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超強逆襲 >第99章 慫人不慫

第99章 慫人不慫 (1/3)

小說名稱《超強逆襲》 作者:止步  更新時間:2018-09-14 07:25  字數:6228

99

地下屠宰場並不大,前幾天這裡的冷氣設備壞掉了,下午才剛剛修好。

一些沒來得及適應冰冷環境的傢伙,此刻還穿著背心短袖,熱火朝天的擺弄著快要發臭的豬肉。

他們停手手中的活,愣愣的望著李止水,聽著老大一遍又一遍的發號施令。

轟走,對於一般人來說,當然是要把李止水從這裡趕出去的意思。

但是這兩個字從曾五的嘴裡說出來,卻有另一層意思。

當場誅殺。

一起跟曾五出生入死的兄弟活的很小心,其中有些人還很年輕,雖然操著刀口舔血的行當,掙的錢多半貼補了家用,少數了無牽掛的才會用拿命換來的錢出去花天酒地。

殺人,他們不是不敢,只是覺得還沒到那個份上。

他們不會想到來的這個人手無寸鐵,就這麼貿然的死了,未免也太可惜。

他們擔心的是如果不按照老大的吩咐做,會是什麼樣的下場?他們很希望老大能夠改口,也希望自己能聽到另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案。

可惜沒有,曾五的意思很明確,轟走就是殺了李止水。

李止水當然聽不出這其中隱含的意義,他還沒有表明來意,對方就這麼著急趕他走,分明就是心中有鬼。

不等想明白,有人已經提著殺豬刀沖了過來。

刀鋒從李止水的頭上掠過,削掉了他的一撮頭髮。

李止水並沒有當場還手,他覺得這些人從事的行業,肯定見不得光,如果識時務的話,聽他一句勸,從這裡走出去,他也不會為難,但要是有執迷不悟不肯走的,那就怪不得他了。

「我來只想找曾五問兩件事,跟你們沒有關係,別逼我動手!」

李止水冷冷的看著一圈人,有的人手中拿著砍刀,有的人手中握著鋼管,個個凶神惡煞的樣子。

剛才一把殺豬刀未得逞的傢伙,站到一旁仔細的觀察著,沒敢再衝上來。

他們沒聽說過李止水的事迹,也沒見過李止水的人,之所以沒立刻動手,而是再等曾五再一次的發信號。

隨著曾五大罵一句,十幾個人操起砍刀鋼管,朝李止水撲來。

「住手。」

李止水猛喝一聲,巍然挺立,猶如立足於當陽橋上。

眾人只覺得耳膜一震,似乎失去了聽覺。

李止水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呵斥聲居然有如此大的震懾力。

「我再說一句,我是來找曾五的,跟你們沒有關係,不要做無謂的抵抗。」

已經意識到身體的變化,李止水料想這裡沒有人會是他的對手,給他們一次機會,未嘗不可。

可這些人並沒有聽從李止水的勸告,在曾五面前,他們要表現,才能得到賞識,才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才能掙更多的錢給年邁的父母,給老婆孩子,給會所里的老相好。

「既然你們不聽勸,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沒有人聽他說的話,他也就沒必要囉嗦。

砰,迎面撲上來的一人手中的鋼管彎成了九十度,咔,緊隨而上的另一人砍刀斷成了兩截。

一旦打起來,沒有人會注意到這些恐怖的細節,他們只想衝上去把李止水砍成肉醬剁成肉泥才會停下來。

可以看得出,他們都是狠人,出手的動作也絕對的犀利,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不過他們膽子是挺大,可這身手,就值得商榷了。

既然不聽勸,李止水沒必要再磨嘴皮子。

幾分鐘的時間裡,十幾個人躺在了地上,大通房裡鮮血滿地。

當然,地上的血不是這些人的,也不是李止水的,而是那些遭到宰殺的牲畜,沒來得及流乾的血。

一幫人躺地上哀嚎不斷,對李止水只傷不殺還是心存感激的。

見勢不妙的曾五一臉的恐懼,跑到玻璃房搖電話去了。

「老闆,那,那個李止水來了,快把我這裡拆掉了。」

電話那頭響起一個年輕人的聲音:「你們都是飯桶嗎?我是聽說他能打,難道連子彈也能躲的過去嗎?」

槍,曾五是有的,不過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是不會用的。

他這裡是中轉站,乾的活是給買家和賣家搭橋傳話,一旦生意成了,他從中抽成,至於雙方在哪裡交錢買貨,跟他沒任何的關係。

風險不大,收益自然也不高,他還沒到那種錢貨放到這裡由他支配的程度。

沒到玩命的時候,曾五還是很惜命的。

再說了,能夠盤下這個場子,他背後有人,他對付不了李止水,自然有人能對付的了。

老闆發話了,曾五殺心大起。

他從抽屜里摸出槍,朝外面跑去。

李止水沒有去追曾五,這裡雖然大,但一目了然,除了玻璃房是隔離出來的,其他的地方几乎一目了然,他也不怕曾五跑掉。

「你們,全都滾吧。」

李止水仍舊沒想把這些人怎麼樣,都是一幫不知死活的亡命徒,如果能一心向善從今以後改邪歸正自然是好事,但還是要執迷不悟一條道走到黑,下次遇到,就沒有這麼好的事了。

這些人當然不會聽了李止水一句話就能當真的,他們是曾五的手下,老大讓他們上,老大讓他們走,他們才能走,要是就這麼走了,以後可能就沒機會回來了。

「還不走,你們都得死。」

李止水咆哮著,兩隻眼睛噴射出一團黑色的怒火。

他只覺得胸口的濁氣越來越重,脾氣也越來越暴躁。

咔嚓,李止水揚起腳面,狠狠的踩在一個人的手臂上,發出一個清脆的響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