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超強逆襲 >第79章 有驚無險

第79章 有驚無險 (1/2)

小說名稱《超強逆襲》 作者:止步  更新時間:2018-09-14 07:25  字數:3524

79

沈利畢竟還年輕了一點,說心裡不害怕是假的,這不像去學校里耀武揚威,帶著幾個小跟班就能把那些沒見過世面的學生嚇得屁滾尿流。

在沒有遇到李止水之前,他一直過著優越的日子,即使惹到社會上的人,大多數都是父親出面擺平,要麼請客吃飯,要麼花錢了事。

自打父親被人陷害,沈利收斂了太多,面對這種凶神惡煞的大漢們,心裡突突的也正常。

意識到沈利的擔憂,李止水沒讓他跟著,獨自一人出了接待室,沒忘把門給關上。

聞訊趕來的漢子把接待室圍的水泄不通,個個摩拳擦掌,一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相。

他們能欠江杭實業的錢,就能欠其他公司的錢,平時別人來要錢,看到這個架勢,早雙腿打顫,有的甚至當場尿褲子。

有這些人撐場面,郭響說話底氣十足。

「怎麼樣?現在還要錢嗎?」

「要,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不給,我今天就不走。」

剛才在巷子里的打了幾個人,李止水覺得對付這些人根本不在話下。

而且李止水還想弄清楚雪梅設計究竟是什麼來頭,公司弄這些大塊頭,到底是為什麼。

「別怪我沒給你機會,你要還是這麼固執,別一會腿斷腳折再來求饒,到那個時候,我只會給你補上一腳。」

李止水的固執,正好也給了郭響機會。

那天在香湖,郭響沒有完成任務,全部都因為李止水,沒想到冤家路窄這傢伙竟然送上門來了,到手的鴨子豈能輕易的讓你飛走,不把你的毛拔個精光,難解心頭之恨。

「上。」

郭響這邊一揮手,那邊幾十個大漢蜂擁而上。

這幫人都是招來沒多久的無業人員,面相兇惡是一點,其次是身材魁梧,沒事的時候全都在健身房裡鍛煉,有需要的時候,站出來恐嚇。

其實大多數時候,他們都不用動手,沒有誰看到這麼一幫人不慫的。

他們也想過動手表現,沒想到今天就來機會了。

由於人太多,能跟李止水照面的沒幾個。

李止水生怕腹背受敵,就站在接待室的門口,一來有靠的地方,二來裡面的沈利不至於被對方抓住威脅到自己。

大漢們鬼叫著沖了上來,前仆後繼,如潮水一般。

李止水早做好了迎敵的準備,抬起一腳踢中第一個衝上來的那人肋骨。

咔吧一聲,那人肋骨折斷,躺在地上滿臉全是痛苦的表情。

同伴看到有人受傷,把那人拉了出去,生怕被踩到。

站在前面半圈的五六個人倒地被拉了出去,後面的人不僅不後退,反而還要往上沖。

不知道是什麼力量支撐著他們,明知站在接待室門口的那個人近乎妖孽,他們還要上前去送死。

第二輪的六七個人倒下後,李止水看到那些人的慘象,自己都有些於心不忍了。

他出拳的速度很快,而且招招致命,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內,十幾個大漢要麼斷腿要麼斷手,嚴重的躺在地上嘴裡小聲的發出「哎呦哎呦」的聲音,輕微的咬著牙硬挺著,如果能站起來,肯定還會衝過去戰鬥。

李止水雖然不清楚雪梅設計豢養這批人的用意,但肯定不是讓他來蹂躪的。

「住手,你們不是我的對手,我不想傷及無辜,你們走吧。」

李止水大聲喊道,同時拳掌交錯,警惕的看著每個人。

這些人先是一愣,隨後嘴裡烏啦啦的喊叫著,不顧李住手的勸阻,立刻又發起了衝鋒。

其實李住手不知道,這些人都是花大價錢請來的,好吃好住,平時鍛煉不說,一旦遇到事了,那就得往上沖,老闆不喊停,拼了命也不能退縮。

透過窗戶看到外面一切的沈利,臉上滿是驚恐的神色,嘴巴成了歐字形,如果剛才在巷子里水哥是小試身手的話,那這場戰鬥簡直就是一個人的大屠殺。

站在旁邊的郭響沒想到李止水有這麼驚人的戰力,但他一想又覺得不可能,那天在香湖如果不是腦袋被人拍了一下,這小子早就成了他的刀下鬼,短期內怎麼可能有這麼強悍的進步。

本以為李止水雙拳難敵大漢好幾十雙手,現在看來,再不叫停,老闆弄的這些人就全廢了。

「住手。」郭響大喊了一聲。

頓時,大漢們停止向李止水發動攻擊,面面相覷卻沒有要走的意思。

「你們不是他的對手,趕快退下,讓我來。」郭響脫掉外套扔到了地上。

大漢得到指令,一人攙扶一個,要麼兩個抬一個,沒多久全部從院子里消失了。

「沒想到你還是個練家子,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

郭響提拳而上,根本不給李止水喘息的機會。

雖然經過三次車輪戰,但李止水沒覺得耗費多大的體力,相反覺得丹田之處有源源不斷的氣息流轉,融會貫通到身體的各個角落。

李止水開始發現這個變化之後,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現在想來,葉明月和花禿子說的都有道理,要是有機會再碰到老瘋子,一定得好好討教。

上次的任務沒有完成,郭響被狠狠的批了一頓,不僅沒拿到全部的傭金,還差點被解僱了,他心裡窩著一團火,一上來就是殺招。

相對那些身材魁梧的大漢來說,今非昔比的李止水動作比之以前快了不少,可以是神一般的存在,但是在郭響面前,李止水目前來看,想不到退敵的辦法。

兩個人試探性的互拆了十幾招,誰也沒佔到半點便宜。

一直心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