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超強逆襲 >第132章 氣指點燈

第132章 氣指點燈 (1/2)

小說名稱《超強逆襲》 作者:止步  更新時間:2018-09-14 07:25  字數:3816

132

來自齊雲山的水劫,門中德高望重,七歲入境,一生致力於發揚古武,潛心修道,如今鬚髮皆白,到了氣指境界。

修行對他來說,和吃飯睡覺一樣,每日必不可少。

本以為氣指是古武的最高境界,自從入了氣指之後,水劫每天都在思考,究竟有沒有比古武還要更高的境界?

自從在典籍上看到有暗武的記載之後,他一邊修行一邊查探,終於讓他發現了李止水。

對古武幾近痴狂的水劫怎麼可能錯過這個機會,他想都沒想,便帶著兩個得力弟子來了。

別人都是派出哨探,他親自出馬,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尋覓了幾十年,終於看到了希望,其實水劫的內心還是很興奮的。

平日在徒弟面前,他表現的很淡定,對古武的態度是可遇不可求,每每徒弟遇到修行上的瓶頸,向他請教的時候,水劫都會捋捋鬍子,道一句再悟再悟。

見到李止水之後,這個年輕人展現出來的氣息,和典籍記載的一模一樣,如果能夠把這個人弄到觀中,假以時日,突破氣指也就水到渠成了。

可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問題是,李止水完全不搭理他,而且還在裝糊塗。

如果是普通人也就罷了,明明是古武者,卻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這讓水劫覺得李止水故意在逃避。

萬事都可以商量的。

也許李止水還沒有意識到古武修行的益處,不說可以強身健體,突破氣指,可以延年益壽,隨隨便便活個一百多也不無可能。

水劫眉宇間抖動一下,兩個徒弟便知道要做什麼。

學歸跳過去堵門,學放伺機動手。

兩個徒弟的架勢拉開之後,水劫才發現自己有些唐突了。

暗武之人珍貴至極,世間少之又少。

如果來硬的,免不了交手,要是傷了李止水,豈不是前功盡棄?

「住手。」

如夢方醒的水劫起身怒喝學歸,隨後面帶微笑。

「李施主,剛才是老道我魯莽了,還請你不要見怪。」

堵在門口的學歸一臉懵逼的看著師父,不得不踱著步走到水劫的身邊。

水劫臉變的太快,李止水沒反應過來。

「怎麼了?剛才不還要帶我走嗎,現在又這麼說,你到底想怎麼樣?」

「你千萬不要誤會,我只是想和你再商量商量。」

「沒得商量,要麼放我們走,要麼弄死我。」李止水說的很決絕。

水劫想了想,回道:「讓你走也可以,能不能讓我看看你的手?」

李止水猶豫道:「什麼意思?」

「就是看看,你不會連這個膽子都沒有吧?」水劫爽朗一笑。

李止水低眉瞅了一眼同樣無知的張婉坤,後者點點頭。

「行。」

隨後,李止水鬆開張婉坤,走上前去,伸出手放到水劫的面前。

水劫瞪大眼睛,望著李止水的手掌,手掌上的紋路清晰可見,縱橫交錯雖是雜亂無章,但是在水劫的眼裡,顯得有條不紊。

種種跡象表明,李止水的暗武如果加緊修鍊,過不了多久便可到化臻境。

雖是化臻,卻堪比明武的氣指,實力強悍到水劫都可能望風莫及。

「可以了,你走吧。」水劫上下翻看了兩下李止水的手掌,隨後拍了拍說道。

李止水縮回手,攙著張婉坤道:「走吧。」

張婉坤起身的那一刻,雙腿明顯軟了,要不是李止水眼疾手快扶住了她,險些栽倒。

畢竟沒見過這種人,尤其是學歸翻身躍到門口那一跳,顛覆了她二十多年的認知。

看到兩人走出包間,水劫才若有所失的坐下。

學歸上前問道:「師父,為什麼放他走?」

「你剛才是沒看到,他的掌紋和典籍中記載的一模一樣,暗武的氣息已經到了手掌,如果我強留他,勢必會引起爭鬥,再說了,這裡是飯莊,外面還有幾十號人,要是動起手來,以你們兩個的實力,不是他的對手,可是我要出手的話,這個飯莊還會存在嗎?放他走只是暫時的,這幾天我們找個地方住下來,換成普通人的衣服,暗中跟著他,絕對不能讓其他人把他擄走。」

學歸學放同時點頭稱是。

張婉坤出了包間之後,在牆邊靠了一會,穩定住了情緒才說要走。

看到張婉坤嚇傻了的模樣,李止水一直想笑沒敢,他知道這姑娘的性子,要是惹惱了,吃不了兜著走。

兩人並排手牽手,還沒走到門口,身後傳來了謝猛龍的聲音。

「張總,等一等。」

兩人隨即轉身,張婉坤問道:「有事嗎?」

謝猛龍三步並作兩步追上,看到李止水牽著張婉坤的手,臉上的表情頓時有了變化。

畢竟是在主場,怎麼也得有主人翁的風範,他笑著說道:「包間里的三位道長,是你們的朋友嗎?」

謝猛龍為了討好張婉坤,可謂是下了苦心,只要是沾邊掛角的,能表現就表現,他看到張婉坤和李止水要走,包間里還有人,只要張婉坤一句話,今天晚上那三個人的食宿他都包了。

「不是。」張婉坤甜甜一笑。

謝猛龍點著頭說道:「哦,那,那我知道了。」

張婉坤對謝猛龍沒半點好感,如果不是為了生意,她才懶得跟這種人打交道,之所以對謝猛龍表現出三分親昵,主要是為了氣氣李止水。

張婉坤踏出幾步,突然又走了回來,她小聲說道:「其實那三個人跟我有些過節,在你的地盤上我有不好發難,你找個借口,幫我好好整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