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重生軍婚:首長的福妻 >第34章 醫藥費

第34章 醫藥費 (1/1)

小說名稱《重生軍婚:首長的福妻》 作者:白非白  更新時間:2018-09-09 11:23  字數:2356

田有良抬起頭,看著冷鋒。

「冷大哥,這錢我一時肯定還不上。」

「我不著急。」

「冷大哥,我也沒有什麼賺錢的營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給你。」

「放心,我不催債。」

「冷大哥,謝謝你。」

「瞎客氣了不是,遠親不如近鄰呢。以後有啥事兒就說話。」

兩個人這一問一答,著實是羞的田秀萍、王香花、田有良三人無地自容。

「秀萍,不論如何,今年我沒給你留葡萄,算我這個當哥哥的不對了。這些年你借給我的錢,這個情我也呈了。這是欠了你的錢,數數夠不夠,不夠我再湊。」

反正今天在這兒面子里子的都已經丟了,田秀萍索性也不去管什麼好意思不好意思的了。直接接了田有良手裡的錢,手指頭伸進嘴巴里抿了一口唾沫就開始查起錢來了。

「三百,四百,九百,一千。」田秀萍將數出來的一千收起來剩下的直接放到了炕上。

「這一千我拿走,剩下的我也不多拿。三哥,錢我放這兒了。爸媽,走。」

就在這時候,一旁不怎麼出聲的林福笙突然開口。

「冷數,再給拿五十。算算時間大夫也該來了,這欠的債算清楚了,這等下該賠的醫藥費也得算清楚才好走。」

林福笙說話了,冷鋒更是直接把門給堵上了,福笙說的對啊,這得算清楚了才能走,這算不清楚就走了這到時候她該不認了。

「你,你們欺人太甚!田有良,別忘記了,站在這兒的可是你親爸親媽啊!」田秀萍攥了一下王香花的手,王香花這被親閨女推出來的大頭兵不敢惹冷鋒林福笙只能朝田有良使威風。

可是田有良那也不是泥捏的啊,這幾天,他每天都在做思想鬥爭,一方面覺得自己必須要對親爹親媽孝順,哪怕短了自己的吃喝也要讓爹媽吃上。另一方面又覺得虧欠一雙兒女和媳婦,就算他欠了他們的生恩養恩可是閨女兒子他們不欠啊。再今天,小福受傷,被小妹逼債這輪番打擊之下田有良才算稍稍看清了一點。那就是不管如何,他們這個家才算一家人。也只有她們娘仨才會始終如一的站在自己背後,是需要自己保護的。想明白了的田有良都快被王香花指到鼻子上了也沒說一句讓他們走的話。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真真的摩托車聲。福順嫂子正愁找不到自己能幹的事兒呢,連忙跑出門去看。

「是小李大夫來了。」

小李大夫看到福順嫂子點點頭,等他給摩托車熄火然後抱著藥箱子進屋才發現,這不大的屋子裡竟然這麼多人。

「那個,給誰看?」

「小李大夫,是我閨女。」田有良是一家之主,不管現在他心裡想的什麼第一時間也要先讓小李大夫給小福看看傷口才是。

「來來來,幫我把她扶到炕上,慢點慢點兒慢點兒。姑娘,頭不暈吧。」

田小福順著劉翠芬的手慢慢的站起來,她現在並沒有感覺到暈,就搖了搖頭,「不暈。」

「大夫,我記得那些腦震蕩啊什麼的癥狀在病人受創後也許不會立即發生,但是也有發生的可能吧。」

林福笙一張嘴,小李大夫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站在林福笙旁邊五大三粗冷鋒點了點頭。

「恩,有這種可能。」

「那就好,麻煩大夫記著點兒,這行兇的人可還在屋子裡待著呢,受多重的傷,應該怎麼治這都得說明白了,省的以後再說這老實的田家人坑人。」

小李大夫聽到這兒頭都大了,這到底是咋回事兒啊。他本來就聽說這兒有病人讓他上門來給看看,他可沒想過要摻和進別人的糾紛里啊。

「這個,」

「沒事兒,大夫,你儘管看,咱們這都是為了這姑娘好不是。醫者父母心,你儘管看你的。」

小李大夫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這姑娘頭上的磕傷口子不小,再大一點兒就得進醫院縫針了。還好應急處理的不錯,血止的好,沒什麼太大的事兒,為了以防萬一發炎,先滴點兒消炎針,打個破傷風的針就行了。」

王香花趕忙問,「那得多少錢?你可別坑老婆子我。」

「大娘,這不可能坑您的,這附近大家都知道價格,不會坑誰蒙誰的。而且我以前不是也給您滴過感冒的吊瓶嘛。那時候您還說我這小夥子實在,要的少呢。」

小李大夫的話讓王香花一噎,好吧,她好像的確是說過這樣的話,但是那時候她感冒花的又不是她的錢,是這三個兒子,平均攤的。這錢不是自己花的她不疼,但是現在這錢卻是從閨女手裡流出去的,她替秀萍疼啊。可是,這話她說過,她又不能否認,只希望這小李大夫別要的太多了。

「消炎藥這得吃一個禮拜的至少。」小李大夫在藥箱里挑挑撿撿的拿了幾盒適合田小福吃的葯,「孩子太小,還是吃點兒好葯,安乃近還是別吃了,那葯勁兒大。」

「勁兒大才管用呢,小李大夫,你葯就別開了吧。」

「那個,大娘,您是這姑娘的?」

「奶奶,我是她奶奶。」

小李大夫挑挑眉,這家人真奇怪,這當奶奶的竟然捨不得給孫女用好葯,再說他用的這些也不是什麼太好的葯啊,只不過要比安乃近好多了就是。

「小李大夫,剛才你拿出來的葯放著,我們買。」田有良黑著臉補充了一句。

田青山也知道自己老婆子這作態有些太過了,他可還想以後因著田小福沾點兒這林家人的光呢,有些事兒可不能做的太絕了。他狠扯了王香花一下,王香花委屈的撇撇嘴,這回倒是不說話了。

「恩,吊瓶掛三天,一天三十四,三天是一百零二。」

「那零頭去了吧。」王香花搶著說。

「破傷風針加皮試總共加一起是六十。」

「破傷風哪有這麼貴!明明是四十。」田秀萍在旁邊說。

小李大夫溫和的笑笑,「縣醫院是便宜,但是葯挂號費十塊,從這兒到縣醫院的車資也不便宜。而咱們十里八村的只有我這兒有破傷風的葯。打不打?」

「打!!!」田有良大聲的說!