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超強逆襲 >第66章 一己之力

第66章 一己之力 (1/2)

小說名稱《超強逆襲》 作者:止步  更新時間:2018-09-14 07:25  字數:3859

66

唐開放雖然名字里有開放兩個字,但其實是個悶騷的人。

靠著死讀死書,坐到招標辦公室主任的位置,在糖衣炮彈的攻擊下,終不能獨善其身,漸漸的被下了水。

他膽子很小嘴又笨,對別人的賄賂不知道如何拒絕,即便是拒絕了,求他辦事的人總能想盡一切辦法送他個措手不及。

時間久了,唐開放也漸漸的開放了。

收到錢他不敢拿出去花,更不敢拿回家,要麼存放在辦公室里,要麼拿到賭場上輸掉,

見識到李止水的豪爽,當李止水要把蝴蝶結送給他時,唐開放也就沒多想。

當著唐開放的面,李止水讓沈利從箱子里取出十萬,交到蝴蝶結手中。

隨後,蝴蝶結挽著唐開放的胳膊,兩人朝著旁邊的酒店走去。

等他們在酒店前台開好房,李止水故意跟過去,站在門口和唐開放打了一聲招呼,好讓前台的服務員看清楚他的臉。

唐開放沒有任何的懷疑,回敬著李止水,然後跟蝴蝶結進了電梯。

回到商場前的廣場上,沈利問道:「水哥,我們現在回去嗎?」

李止水一改方才的嘻哈表情,嚴肅的說道:「事還沒辦完,再等等。」

沈利蹲了下來,在賭場里站了幾個小時,這個時候才覺得腿有點酸。

「剩下的錢你拿著吧,我們去車裡呆一會。」李止水說道。

沈利點點頭,沒有拒絕。

兩個人在車裡坐了將近一個小時,李止水收到了蝴蝶結來的信息,他讓沈利在這裡等著,辦完事他們一起走。

李止水下了車,徑直走向酒店。

一副急乎乎的模樣,向前台服務員詢問唐開放所在的房間。

因為之前看到過李止水和唐開放打過招呼,還以為他們是朋友,服務員沒有任何的懷疑。

到了房間,李止水敲敲門。

唐開放辦完正事此時快要進入夢鄉,沒聽到外面有人敲門。

蝴蝶結穿好衣服,打開了門,把錄製好的視頻給了李止水,然後離開了房間。

李止水關好門,走了進去,坐在床頭,看著唐開放。

唐開放漸入夢境,完全沒想到具有謙讓美德的李止水在房間里。

李止水打開視頻,調低音量,欣賞了幾眼精彩畫面之後,拍醒了唐開放。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唐開放用被子緊緊的裹住身體,剛才辦事的時候,他光著就沒再穿衣服。

「你放心,我是個直男,不會對你有任何的企圖,」李止水說著,拿起手機在唐開放的眼前晃了晃,「你這辦事的效率有點太快了吧,才幾分鐘就繳械投降了,枉費我花了那麼多錢,早知道還不如給你弄他五六個,保證讓你欲仙欲死。」

唐開放驚恐的聽著手機里傳來的聲音,下意識的想到自己被人給算計了。

「你想怎麼樣?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幫我處理一些事情?」李止水收起手機說道。

「什,什麼事?」唐開放依舊驚魂未定的說道。

「西溪遊樂場的項目,目前有幾家定標了?」李止水問到了重點。

「三,三家,德行雪梅還有魁梧。」

唐開放一點都不遲疑的說著,既然已經被別人算計,想要反抗是可能的了,如果不想因此丟了飯碗或者給自己的身上弄點事出來,只能如實回答給人的問題。

「很好,」李止水點點頭,「你記住了,這個項目,最後中標的,只能是德行,其他的廢話我不想多說,你看著辦,至於如何操作,我想你心裡肯定很清楚。」

唐開放很猶豫,他一直很小心,每次去賭場都是拐了七八個彎,確定沒人跟著才會進去玩,他不知道李止水是怎麼找到他的。

「這麼說,你是德行派來的?」唐開放稍微坐直了身子問道。

「哼,那個破公司,有什麼能力承擔這麼大的工程,我們雪梅設計,你問這麼多廢話幹什麼?照我說的做就行了。」李止水故作生氣的表情讓唐開放摸不著任何頭腦。

唐開放也不敢再多問,這件事事關重大,處理不好,飯碗丟了不說,以前收了那麼多的黑錢,夠他蹲好幾年的了。

「這個我得回去好好想想,不能太著急。」唐開放喉結蠕動,狠狠的咽了下口水。

「行,那我等著你的好消息。」

臨走前,李止水再次打開了視頻,裡面頓時傳來了鶯聲燕語,悲天慟地。

出了酒店,給沈利打了個電話。

沈利把車開到酒店門口,接上李止水,朝四一路開去。

「在賭場的時候,你說錯了一句話,知道嗎?」車子開出去十分鐘,李止水才開口說話。

沈利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他努力的想著,還是沒有想到哪裡說錯了話,當時他一直站在李止水的身後,根本就沒怎麼說話。

「水,水哥,我知道錯了。」沈利眼睛盯著前方,情緒略顯低落道,既然李止水說他錯了,那肯定是說錯了,可他又不好意思問究竟錯在哪裡。

「知道錯了,那你說說,你究竟錯在哪裡?」

沈利沉默了一會,問道:「水哥,我不記得了,你還是直說吧。」

「這就對了,認錯的態度還不錯,不懂就要問,千萬別不懂裝懂,到時候害人害己,」李止水一副知心大哥的口吻說著,「進辦公室的時候,那個賭場老闆問我要喝什麼,你說我喜歡喝龍井,你是不是說過這句話?」

「是是是,我是說過。」沈利猛然想起來了,連連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