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超強逆襲 >第84章 放虎歸山

第84章 放虎歸山 (1/2)

小說名稱《超強逆襲》 作者:止步  更新時間:2018-09-14 07:25  字數:4002

84

朱少軍人出身,入伍十幾年的時間,獲得榮譽無數,執行過幾十次秘密的任務,堪稱兵王。

他戰鬥力可謂爆表,一個人對陣十幾個手握兇器的歹徒,毫無懼色,在一幫兄弟中聲望很高。

可在最後一次行動中,朱少單槍匹馬鑽進森林中追捕毒販,遭遇了埋伏,頭上被打了一槍。

也算他命大,子彈沒有傷及大腦,還撿回了一條命。

後來經過很多次手術,子彈都沒有取出來。

即便如此,但並沒有影響朱少的戰鬥力,他依然很強悍。

杜遠思不想讓他最得意的兵回鄉轉業,在部隊又不能繼續帶下去,只好留在了身邊。

李止水那時候很受,但也還有一百多斤,連同身下的躺椅,就這麼被朱少一腳踢翻,不得不令人驚嘆。

杜遠思站在一旁,沒有阻止朱少和李止水動手,他也想看看李止水究竟有什麼能耐,一個人穿越無人區,完成這不可能的壯舉。

朱少出手的動作敏捷迅速,不中看,但有十足的威懾力,招招直逼李止水要害。

再看李止水,完全沒有套路可循,上竄下跳,不知所云。

杜遠思搖搖頭,出乎了他的預料,李止水的速度似乎比朱少還要快,這讓他有些難以理解。

十幾個回合後,朱少沒佔到一點便宜,一味的追逐顯得氣力有些衰竭。

而身材相對偏瘦的李止水不僅沒有疲倦的意思,握著拳頭矗立在側如同一個戰神。

「好了好了,停手吧,」杜遠思上前把朱少的手按了下去,看向李止水問道,「小兄弟,你以前當過兵?」

「沒有!」

李止水哼了一聲,把躺椅翻過來放正,然後躺上去。

「聽說你也是貴城人,那我們也算是老鄉了,能在這個地方相遇,緣分吶,不如去喝一杯。」杜遠思笑著說道。

李止水抬起頭,鄙夷的看了杜遠思一眼,沒說話。

「小子,你膽子也太大了,知道他是誰嗎?」看到杜遠思受到冷落,朱少嗆聲吼道。

「小朱,低調點。」杜遠思訓斥了一句,走到李止水的身邊,伸出手,「老朽杜遠思,如果小兄弟不介意,大家做個朋友如何?」

李止水想了想,反正呆著也是無聊,伸出手和杜遠思握了一下。

小鎮的一家飯店裡,杜遠思做東,請李止水吃飯。

互通姓名之後,倒有些相見恨晚的意思。

相逢一笑泯恩仇,幾杯酒下肚,先前的誤會一掃而空,唯有酒中見真知。

朱少的酒量自認還是可以的,沒想到今天遇到了對手。

李止水一口半瓶的喝法他真的不敢苟同,要是年輕個十歲,也許跟李止水有的一拼。

杜遠思看在眼裡樂在心裡,他出來大半年,終於碰到個讓他另眼相看的。

剛把心中的想法說出來,馬上遭到李止水的回絕。

杜遠思也沒有想讓李止水立刻答應,給足了他時間,三年五年都無所謂。

李止水後面的話更絕,這輩子他不想給別人賣命。

賣命兩個字眼,從這個二十露頭的年輕人嘴裡說出來,與其身份極不相符,若不是經歷過大是大非參透生死,不可能有這種滄桑的眼神。

杜遠思不是那種得不到就毀掉的人,不能為己所用,行,但最好不要成為敵人。

李止水有很多事情要做,沒時間助人為樂,話不投機不歡而散。

回到貴城後,李止水想去找過杜遠思,回去那段時間忙裡忙外,也就罷這件事拋在了腦後。

直到制服陶更姜蓮,從他們的口中聽到杜遠思的名字,李止水才想起這個白髮蒼蒼的老人。

對這個人,李止水知道的不多,僅憑一面不可能把人家了解的這麼詳細。

但是從今天的這個局面來看,李止水覺得杜遠思不是一般人。

李止水很想聽清楚他們說的什麼,又不敢上前上前把暴露了身份。

一直之間不知如何選擇。

能夠把郭響肖春天梅景城三個人籠絡在手下,想來不會有什麼好事,況且一般談事要麼去辦公室,要麼去飯店,誰沒事跑這山頭上來。

幾個人呆了半個多小時,話也說的差不多了,但還是沒有要走的意思。

李止水從遠處看到,一直都是杜遠思在說,其他三個人在聽,不時的點著頭,而那個跟他動過手的朱少,莊嚴肅穆仍舊一言不發打量著四周。

遊人逐漸散去,杜遠思才大手一揮,把那個三個人打發走了。

李止水思考了一會,要不要上前跟杜遠思見個面,郭響挾持沈佳聰,肯定出自杜遠思之手,而且他還從沈佳聰的口中得知杜遠思跟沈佳聰爺爺之間的過節,都土埋脖子的人了,還能有什麼恩怨過不去的?

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李止水踏步向下走去,經過紀念碑的時候,正想與杜遠思來擦肩而過。

看到有人與杜遠思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朱少上前一步,擋在了李止水的面前。

「什麼人?滾開。」朱少依舊話很少,這是他軍人的素養,人狠話不多。

杜遠思正在凝望紀念碑,聽到朱少的呵斥聲,說道:「小朱,禮貌點。」

李止水轉頭看了朱少一眼,雙目凝視:「你是?你是朱少?」

朱少認出了李止水,朝正在盯著紀念碑的杜遠思耳語了兩句。

杜遠思轉頭看來,意味深長的笑道:「真是緣分吶。」

談及李止水到杭城的原因,李止水給出的解釋是,他在外面呆慣了,不喜歡南方悶熱的天氣。

對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