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超強逆襲 >第135章 迫不得已

第135章 迫不得已 (1/2)

小說名稱《超強逆襲》 作者:止步  更新時間:2018-09-14 07:25  字數:3819

135

就在覃夢語把資料發給買家之前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內,同樣有人把資料外泄。

內鬼不止一個?張婉坤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

軟體上顯示的地址是門口的秘書方如宣。

只張婉坤瞅准了時間,調取監控,查看了那個時間段方如宣所做的一切。

畫面中的方如宣小心翼翼的環顧四周,中間鐵蛋拎著盒飯過來說了幾句話,隨後方如宣把資料發了出去。

李止水看到張婉坤的表情不對勁,湊過來問道:「怎麼了?」

「這裡還有一個。」張婉坤指著屏幕說道。

李止水看了一會道:「確定嗎?」

「確定。」

「能查到對方是什麼人嗎?」

「我試試。」

張婉坤點開軟體,順藤摸瓜,很輕易找到收件方。

讓她驚詫的是,對方所在的位置就在這棟大廈。

難道有一窩賊?

張婉坤想不明白。

「怎麼樣了?」李止水問道。

「顯示的地點就在這棟大廈,具體什麼人不清楚,」張婉坤慢吞吞的說道,「讓鐵蛋來看看吧。」

「好。」

李止水閑逛著出去,找到鐵蛋,順便把飯也拎來了。

有鐵蛋在,一切似乎變得容易了很多,他按照地址,很快鎖定了對方的ip,根據收件方的郵箱,很快查到了收件人的信息。

許冰雪,當這個名字從鐵蛋口中說出來的時候,張婉坤和李止水都不知道這個人究竟是什麼來路。

「能不能查到個人信息?」張婉坤追問道。

「應該可以。」

鐵蛋邊說邊點動著手指,沒過多久,關於許冰雪的資料顯示了出來。

其父許志業赫然入目,包括兩個紈絝公子許天池和許天賴。

摸清了對方的底細,張婉坤反而變得淡然了。

「好了,這裡沒你的事了,回去吧。」張婉坤支走了鐵蛋,然後拎著飯放到茶几上,對李止水道,「忙了一上午,吃飯吧。」

李止水笑著走過去,打開飯盒,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風捲殘雲的填飽肚子,李止水斜靠在沙發上問道:「既然找到一個元兇,你打算怎麼應對?」

「能有什麼辦法,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到時候你可別掉鏈子。」張婉坤回道。

「那是當然,不管是誰,只要損害了李家大院的利益,我不可能袖手旁觀,只是許志業這隻老狐狸很難對付,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把自己的親閨女推到前面?」

「別想多了,或許許志業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這段時間公司業務不斷,同行之間眼紅在所難免,等蔣叔的方案定下來,公司規模將會比現在大三倍,資金不用愁,路子我已經找好了,關鍵問題是,這個時間點,千萬不能出紕漏,否則前功盡棄,想重頭再來,恐怕是難上加難了。」張婉坤放下筷子,憂心忡忡的說道。

李止水眨眨眼道:「公司里的事我不懂,你盡量做,如果遇到不能解決的問題,我肯定會幫你的,至於這兩個暗中搗亂的傢伙,其實你心裡早有數,還讓我屁顛屁顛的去查,我知道,你想把我留下,短期內我也不會離開,現在的問題不是這兩個卧底,也不是他們兩個的上家,我們最多的敵人是許志業,只要我們想東山再起,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張婉坤咯咯笑道:「你能有這樣的覺悟,我心裡挺高興的,怎麼?現在把自己當成張老頭的兒子了?」

「別別別,」李止水連連擺手,「一碼歸一碼,他是他我是我,我留下來幫的是你。」

「行,隨你怎麼想。」

「那你怎麼處置外面的兩個人?」李止水問道。

「不急,等我吃過飯,一個個的先審她們,要不要追究她們的責任,那就要看她們的表現了。」

蒙在鼓裡的兩個人一無所知,全然不知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

收了定金的覃夢語在公司里一直默默無聞,坐到主管的位置上,多半有閆妙在背後使勁,即便這樣,兩人之間還是產生了隔閡。

覃夢語家境不好,要在短時間內改變生活狀態,不得不鋌而走險,倒賣商業秘密,她豈能不知道這是犯法的事?只是那顆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心太強烈。

相比之下,方如宣成功打入乾坤內部,只不過是別人利用的棋子。

董事長辦公室的環境不錯,可坐在沙發上的覃夢語沒有心思欣賞,突然把她叫了過來,知覺告訴她,肯定沒有好事。

李止水坐在董事長的老闆椅上,眯著眼,假寐裝睡。

張婉坤坐在覃夢語的斜對面,態度和善,沒有半點老闆的架子。

「夢語,你來公司快一年了吧?」張婉坤燒水泡茶先聊著。

覃夢語點點頭:「是的。」

「家裡怎麼樣?父母的身體還好吧?」

「多謝張總關心,他們的身體還行。」

「覃夢語,你說你要是缺錢,大可直接告訴我,我也不是那種不通情理的人,幾萬幾十萬都好說,可你為什麼偏偏要走上一條不歸路呢。」張婉坤輕描淡寫的說著。

覃夢語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這是她第二次倒賣信息,距離第一次,已經有三個多月了,三個多月的時間裡,她每天都睡不好覺,每天都在擔心會被發現。

可一想到家裡的情況和閆妙一身的名牌,只想通過自己努力的覃夢語釋然了,一不做二不休,硬生生的挺過來。

讓她沒想到的是,第二次作案半天時間不到,老闆居然發現了端倪。

既然話沒有說開,那就是還沒有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