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超強逆襲 >第108章 虛張聲勢

第108章 虛張聲勢 (1/2)

小說名稱《超強逆襲》 作者:止步  更新時間:2018-09-14 07:25  字數:3987

108

青城山是西南地區的修行聖地。

一些有遠見的大家族,從小把孩子送到這個地方,與世隔絕,希望他們能夠成為一名古武者。

不過天分這種東西,是與生俱來的,有些人後天想有,也不一定能獲取。

青城山規矩甚多,很多家庭望而卻步,可一旦被發現有修武根骨,誰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就一番驚天偉業。

雪華便是其中一人。

在青城山呆了十幾年,一直停在入虛不前,誰知道就要回歸俗世的前一天,偶然破境,直入化臻,這在青城山乃是一件大喜事。

除了掌門之外,雪華和玄妙還有另一人稱為青城山三大高手,武境化臻,三人聯手對陣千軍萬馬的普通人絕對無敵。

前段時間宣骨私自下山謀取私利,誰知道一去不返。

青城山有一條規矩,非掌門所命私自下山,抓回來剔除武境驅逐出山門。

沒想到宣骨還沒抓回來,死訊卻傳了回去。

宣骨就算有滔天罪行,但輪不到外面的人裁決。

所以掌門派出玄妙聽風外出查探。

從沒下過山的師徒倆,一入繁華都市迷失了方向。

有能耐的人總會有機會,兩人的不凡身手,正好被許天賴看到。

許天賴一陣招搖撞騙,把師徒倆好一陣的忽悠。

身為宣骨的徒弟,就算師父再不濟,死於非命,他這個當徒弟的怎麼也得有所表示。

玄妙和聽風無果未返之前,雪華奏請掌門,隻身潛入都市。

在見到葉明月的那一刻,雪華迷失自我,尤其是知道葉明月也是一名古武者之後,一發不可收拾。

自古以來,有男女同修之說,雙修之利勝於單修數倍。

青城山上的男女同修,到了化臻境之後才能去尋找另一半。

茫茫人海,古武之人少之又少,再加上能入化臻境的又屈指可數,所以這男女同修只存在於典籍古書中,現實中很少有人見到過。

勢必成為修武第一人的雪華豈會放過這個機會,一邊調查師父的死因一邊對葉明月窮追不捨。

當他知道師父宣骨為葉明月所害,曾一度想放棄報仇,就是為了能和葉明月同修古武。

可惜葉明月承認害死宣骨,但是和雪華同修一事,卻始終沒有鬆口。

連年的修行很容易讓人走極端,這種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讓雪華變得很封閉,心胸自然也很狹窄。

一次次的拒絕之後,對葉明月故而生恨也不足為奇。

既然自己得不到,毀掉也不能讓別人得到。

雪華追求無果,殺心四起。

尤其是看到葉明月不顧一切的維護李止水之後,他確信葉明月不願意與他同修的原因,就是李止水從中作梗。

臨江的湖濱路上依然冷清,沒有一輛車經過。

雪華的視線始終在葉明月的身上,並沒有發現李止水臉上的變化。

「你要是想殺他,除非我死了。」葉明月低沉的吼道。

這女人從來沒有表現的這麼強硬過,以前雪華追來,葉明月給出的答案模稜兩可,不過雪華想想就可以很清楚,沒有表示就是拒絕。

「看在我與你有數面之緣,今日你把他交給我,我放你一條生路。」雪華冷冷地說道。

「別做夢了,要殺就殺。」葉明月做好了以命相搏的準備。

李止水的手掌攥的骨頭都快要裂開了,從後面拍了拍葉明月的肩頭說道:「你讓開點,我不喜歡站在女人的背後。」

葉明月之所以奮不顧身的保護李止水,原因當然是有的,不是因為李止水在修武上面有多優秀,而是如果李止水一旦有性命之憂,她也就沒了活下去的希望。

乍聽到李止水這麼一說,葉明月愣了一下,回頭看到李止水,正滿臉怒色虎視眈眈的望著雪華。

這一刻,葉明月很猶豫,她知道李止水已經到了入虛,而且還可能修的是暗武,可剛入門的暗武不可能是化臻的對手。

尤其是昨天晚上李止水研習了四十九字口訣,身上的槍傷很快癒合,明武的跡象很明顯,這麼一來不可能是雪華的對手。

葉明月雖然已入化臻,可是跟已經在化臻摸爬滾打了數年的雪華相比,可謂不堪一擊。

一個剛入境的李止水加上一個剛入化臻的葉明月,不是雪華的對手。

葉明月雖然不知道李止水的古武了解多少,但是能夠在關鍵時刻站出來,多少還是讓她感到欣慰的。

「別胡來,你不是他的對手。」葉明月回頭看著李止水,小聲的說道,「快回到車裡,趁機離開」

李止水現在很清楚,入了化臻境的高手,來去如風,開車是逃不掉的,與其逃命被人恥笑,還不如留下來拚死相搏。

「不是對手又任何,我今天就算死,也不會讓他動你一下。」李止水探身上前,把葉明月擋在身後。

曾幾何時,葉明月都是獨來獨往,除了花禿子對她戀戀不捨,幾乎在沒有男人能夠為她捨命,當李止水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葉明月心中居然有種莫名的感動。

「你讓開,……。」

「你受傷了,去車裡坐著,我來。」

李止水打斷了葉明月的話,聲如洪鐘,語氣堅定的毋庸置疑。

一直以來葉明月都沒有看好李止水,一個家族棄子,憑著一身正氣能夠走到今天,實屬不易,怎會為了一個比他大這麼多的女人而去拚命?難道是他喜歡我?不可能,李止水從來沒有過這方面的表現。

此時的葉明月心裡很亂,很多不可能的念頭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