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超強逆襲 >第61章 臨危受命

第61章 臨危受命 (1/1)

小說名稱《超強逆襲》 作者:止步  更新時間:2018-09-14 07:25  字數:2589

61

翟夫終於可以睡個好覺了。

這段時間公司受到詆毀,遊樂場項目擱淺將近兩個月,損失肯定是有的,但能夠及時挽救,也算不幸中的萬幸了。

一開始出問題的時候,他想到的是葉明月,那個時候張婉坤來電說李止水要到杭城,他知道現在已經沒辦法調動葉明月,只好以張老頭的名義把葉明月召喚過來去接李止水。

讓他沒有想到是,最後助他解決難題的是李止水,但對於李止水,翟夫了解的並不多。

其實不止翟夫,張老頭的一圈人裡面,除了花禿子跟李止水有點交情之外,幾個心腹只知道李止水這個人,所了解的情況跟翟夫差不多。

幾天以後,翟夫準備妥當,帶領兩個得力助手,殺向了龍空的所在地。

按照李止水的建議,翟夫沒有報警,威逼龍空澄清詆毀德行分公司的行為。

頓時整個論壇一片嘩然,關注度極高的一場鬧劇就此落幕。

當然,對公司內部的清查也就不了了之。

翟夫終於揚眉吐氣了一把,他的業務能力旨在公司發展,對於同行之間的不正當競爭尤為不恥,自己做不出來。

別人針對他使絆子,他不知道如何還手。

翟夫的要求不高,恢複名譽賠償損失。

龍空請示了從未謀面的幕後老闆,為了能生存下去,不得不低頭。

被訛去幾百萬是小事,要就此斷了生意,那才是大事。

做大事著當斷則斷,絕不能為了因為是小瘡縱容它肆無忌憚的瘋狂滋生下去,病入膏肓的時候才想起刮骨療毒為時已晚。

當晚,龍空所在的林中兩層小樓,人去樓空,不知所蹤。

名利雙收的翟夫回去後,把整個過程繪聲繪色的說了一遍,當然也沒有忘記誇讚李止水一番。

翟夫不經常夸人,這在公司里人人皆知,他們要是知道老總卑躬屈膝的給一個年輕人豎大拇指,那人得多牛逼。

後來發生的事情讓翟夫有些為難,公司的危機暫時解除,但遊樂場的項目卻遲遲未能如願開工。

監督部門給出的理由是當初拿下遊樂場的競標,存在著貓膩,為了公平公正,重新招標。

翟夫急忙召開董事會,商量了半天沒有任何的結果,只好喊來李止水商量。

能夠幫公司洗刷冤屈,翟夫對李止水的欽佩不僅僅是因為張老頭,而是發自內心的覺著這個年輕人可以獨當一面,況且這公司本來就是張老頭的,他從來沒想過據為己有。

應邀而來的李止水翹著二郎腿,坐在辦公室里,喝著翟夫親手泡製的龍井,享受這種感覺的同時,也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人家效忠的是張老頭,不是他。

「止水,遊樂場的項目可能要黃了!」拖著疲憊身軀走進辦公室的翟夫說道。

李止水收起二郎腿,連忙問道:「因為什麼?」

翟夫把大致情況說了一遍,李止水聽了之後表現的很平靜。

短暫的思索之後,李止水說道:「那你打算怎麼解決?」

「董事會開了幾次,沒商量出結果,如果拿不下來的話,公司只能放棄遊樂場這項目。」翟夫無奈的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

「不行,遊樂場這個項目絕對不能讓給別人。」李止水突然決絕的說道。

「為什麼?」翟夫泛起了疑惑。

原因很簡單,李止水承諾杜榮寒站在遊樂場的最高處,俯視對面的西溪公園,如果是別人建起來的,對杜榮寒來說沒什麼,可與他當初的想法背道而馳,絕對不允許。

不過李止水並沒有這樣回答翟夫,只是說了很提士氣的一句話。

「如果每個項目都拱手讓人,這公司還不如關門算了,一定得爭取過來。」李止水說話的語氣很堅定。

「這個……。」

「不用你出面,你把需要做的工作全部準備好,後面的事情我來辦。」

翟夫始終相信虎父無犬子這句至理名言,其實從李止水第一次來的時候,他就有意想把公司轉到李止水的名下,自己退居幕後充當軍師,大是大非讓年輕人去折騰算了。

只不過那時候貴城總部尚未淪陷,他覺得貿然行事可能會適得其反,現如今李止水為了公司盡心儘力,他如果還鳩佔鵲巢不讓位,良心上過不去。

「止水,我知道你年輕,有闖勁,不像我一把老骨頭做事畏首畏尾,這公司本來就應該是你的,所以我想把公司轉到你的名下,也算對張董有個交待。」

翟夫突然冒出來的一席話把李止水聽愣了。

「翟叔,這萬萬使不得,我一沒經驗二沒學歷,怎麼能擔此大任,你還是收回吧,我做不了。」李止水連連拒絕道。

「我知道這些年你過的不容易,這本該就屬於你的東西,你要是不拿,有朝一日落入到別人的手裡,豈不讓人心痛。」翟夫說出了肺腑之言。

連續幾次推攘,李止水始終不答應,他知道如果坐上了這個位置,那就是認了張老頭這個爹,在沒有弄清楚母親雨夜被趕出張家一事之前,他不想跟張老頭有任何的瓜葛。

李止水脾氣上來九頭牛都拉不回來,但翟夫一旦認真起來,十八頭牛齊齊上陣都不好使。

道理說了一大堆,李止水就是不答應,無奈之下翟夫老淚橫流跪了下來,祈求李止水。

李止水哪裡見過這陣勢,他見不得女人哭,更見不得為了張家苦苦支撐著公司的元老翟夫哭,看對方一意堅持,李止水只好妥協。

不過他提了幾個要求,對外老總依然是翟夫,他這個新老總內部人知道就行了,其次,公司正名德行,李止水給出的理由是,貴城總部在外的企業也不少,正名之後,大家還可以繼續合作,第三,這件事絕對不能告訴葉明月。

前兩件都沒有問題,只是這第三個條件讓翟夫理解不了,他想不明白也沒有多問。

接下來,翟夫迅速辦理了手續,把名下新德行百分之六十股份中的五十一轉到李止水的名下,自己手中只留了九個點,準備在周一的董事會上宣布此事。

扛起德行的大旗,李止水沒覺得有什麼壓力,平時遊盪慣了,又不缺錢花,誰也不會把他和一個公司大老闆聯繫在一起。

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

李止水不想重蹈張婉坤的覆轍,更不想因為對手的不正當競爭失去業務,他的想法是,既然大家都不正經,那我就很不正經一點。

這兩天他沒閑著,認真閱讀了幾本關於招標競標方面的書籍後,對流程有了大致的了解,他始終相信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認清楚了自己,還得了解對手。

多方打聽了以後才知道,能和德行抗衡拿下遊樂場的這個項目只有一家,雪梅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