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超強逆襲 >第29章 鴻門宴

第29章 鴻門宴 (1/2)

小說名稱《超強逆襲》 作者:止步  更新時間:2018-09-14 07:25  字數:3741

29

行到一半路程,李止水突然發現這麼做有些魯莽。

三年的逃亡生涯,使他養成了冷靜思考的性格,遇事總會把前因後果分析個透徹,杜絕掉一切可能由於方向上的偏差帶來的不良後果。

正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但是這次,他為了急於在葉明月面前表現自我,失去了理智的判斷。

好在李止水迅速反應了過來。

「兄弟,先回去吧,」李止水做了個掉頭返回的手勢,「我剛想起來,今天太晚了,人家已經下班了。」

「嗯,好的。」沈利簡單回著,並沒有多想。

回到四一路的公寓,沈利停好車,卻沒有要走的意思。

李止水做不出卸磨殺驢的舉動,畢竟是認了人家做朋友,不能剛用完車就趕人走,招呼沈利來都來了順便上去坐坐。

沈利正有此意,他對李止水有太多的好奇,這個不同於旁人的富二代想法上總有異於常人的地方。

公寓的布局很精巧,顯然是經過名家設計的,那些用來裝飾的名家玉器字畫,李止水不懂,但是在沈利看來,隨便哪個扔出去都能購置一套這樣的公寓。

「隨便坐,不要客氣。」李止水招呼道。

即使先前兩個人之間有些誤會,但沈利作為客人上門,李止水縱然心中對這傢伙有戒心,此刻也不能表現出來,回來的時候李止水就在想,姓葉的說這個人不能大用,我偏偏就要用,而且還要用好了給你看。

「喝茶還是喝水?」李止水問道。

「白開水好了。」沈利漫不經心的回道。

李止水倒了一杯白開水,放到茶几上,又泡了一杯龍井,扭頭髮現沈利在客廳了轉了一圈後,盯著牆上的一幅畫愣愣出神。

「你懂畫?」

「不是太懂,但能看出一二,我爺爺喜歡這些東西,所以受到點影響。」沈利說話的時候,目光始終沒有移動過。

李止水走回到沙發上坐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輕描淡寫道:「如果這房子不是借來的,這幅畫就送給你了。」

「別別別,」沈利終於走了過來,坐在李止水的對面,「你就是送給我,我也不敢要啊。」

「怎麼?一幅畫有什麼了不起的。」李止水毫不在意道。

「哥,你就不要跟我繞彎子了,那幅畫的價值和這套公寓差不多,這麼貴重的東西,你說我有什麼資格接受。」沈利嘴上這麼說,眼睛還是不由自主的朝那幅畫瞄了過去。

李止水一臉疑惑的站了起來,走到那幅畫旁駐足觀賞,看了幾眼,什麼名堂都沒看出來,不就是一些破山爛水,有這麼珍貴嗎?

「你真的喜歡?」李止水確認道。

「有,有點喜歡。」沈利猶豫了一下,實在不知道如何啟齒。

李止水稍作沉思,指著牆壁說道:「既然你這麼喜歡,大家朋友一場,我決定了,送給你。」

「這,這,哥,你,你也太太太大方了吧。」

沈利瞠目結舌地站起身,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一個放大鏡,走到那副畫前仔細觀摩,從小跟著爺爺浪跡於各種畫展的沈利,對作畫一竅不通,但是在鑒賞方面,卻有一套自己的想法,當確認這幅畫是真跡的時候,他那隻握著放大鏡的手不禁有些顫抖。

「哥,你真的要把張先生的這幅《江堤晚景》送給我?」沈利像微張著嘴巴,始終不敢天上掉餡餅這種事情是真的。

「君子一言,豈有反悔的道理,我說送就送。」說完,李止水親自把那幅畫取下來,交到沈利的手上。

沈利愣了一會,如臨夢境,幸虧自己低頭向李止水認錯,如果硬著頭皮跟人家對著來的話,眼前這個隨手能把價值千萬的名畫隨意送出的人,分分鐘能把他秒殺。

「哥,太感謝你了,我爺爺說過,有生之年,他要是能見到這幅畫,死了也能瞑目了。」沈利激動的身體抖動著。

「看不出你還是個孝子,好了好了,廢話就不要說了,既然是朋友,大家禮尚往來很正常,晚飯我就不留你了,回去給你爺爺好好看看吧。」李止水連連擺手道。

沈利抱著畫,千恩萬謝的走了。

門關上的那一刻,李止水覺得做的有些過頭,可是話已經說了,又不能收回,連忙拿起手機撥打葉明月的電話。

沒接?再打,還是沒接,再打,關機了。

李止水極速思考著,難道那個老女人因為自己的幾句玩笑話,真的生氣了?不接就不接,老子還懶得理你呢,他扔掉手機,決定不再去想。

因為中午牛排吃的比較多,晚上並不覺得有多餓,加上沒有跟屁蟲的騷擾,這一夜李止水睡的很香。

連續兩天,他都沒有出門,鐵蛋找出了僱傭水軍發帖混淆視聽的人,想要揪出幕後的黑手其實不難,只是這個過程還得要斟酌斟酌,確保每個環節不出現漏洞,不然會前功盡棄。

李止水先是給鐵蛋打了個電話,一番不著邊際的寒暄之後,李止水切入正題,讓鐵蛋隨便弄個註冊地是杭城的小公司,以需要造勢為名義,給那個名為「龍空」的版主聯繫,務必做到讓對方信以為真,價格面談,鐵蛋拍著胸脯應了下來。

準備妥當後,就等鐵蛋那邊來信了,偶然間李止水想起那個還在生氣的老女人,他覺得有必要把送畫的事跟葉明月說清楚,電話撥過去對方仍舊關機,李止水納悶了,她不會真的把我屏蔽了吧?

不行,得去趟公司,看看這個老女人究竟想怎樣。

李止水洗簌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