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幻想時空小說 >末世之神王再臨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逃出生天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逃出生天 (1/2)

小說名稱《末世之神王再臨》 作者:子因和旋  更新時間:今天01:18更新  字數:3585

凱撤透過厚厚的冰晶看著雷拉滿弦的朱雀聖弓凝聚出一點光芒,他實在想不通雷哪裡來的能量被施加了神力偷取詛咒的雷不可能發動這種大消耗的禁術的,看著即將發射的聖弓凱撤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恐懼。

這比上次封印他的時候要強烈得多,甚至感覺自己真的有可能要死在這裡,永遠消亡那種死去,因為他知道朱雀聖弓的威力不是現在的自己能抵擋的,這可是遠古神王的聖器連魔君都有所忌憚。

凱撤萬萬沒想到雷的能量是來源於瘋子他們,之前的聖光球吸收了他們幾人的全部能量,雷並沒有將能量納入自己的能量海泉中,還將自己的部分注入聖光球里儲存在永動之心裡等待機會。

之前小呆偷偷告訴他提防凱撤的神力偷取,小呆這樣一提醒他反而想出一個瘋狂的計劃。

現在的凱撤只比西曼和埃布肯迪那種傳說之境的高手稍遜一籌,正面打贏他幾乎不可能。

他利用凱撤需要將自己祭獻不會殺死自己這點優勢,雷故意不斷刺激凱撤等他不耐煩必定會對自己施加神力偷取,他徹底放下戒心的時候才將永動之心裡的能量通過燃燒神血的方式激發出來!

在這場智力比拼中雷贏了,凱撤的心態被他完全準確捕捉,當然他付出的代價也不低,凱撤的拳頭可是拳拳到肉的,身上的骨頭不知道裂開多少根了。

在雷能量即將凝聚完畢的時候,一團黑霧出現在他身後不遠的地方,雷當然察覺到但他不能做任何反擊,自己歷經千辛萬苦才得到擊殺凱撤的機會,那一直隱藏在暗處的傢伙也看準雷這一點才在這個時候發起襲擊!

月光下一道白光對著雷後背射去!

雷也在同一時刻射出手中的能量箭,看著離弦的箭雷露出一個滿足的微笑,就算身後有尖刀刺穿他的身體現在也無力閃避了。

正當他準備迎接身後射來的白光時一個人影飛快的穿插入兩人中間挺胸擋住了那道光!

在危急時刻程弓用自己的身體擋下這一擊。

朱雀飛舞映出的光芒照在程弓臉上顯得格外蒼白,胸口白光隱沒的位置有一個手指頭大痕迹就像結痂的傷口。

巨大的朱雀展開羽翼對著凱撤飛去,數十噸重比花崗岩還要堅硬的冰晶在凱撤魔能衝擊下嘭的粉碎。

凱撤知道閃避已經不可能了只好雙掌半攏凝聚所有的能量推出一個巨大的能量球。

相撞的時候飛舞的朱雀頂著凱撤的能量球僵持不到一秒就衝散了他的攻擊,凱撤登時覺得後背發麻,強烈的求生慾望驅使下他凝聚罪惡原力錘擊虛空。

凱撤壓榨所有潛能爆發出來的『幻鏡裂開拳』是剛才捶裂雷打出的朱雀禁術的三倍威力,但是從聖器催發的朱雀豈是剛才那個能比的!朱雀的能量直接碾壓過幻鏡隙縫浩大的能量當場粉碎了凱撤的手臂將他上半邊身軀和一隻黑色羽翼全部熔化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凱撤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傷口的余焰還不斷往身軀里燃燒,凱撤腳下出現一個魔能漩渦不斷吐出黑霧傳遞到他身上對抗朱雀原火的灼燒。

這種灼燒魔魂的痛楚讓他痛不欲生,凱撤一邊忍受著劇痛一邊凝聚黑霧修補身體,可是剛長出來的肌肉很快就被點點紫色朱雀原火燒成碳化紛紛掉落,只要凱撤稍微停頓下來他肯定立馬被燒成灰燼。

雷也沒理會身後掙扎著爬過去扶起程弓,只見他胸口那個傷痕在慢慢慢慢擴大變成青褐就像鑲嵌了一塊石頭到他身體里,這是石化魔光要是不能驅散他體內的魔力程弓就會慢慢變成一塊石雕。

「王八蛋我要殺了你!」莉安娜嘶喊著衝過去推出一個聖光球,連番給眾人治療她所剩的能量也不多,但是現在她顧不了那麼多。

黑霧中一團魔能球撞散莉安娜的聖光球還將她擊飛到十多米遠,還好他的能量不大,不然莉安娜就危險了。

「祭祀殿下我無法聽從你的指揮,原諒我,我無法做到親眼看著幫助我們的人一個個死去!」特蘭斯單膝跪伏在地語氣中充滿憤怒。

「等等特蘭斯凱,撤還沒死再等」海瑟妮看著特蘭斯的背影想勸住他,可是特蘭斯回頭看了她一眼後還是果斷的走開了。

「難道我真的做錯了嗎?為什麼每一個人都肯為他拚命?」海瑟妮看著地上的雷呢喃自問。

洛克菲勒裴隆從黑霧裡閃出,對著地上的莉安娜發起追擊,當他想把手中的黑暗能量球拍在莉安娜身上時一道銀月般的弧光將他逼退。

特蘭斯想扶起地上的莉安娜時卻被她一把推開「為什麼!為什麼現在才來!你滾開!我不需要你假惺惺幫我!他那麼信任你們,為了幫你們把所有人的命都搭上了也沒有任何怨言,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他!」

特蘭斯不敢正視莉安娜的目光他別過頭低聲說了聲對不起然後提劍大步往凱撤走去!只有殺了這魔頭才能替暗影眾人報仇!他長劍揮出一道弧光對著凱撤切去。

現在凱撤無法分心應付其他事此時就是殺他最好的時機。

退開一邊的裴隆跳到凱撤身前以拳頭捶地,裂開的地面噴起一道黑色的鋒芒抵消了特蘭斯的刃光。

「嘿嘿嘿有我在你們誰也傷害不了我的主人。」裴隆露出獰笑的說。

特蘭斯看到裴隆和死去的羅林相貌有幾分相似也猜到他的身份,他身上有黑色的魔紋眼睛也變成紅色明顯已經入魔。

「你為什麼放棄人格去侍奉一個魔鬼,他到底許諾你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