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紅蓮軌跡 >第七百八十三章 黃昏前的午後

第七百八十三章 黃昏前的午後 (1/1)

小說名稱《紅蓮軌跡》 作者:鹹魚不懼突刺  更新時間:2019-03-10 17:38  字數:2736

正在此時,羅賽的臉色一動。

「哦!有動靜了,有人從黑之工房中傳送出來。」

室內眾人對視了一眼,萊恩再次用arcus撥通了喬治的號碼,這一次非常順利的撥通了。

「你好,萊茵哈特?」

萊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用比較熱情的語氣問道「喬治,你現在在哪裡,我有一個很重要的技術問題希望你能幫忙。」

喬治頓了一下才接著說道「沒問題,但我剛剛從扎克森礦山出來,要趕到歐爾迪斯大概需要2天時間。」

「為了方便攜帶工具,能先說一下是關於哪方面的技術問題嗎?」

「當然可以。」萊恩目光深邃的說道「其實是羅賽想要找你,她想問問你能否將靈力信號轉化到導力終端中進行演算。」

「靈力信號轉換演算嗎?」

喬治沉吟了一下「應該沒問題,我後天就能到歐爾迪斯,如果時間緊急,我可以搭乘定期飛行船,這樣應該明天就能到。」

萊恩試探著說道「不用這麼麻煩,我讓獨角獅號去盧雷接你,說不定今天晚上就能到達。」

「不用不用,我這邊還需要做一些準備工作,既然你們比較趕時間,我明天早上保證能到達。」

「那好吧,辛苦你了,喬治。」

「沒事,我對這方面的課題也挺感興趣,明天見。」

……

灰骨山脈南面的湖畔小鎮米爾桑提,一個穿著灰色大衣的胖子掛斷了手中的arcus。

「靈力信息轉換演算……」

胖子腳下不停,繼續往鎮上唯一的綜合雜貨店走去,路上還有些不解托著下巴思索。

『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做這種耗費時間的工作?拉瑪爾州最近應該很忙吧?』

隨後他搖了搖頭「算了,反正只要和工房無關,幫幫他們也無妨……」

「滴滴」

就在這時,喬治的arcus再次響了起來,看到聯絡人名字的「安」時,他的表情有些複雜,但最終還是沒有接通聯絡。

「安,既然你已經去過共和國,憑藉你師傅的工作性質,應該早就察覺到不對勁了吧。」

喬治將arcus調到靜音模式收回腰間的背包中,繼續邁步往一家名為「黛安娜雜貨店」的兩層木質小屋走去。

『相見不如不見,為了避免過早決裂,現在還是先保持距離吧,至少……讓我再去歐爾迪斯以朋友的身份見一見克洛。』

……

盧雷市,羅格納侯爵城館

「可惡!」

安吉里卡鬱悶的切斷了無人接聽的聯絡「喬治那傢伙到底在幹什麼!」

想到年初在卡爾瓦德時師傅告訴她的消息,往常一向洒脫的安潔莉卡心裡有些煩躁。

「為什麼要撒謊說去過烏爾努公司?」

安潔莉卡雙手交叉抱在胸前,抖動著腿一臉煩躁的坐在沙發上。

身旁的女僕們痴迷的看著自家英氣十足的大小姐,那副花痴神態讓剛剛走進女兒起居室的羅格納侯眼角狠狠的抽搐了幾下。

「咳咳!」

重重的咳嗽兩聲,花痴的女僕和煩躁的安潔莉卡都回過了神。

「是老爹啊……有什麼事嗎?」

羅格納侯粗壯的眉毛逐漸倒豎起來「你還問我什麼事?今年的領邦會議談了些什麼,拉瑪爾州的動亂又是怎麼回事,立刻一五一十的告訴我!」

「嘖!」

心情不好的安潔莉卡努力穩定了一下情緒,這次的會議中確實有很多事情需要和老爹商量。

聽完女兒的講述,羅格納侯若有所思的摩挲著下巴上如鋼針一般的鬍鬚。

「黑之史書嗎,萊茵哈特說得沒錯,黑之史書的存在雖然十分隱秘,但作為數百年來掌控帝國偌大領邦的四大名門,我們並非對此一無所知。」

對亞諾爾一族忠心耿耿的羅格納侯擔憂的嘆了口氣。

「如果和黑之史書有關,那陛下的反常舉動就說得過去了,他也只能無奈的遵循既定的歷史走下去,但……」

羅格納侯抖了抖手中的書頁「太古血脈,果然是指亞諾爾一族吧,會是陛下嗎?」

安潔莉卡聳了聳肩,翹起二郎腿隨口說道「誰知道呢,既然預言上沒有寫清楚具體是誰,我覺得亞諾爾一族的任何人都有可能。」

「不行!」

羅格納侯考慮了一會兒後堅定的說道「下個月帝都仲夏節宮廷慶典,我必須親自參加,不能讓陛下身陷危險之中。」

安潔莉卡聽到羅格納侯的話頓時眼前一亮「哦哦!老爹你終於打算再次出山了嗎?那我就不用……」

「哼!」羅格納侯斜眼瞄了下一臉討好的女兒「當然……不行,你也必須換上禮服和我一起進入巴爾弗雷姆宮!」

「為什麼啊啊啊!」

……

巴爾弗雷姆宮,宰相辦公室

一臉陰沉的阿爾貝利希正在向宰相諫言「偉大的主人,放棄盧法斯吧,那個沒用的廢物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他的名聲徹底完蛋了。」

「哼哼~」宰相輕笑著否決道「他的名聲確實很快就會因為凱恩公的曝光而跌入谷底,但那只能代表盧法斯無法繼續擔任總督,而非他這個人徹底沒用。」

宰相似笑非笑的看了地精之王一眼「阿爾貝利希,你不用刻意排除我身邊的其他人,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用途,你也不例外。」

「我之前就說過,會根據盧法斯這次的行動成敗來決定對他的使用方法。」

「依然他已經無法勝任總督,那麼……就乾脆繼續在我身旁作為秘書和侍從官吧。」

「可是,主人!」

「夠了,不用再說。」

宰相威嚴的看向表情僵住的阿爾貝利希「列車炮的失蹤八成是凱恩公在搞鬼,不過你最好還是先去聯繫結社問問情況,別再在內鬥上下太多功夫,你懂我的意思嗎?」

「是……是!」

往常不可一世的地精之王感受到宰相身上傳來的強大壓迫力,急忙低頭服軟「主人,我這就去聯繫結社,我們要不要給凱恩公一點回擊?」

宰相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揮手道「不必,大勢將近,不要在這種節骨眼上橫生枝節,在黃昏正式發動之前,一切以穩為主。」

「是。」

阿爾貝利希傳送離開後,一名令人本能產生厭惡的聲音在室內響起。

「嘻嘻嘻~哈哈哈!你的『鐵血之子』又失敗了,冰之少女和稻草人最近的行動也有些反常,你就不怕他們全部反水嗎?」

「哼~」宰相不在意的輕笑道「如果他們真能抓住我的破綻一舉反擊成功,我只會為他們感到自豪,畢竟孩子本來就應該要超越父親。」

「嘿嘿嘿!隨便你玩吧,別耽誤大局就行,我會一直盯著你,嘻嘻嘻嘻嘻!」

宰相繼續批改文件時,嘴角勾起一絲玩味的笑容。

『變數越來越大了,有意思……凱恩公,我很期待你接下來的表現。』

『利用無數相連的細微改變,是否能組成足以撬動大局的棋子,姑且讓我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