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超強逆襲 >第97章 拼一次命

第97章 拼一次命 (1/2)

小說名稱《超強逆襲》 作者:止步  更新時間:2018-09-14 07:25  字數:4129

97

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鬼,只是有人活的像鬼。

此刻的林通活的就像一隻孤魂野鬼。

他是家中獨子,從小在溺愛的環境中長大,和一幫小兄弟混了幾年後,才發現面子跟生活比,連狗屎都不如。

苗福鑫靜悄悄的消失後,王離夫也舍他而去,沒了夜草肥不起來的林通苦苦支撐著超市,加上父親患病,孩子尚幼,一家人的重擔全落到了他一個人的身上。

不善經營的林通在超市維持不下去的時候才想起來盤出去,本來談妥了兩家,但是二十萬的轉讓費讓人望而卻步,那裡面的破爛加起來也就幾萬塊,林通要二十萬,別人總覺得這小子是窮瘋了。

後來李止水花了兩百萬盤下超市,林通感恩戴德的好一陣。

錢來的快去的也快,父親的病好了之後,林通經常夜不歸宿,頻繁的遊走於賭場和高消費區域。

都是出來混的,他這麼大手大腳的花錢,自然會引起別人的注意,想從他身上撈點的比比皆是。

終於在一個晚上,林通碰了不該碰的東西,毒。

不僅把剩下一百多萬全都送了進去,連房子都賣了,可就這樣,還欠了一屁股的毒債。

身體每況愈下,又沒有來源,不得不找個地方藏起來,上有老下有小他也顧不了。

躲在這個無人問津的小旅館,苟且的活著。

林通抬起頭,慢慢的爬到床邊坐下,把頭髮向旁邊撥弄了一下,好讓李止水看清楚自己。

「兄弟,你來了。」

「你,你怎麼成了這個樣子?」

李止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當初那個冤枉他都東西的混混,成了這般死相。

「說來話長,」林通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淡淡地說道,「都怪我看不透人心,才,才……。」

「你是被人陷害的?」

林通低著頭,沒說話。

李止水拿出手機,走到黃毛的身邊,轉了一萬塊過去,跟黃毛說的很清楚,以後不要再去李家超市找麻煩。

黃毛收到了錢,卻沒立刻走,而是獃獃的望著林通。

林通擺擺手,示意黃毛算了。

黃毛點了點頭,隨後走出了房間。

林通對李止水還是心存感激的,當初給了他這麼多錢,就是想讓他走正道,所以他讓黃毛去李家超市蹲點的時候,千萬要文明要講道理。

有今天的下場,全怪他自己,人心不古,遇人不淑,誰知道那幫曾經的兄弟只認錢不認人,讓他染上了毒癮不說,還把他的錢全都騙走了。

聽到黃毛說有人要見他,林通已經猜到是李止水,本想見到李止水後,感謝一下,然後找顆歪脖子樹,了結殘生。

「你為什麼讓黃毛去超市門口拉橫幅?」李止水再次問道。

林通仍舊沒說話,抬了一下頭又低下去,片刻後,他鼓足勇氣,從床邊滑落下來,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兄弟,我對不起你啊。」

「有什麼話你站起來說,像個男人一樣不行嗎?」李止水吼道。

對待林通,當初李止水給了那麼多錢,不是沒有道理的,他之後做過調查,林通家裡的情況確實如此,父親病重,超市經營的情況確實不好,本想給林通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沒想到成了今天這般模樣。

是人都會犯錯,只要沒有到傷天害理的程度,李止水覺得都應該給一次機會,這也是當初回來只是給了林通一酒瓶的原因。

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而且李止水能夠看出來,林通多半不是那種大奸大惡之徒,骨子裡並不壞,只是跟錯了人而已。

林通抖索了兩下,咬著牙從地上爬起來。

「說。」李止水又吼了一聲。

林通倒是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倒是把身後的沈佳聰嚇了一跳,她還從來沒見過李止水發這麼大的火。

「是曾五,他讓我派人去李家超市的,我問他為什麼,他不告訴我,只說這樣持續一個月,我欠他的錢,可以少還一半。」

「曾五是誰?」李止水的語氣緩和了很多。

「一個人渣,以前都混在一起,想不到就這樣對待我的。」林通雙目無神的說道。

「他在哪裡?」

「西邊的老五屠宰場。」

李止水平靜了一下,緩緩說道:「你的麻煩,我會儘力幫你擺平,希望你能夠改過自新重新做人。」

林通猛然抬頭,眼中閃爍著光亮。

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更是沒有想過最後能來幫他的會是李止水,要知道,當初他不僅冤枉李止水偷東西,還把李止水罵的那麼慘。

「我都這樣對你了,你為什麼還願意幫我?」林通嘴唇抖動著問道。

「就因為你曾經說過,那條街上,只剩你家的超市和李家大院。」

李止水雖然這麼說,當然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而是他見過林通的父母,都是老實人,老實人不應該受到欺負和過心酸的日子。

林通不再發問,淚水已經模糊了雙眼。

「是你自己去戒毒所,還是我來報警?」李止水繼續說道。

「我自己去!」林通攥緊了拳頭,穿著短袖的胳膊上滿是針眼。

「好,這是你自己說的,如果我的內心違背了今天的意願,你的父親不在乎少個兒子。」

說完,李止水拉著沈佳聰出了房間。

到了車前,李止水沒有向林通承諾的那樣,而是掏出手機報了警。

沈佳聰雖然看不懂李止水的做法,但也沒多問,她雖然不知道李止水和林通的關係,但是從李止水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