身份,這個她心知肚明,只是讓她意外的是楚少陽竟沒有將她的身份告訴燕雨若。

楚少陽這麼做到底是為什麼,是擔心燕雨若誤會他們之間,還是想要保護她呢?

「他沒說,不代表你不會說,不是嗎?」

楚少陽不告訴她,這女人是誰,的確讓她很是惱火,可看這女人得瑟的模樣,相信她應該會主動告訴他們的。

「呵呵……你還真有意思,你就那麼確定,我會告訴你,我是誰嗎?」

聽到燕雨若這麼說,女子明顯愣了愣,她想告訴燕雨若,她就是姜琦,可話到了嘴邊,她又硬生生的給憋了回去。

現在不是公開她身份的時候,萬一此事傳到大人的耳朵里,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剛剛你不是還說你和楚少陽才是一對,我是橫插一腳進來的嗎?怎麼,現在連自己是誰都不敢說了……姜琦。」

燕雨若一直絞盡腦汁的猜想著,此女人到底是誰,她認識,楚少陽認識,蘇宇航也認--

識,直到剛剛通過那缺口,她看到了那女人的一個動作,這才讓她恍然大悟。

記得在楚陽王府的時間,姜琦就喜歡用手撩自己耳畔的碎發,而剛剛這女人又做了同樣的動作,這讓燕雨若突然靈光一閃,姜琦這個名字便脫口而出。

她早該想到,只有姜琦會愛的楚少陽發狂,也只有姜琦才會為了楚少陽不惜一切。

「你胡說什麼,我不是姜琦,我是如意。」

聽到燕雨若這麼說,姜琦的身子明顯的愣了愣,不過她很快就恢復如常的開了口。

她本以為只有楚少陽會猜出她的身份,畢竟她和楚少陽從小就認識,只是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燕雨若竟也猜出了她的身份。

「如意是斗王,她早就告訴我了,你不用在掩飾,這裡又沒有什麼外人,你就是姜琦對不對,我知道,你一直喜歡楚少陽,可以為了楚少陽做任何事,包括殺你的親爺爺……姜濤。」

姜琦殺了姜濤這件事,她一直都懷疑,因為她事後看過姜濤的屍體,沒有一絲掙扎,而且是被人一刀斃命。

姜濤當年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武功也不賴,就算是他老了,也不可能被人一刀斃命,怎麼也會掙扎的痕迹,可姜濤身上偏偏沒有。

所以她推測,姜濤的死不是楚夜天,是姜濤身邊親近之人,而姜濤身邊就姜琦一個孫女。

只是此事因為一直苦於沒有證據,加上後來蘇宇航這邊的事情,一忙,她就給忘了,現在想像,應該就是姜琦殺姜濤,嫁禍給了楚夜天,從而讓楚少陽心生愧疚。

這個計謀不錯,可謂一石二鳥。

「若兒,你剛剛說她是姜琦,而且是她殺了姜濤?」

秦風一臉詫異,姜琦這個人他雖然沒見過幾面,接觸也不多,可此人他聽說過,畢竟姜國公的名聲擺在那裡。

只是姜琦不是姜濤的親孫女嘛,她怎麼會殺自己的爺爺。

「對啊若兒,此事可容不得開玩笑。」

姜濤可是樓蘭的國公,如果真的是死於姜琦之手,那麼姜琦這麼做的目的又是什麼?

「我有沒有開玩笑,相信日後自有分曉,是吧姜琦。」

人在做天再看,她的猜測是不是真的,估計要不了多久大夥就能知道。

「誰告訴你的,楚少陽?」

這件事她只告訴過楚少陽,沒告訴過任何人,為何燕雨若會知道,莫不是楚少陽告訴她的,可這也不可能啊,那日她將這個秘密告訴楚少陽以後,楚少陽就一直在她身邊,從未離開過。

可如果不是楚少陽,燕雨若又是怎麼知道這個不為人知秘密的呢?

「你不用疑惑,我也不妨告訴你,不是楚少陽告訴我的,而是在楚陽王府,我勘察姜濤屍體得出的結果,你以為你殺了在場的所有人,就沒人知道此事,可你千算萬算,並沒有算到我會開棺驗屍吧。」

雖然當她回到楚陽王府的時間,離姜濤的死已經有一段時間,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樓蘭的天氣給她幫了一個大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